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大學架空同居設定小段子之三

  1. 依舊OOC的人設
  2. 繁瑣冗長又不萌簡直不知在寫啥
  3. 老韓特愛葉修這不科學

 

 

依存症

 

一、

 

韓文清最近有個煩惱。

 

他自認生活還算規律,雖不到朝九晚五那樣制式化地上班族生理時鐘,卻也養成了一定的睡眠習慣,於是這幾日沒由來地失眠他實在找不出原因。

 

並不是說他不曾在半夜醒來,往往這種情況下倒頭睡回去都能很快進入夢鄉,但這幾次他總在突然驚醒後便睡意全無,就算閉上眼什麼也不想,意識卻仍是清楚能感覺到枕邊人沉穩綿長的呼吸節奏,偶爾他無聊時還會跟著數上拍子。

 

這種情況一兩次還不打緊,可以歸類到情緒亢奮或任何可能造成暫時性失眠的原因,然而連著兩個禮拜”規律性”失眠可就讓韓文清有些吃不消了。

他通常是一醒來就無法再入睡,換言之整整兩個禮拜他每天總是睡不滿四小時就被迫清醒,無論刻意提前或調晚時間上床都一樣,克制如韓文清,也不免因睡眠不足而有些情緒不穩,別人或許沒有發覺,但這不包括葉修。

 

 

二、

 

晚上難得兩人都在,外食族的他們決定在家解決,但是沒人想下廚的堅持下最後還是叫了外賣。

韓文清和葉修都沒有邊吃飯邊聊天的習慣,一時半刻家裡只有唏唏嗦嗦塑料袋磨擦的聲音特別突兀。

「老韓啊,你最近是不是…」葉修突然放下手裡吃到一半的飯,頭也沒抬,只是舉筷將韓文清面前最後一塊紅燒肉夾走,放進嘴裡滿足的嚼了幾下才又開口:「那啥…欲求不滿?」

 

「你這家伙,我一塊都沒吃。」不理會葉修沒營養的問題,他不太認真地捍衛了一下自己權益。

 

「欸欸是嗎?抱歉啊~作為賠罪哥這茄子冬瓜都給你。」

 

韓文清突然大力放下手中筷子,他狠狠皺起眉頭暗下臉色,聲音跟著大了許多:「你都幾歲了!?挑什麼食!」

 

他只有在吵架時會這樣跟人說話,儘管兩人平時言談間總是圍繞著葉修氣死人的垃圾話,但他們交往後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吵過架。

小爭執和嘮叨難免有,卻從不曾在實質意義上對彼此生過氣,更別說這種根本是他們日常生活中每天上演的小事。

 

因此還不到葉修反應,韓文清倒是愣了一下。

 

「…老韓,你最近有啥不對勁,和哥談談?,哥很大方的,首次優待不收你諮詢費。」

葉修嘴角上揚,笑容不太正經,眼神卻定定望向對面的戀人。

他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不愛計較,韓文清細小的情緒波動他自然有所查覺,更不可能為對方突如其來的脾氣感到不悅。

 

韓文清特別喜歡葉修這種地方,當初交往時意料中的沒有得到太多反對意見,他知道儘管大家總是明著說葉修心髒沒下限,誰跟他楚對像那人就是前輩子不知欠了他多少之類嘴上不饒人的話,心裡卻還是喜歡著這彷彿對一切都無所謂,卻一直堅持走在自己認為正確地道路上並持續發光發熱的人,這點從戀人的好人緣上多少能得到驗證。

 

韓文清一向不會拐彎抹角隱藏心思,從對葉修印象開始好轉那一刻,他就一直把這人放在心上了,之後順理成章的告白到交往,再之後一路走到現在,時間不算太長,卻是他這輩子覺得最正確的一件事。

 

 

失眠這事韓文清並沒讓葉修知道,不是刻意不說,而是事情的嚴重性稍微超出了他原本以為只是件無關緊要地插曲,此時葉修問起了他自然沒有隱瞞的必要,把這幾日因失眠造成的脾氣暴躁和精神不集中等問題盡數托出。

 

「我覺得這只是暫時性症狀,醫院方面我沒準備去,也不打算依靠藥物。」

和多數人相同,事情不到嚴重時總是不想踏進醫院這種地方。

 

