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二)

I

寫寫第二集祝自己生日快樂~~

寫著寫著就變成像流水帳一樣無聊的的東西了,

依然OOC慎入!

還在過渡期間,希望能趕快寫到演戲上的交鋒

我私認為韓葉之間的交往是葉修先有心思但老韓主動,

會努力朝這個方向發展! 



  張新杰第二次經過休息室時,發現韓文清還在看同一份報紙,那則報導幾乎是佔據了娛樂類頭版的二分之一版面,他稍微留意了一下便看見葉秋兩個字,估計是在看這幾天報導的沸沸揚揚,關於葉秋息影的消息,正當他打算上前提醒對方經紀人有找時,韓文清已放下報紙,幾乎是帶點不耐的站起身,說了三個字:「沒出息。」

 

  張新杰不知道韓文清的沒出息針對的是葉秋被嘉世影業抹黑卻不反抗的消極態度,或是他就此放棄如日中天事業突然抽身離開的舉動,總之他清楚韓文清語氣裡包含的情緒大概是失望要比瞧不起多太多了。 

 

  之後霸圖影業和嘉世影業合作的新片上映獲得佳績,趁空閒時韓文清向正在拍攝電視劇的劇組要了兩天假,打好一張到H市的來回車票,沒帶什麼東西就出發了。

  張新杰突然想起前陣子黃少天在群聊裡不小心透露有關葉秋的現況,好像人還在H市沒有離開,只是進了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經濟公司裡,他覺得自己瞬間懂了點什麼,但來不及細想太多,趁著韓文清不在,劇組為了不讓進度落後便提前拍攝張新杰的部分,於是他很快地整理好情緒,投身工作中。

 

 

 

  站在嘉世影業對街的韓文清覺得自己一定有哪裡不正常了,居然因為群裡發的一個消息就找到這裡來。

  

  認真說起來霸圖和嘉世的關係一直很微妙,身為兩家電影業的龍頭,當家主角韓文清和葉秋無論是在演技上的切磋、票房上的競爭,甚至到碟片的銷路和手辦販售的數量多寡,都是他們比拼的項目,自然地,嘉世影迷看霸圖不順眼,霸圖影迷也不會覺得嘉世是什麼好東西,韓文清和葉秋更因此被大家冠上十年對手的稱號,平添了一點傳奇色彩。

  

  就算正直霸道如韓文清,孤身處在敵方陣營,也有那麼點不自在的彆扭感。

  

  至於他此行的目的地-欣興經濟公司,就外觀來看是一幢簡單樸實的兩層平房,完全透明地玻璃門窗一眼就能看進門口擺設,韓文清正打算上前詢問時玻璃門開了,走出一位綁著小辮子,滿頭金髮的少年,還來不及開口詢問,少年倒是大驚小怪的回頭朝裡面大喊:「老闆娘~收保護費找上門來了啊,看我把他打跑!」看似真有要掄起袖子衝上來幹架的趨勢。

  

  

  「什麼保護費的?我在這裡這麼久了還真沒碰過,包子你先別胡….唉唷我去!還真是來收保護費的嗎這位大哥?」原本以為又是名喚包子的少年認錯人,正打算出來看看順便陪個不是的陳果,突然見著韓文清也扎實地嚇了一跳。

    「你好,我是葉秋的…朋友,聽說他人在這裡,特地過來看看。」

  「啊,不好意思…你戴著墨鏡我還以為你是哪個道上的,你是說哪個葉秋?我們這裡只有叫葉修的。」陳果趕緊為自己的失禮道歉。

  「是葉修沒錯。」

  「喔,他去便利商店了一會回來,外面風大你先進來歇著吧。」

  「好,打擾了。」韓文清語畢便也跟著陳果一同進了欣興的大門。

  

  「老大真帥啊,居然有道上的朋友!」至於還沒搞清事實的包子,站在門外看著對方的背影,對葉修的崇敬似乎又多了那麼一點。

 

 

  

  「哥這不是眼花吧,老韓你怎麼在這?」剛從外面回來的葉修一邊搓著臂膀一邊喊冷,叼著菸都還來不及點,看到來人更是直接掉地上了。

  「聽少天說你在這裡,剛好有是要來H市處理,順路過來看看。」不愧是影帝,說起謊來面不改色,自在的很。

  「就知道少天話嘮管不住嘴巴,哥可沒特地要他宣傳啊。」欣興用來接待客人的沙發不大,大概就是單人坐下後旁邊還有一些空位,坐兩個纖瘦的女子還算剛好,要坐兩個成年男子可就顯得太過擁擠了,葉修沒有要挪動腳步的意思,推了推韓文清就擠著沙發坐下,冰冷的手掌貼上對方大腿,笑得一臉歡快。

  「很擠。」韓文清皺眉看了他一眼,倒也不是很認真的抱怨。

  「有點冷,讓哥暖暖啊。」葉修得寸進尺的將兩隻手掌都塞進他與韓文清貼緊的大腿縫間取暖。

  「幼稚。」韓文清看著葉修一臉享受的樣子,眉頭緩緩舒展開來,不再說話。

  

  「….欸老韓,說實話你是想哥才特地過來的吧?」葉修似乎心情很好,他笑著彎腰撿起地上的菸,撣了撣上頭灰塵,叼進嘴裡正要點火,韓文清一個大爆手速就奪過他嘴裡白色物體,丟進一旁垃圾桶。

  「我靠!!老韓你有沒有人性啊!那哥剛買的一口都還沒抽上啊!」

  「抽菸有害健康。」

  「哥寧願危害健康也要抽!」

  韓文清瞪了他一眼,那表情陰沉的讓倒了水準備替客人送來的喬一帆停下腳步,常常聽說韓文清本人的霸氣(?)比螢幕上的更強大,他這算是頭一次真正體會到了,雖然韓文清到現在都沒取下墨鏡,但透過葉修的稱呼和兩人熟稔的程度,心思細膩的喬一帆對對方身分大概也能猜個十成九。

  「老韓你這招對我沒用,哥兩手空空沒錢包給你。」

  「無聊,倒是你名字怎麼回事?」

  韓文清不打算問葉修息影的事,第一時間得知消息時他的確心裡有些複雜,但時間一過,依他對葉修的了解覺得這人不可能就這樣甘心,如果演藝圈裡要說葉修對演戲的熱情是第二,他自己都不敢稱第一,他只是讓自己隨時做好準備,等他回來。

  「也就這樣了,總之葉修是我真名。」不管韓文清的臉色,葉修從兜裡又掏出一根菸,這次倒是迅速的撇過身子在對方伸手過來前點起火深深吸了一口。

  「這次過來一趟打算待多久?」

  「明天就走。」

  「喔,今晚住哪?」葉修也就隨口問問,想說韓文清這麼大排頭落腳的地方大概也會是H市講得出名字的大飯店,沒準還能過去蹭頓高級晚餐。

  「還沒訂。」韓文清說的是實話,這趟過來完全是衝動行事,他沒有考慮太多。

  「我說老韓啊,你不會是一開始就打著要哥收留的主意吧?」

  「你要是不方便,我隨便找間旅社也行。」

  「哥是不介意,只是床有點擠,倒是哥不知自己魅力這麼大,你這麼想跟我睡啊~」葉修的笑容突然變得很刺目,韓文清忍下了想一拳揍向對方的衝動。

  「別說廢話。」

  「呵。」

 

 

  晚餐葉修帶韓文清到附近的館子吃飯,因為怕被人認出來,便要了一個包間,吃飯期間兩人都不太多話,隨意瞎扯了一些風馬不相關的日常,最後在葉修說啥要禮尚往來老韓這頓就給你請啦的垃圾話下由韓文清結了帳離開。

 

 

  葉修睡的地方是欣興二樓隔出來的一個小空間,真的不大,大約也就3坪大小,放了一張加大的單人床,一張桌子和一張椅子,椅子帶上時還有通道能走,一拉出來就完全沒有前進的地方,桌上疊了一小堆衣物,估計就是葉修全部的行李。

  剛進這房間時韓文清下意識皺了眉,依葉修的身價怎麼也不用屈於這小房間,殊不知離開嘉世時什麼都沒帶走的葉修對這小地方已經很滿足了。

  韓文清依然什麼都沒問,他不是喜歡過問對方私事的性格,何況大多時後葉修不說的事,想發設法也無法知道。

 

  「老韓別那個臉啊,哥已經說過床很擠了是你說行的。」

  「這地方似乎有點太小了。」

  「哥一個人住已經夠了,公司又在樓下,方便的很。」

  「如果有什麼困難,儘管開口。」韓文清也不便再多說什麼,葉修一直都是無欲無求的樣子,彷彿沒有什麼牽掛,如果有心,他可以到任何一個沒有人認識沒有人知道的地方自在生活,不被打擾。

  韓文清突然有點悵然,如果這次不是衝動之下來找對方,葉修有任何主動聯繫自己的可能性嗎?

  他一直無法明確定位兩人的關係,比起外界所說的十年對手,還要複雜的多,明明比任何人都了解彼此,某方面卻又一無所知,要說是摯友,連絡次數卻又屈指可數,但韓文清無法否認的一點是,隨著十年的交鋒交往,他對葉修的感情似乎比其他人特別了一點,韓文清不是傻瓜,卻也是真的摸不清這種心態。

  

  加大單人床睡兩個男人實在非常擁擠,何況葉修跟韓文清身高都在百八上下。  

  葉修倒是厲害,彎起身子蜷在內側,眼看就要睡下,韓文清為了不掉下床,也只能側過身子與葉修同一邊,手枕著對方枕頭伸過葉修頭頂,胸膛微微貼著對方瘦削的背脊,彎著身子幾乎是要與對方貼合在一起,身下象徵男性的部位為了怕尷尬,他特地塞了坨被子隔絕與對方的接觸,因為韓文清比葉修高一點,整個畫面看起來就像是葉修被韓文清擁在懷裡。

 

  兩人都沐浴過才上床,葉修頭髮上清新的香皂水氣味時不時鑽進韓文清鼻尖,舒服好聞的讓他也緩緩閉上眼睛,失去意識之前,他聽到葉修悶悶的聲音開口:「老韓,沐橙說電影裡你對哥是真情流露,你是嗎?」或許是因為蜷著身子,葉修語氣帶了點平時沒有的鼻音,有點可愛。

 「……那你是嗎?」韓文清頓了一下,沒有正面回答。

 「呵,哥可是影帝啊。」

 「我也是。」

 

  葉修沒有再說話,緊閉著雙眼睡去。

  而韓文清睜開了眼看著對手的後腦勺,一夜無眠。

    


评论(19)
热度(42)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