「哥明早有課,要不中午時間陪你去找新杰問問唄?」

張新杰是醫學院資優生,也是韓文清在榮耀中所興建霸圖公會的副會長。

兩人是高中學長學弟,個性嚴謹有原則的他挺欣賞韓文清那股一如既往的拼勁,於是在對方邀自己一同打遊戲時他沒有拒絕,還幫著對方把遊戲裡公會打點的有聲有色,剛開始交上這朋友時,韓文清還有段時間被對方影響了作息時間變得十分規律。

 

「嗯。」

 

這晚葉修沒有打遊戲,洗漱完後剛過午夜就陪韓文清躺上了床,說,可能沒啥用但老韓你還是能早睡點就睡吧哥陪著呢。

 

韓文清捏了捏葉修鑽進他掌心裡略顯冰涼的手,一根一根摸索著他指節分明且修長的指頭,將手掌疊上對方的,爾後扣緊十指,那力道有些大,葉修卻沒有掙開,只是曲起食指敲敲了戀人手背狀似安撫,那微涼的觸感讓韓文清感到一陣心安,他很快的閉上了眼。

 

隔日在鬧鈴聲響起以前,韓文清再沒有中途醒來,一夜好眠。

 

三、

 

「你記得最近一次睡好是什麼時候嗎?」

這裡是醫學院系辦公室,偌大的空間裡只有韓文清和張新杰兩人。

葉修才來一下菸癮就犯了,說著哥上天台哈一根等等回來啊便揮揮衣袖走了。

張新杰考慮到韓文清失眠的問題,原本要放茶包的手停頓一下,最後只倒了杯溫水遞給韓文清,走到對面坐下後劈頭丟來問題。

 

「昨天晚上。」

 

「有注意到什麼特別不同以往的?像是平時就寢時間、身邊環境或是行為等,任何與你這兩周失眠時不一樣的地方。」

韓文清習慣性的皺眉想了一下,有點遲疑的開口:「…手?」

「手?」

「嗯,葉修的手。」韓文清進一步解釋:「我們平時雖然睡一張床但因為睡眠時間不一樣都是各睡個的不會有什麼肢體接觸,只有昨天我握著他的手入睡時,睡得特別好,一覺到天亮。」

「所以你握著葉修的手睡時感到特別心安嗎?」

「好像是這樣。」

 

大致了解情況後,張新杰稍微理了理思緒,再開口時話中帶了幾分不確定:「嗯…失眠有許多中狀況,其中包含了不安的成分,聽起來你倒是屬於這種的,我是不清楚有什麼事讓你不安心,我認識的韓文清好像總是勇往直前的,這理由對我來說有點不靠譜。」

 

「不安嗎?或許吧。」張新杰這番解釋韓文清倒是沒有反對,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箇中原因。

 

那是一個月前的事情,半夜時他們公寓小區附近的商店牆壁撞進一台小貨車,半個車身都衝進了店裡,導致四散飛濺的玻璃和牆壁碎屑劃傷了店裡客人,有幾個甚至被衝擊力道撞飛弄倒了貨架,其中因為店員以及正在結帳台前買菸的葉修站的遠,只受了一些表面的皮肉傷。

但那畫面依然相當慘烈可怕,被撞壞的那區基本上只剩下斷垣殘壁了,好在貨車司機並不是高速撞上而是雨天剎車失靈打滑,減緩了撞擊的作用力,否則傷亡慘重將不堪設想。

 

當時正在打遊戲的韓文清接獲鄰居通知立刻飛也似地衝下樓,先傳入耳裡的是救護車嗡嗡作響的鳴笛聲,以及細皮嫩肉的女孩們因疼痛和驚恐而斷斷續續的哭泣聲,也有擔架上因摔斷一條腿而痛苦呻吟男人低沉的抽氣聲,瞬間腦裡閃過各種葉修可能發生的情況,於是在看到那人叼著菸懶懶的向他揮手時他瞬間屏住了呼吸。

葉修左肩部分幾乎染滿鮮血,在白色T恤上顯得更怵目驚心,左頰和左耳有輕微擦傷,破皮滲了點血,其餘地方也遍佈著細碎的傷痕,一點一點把衣服染得紅通通一片,看起來有點駭人。

韓文清走向葉修這段路上每一步都踏的很重,臉色無比陰沉,連一旁趕來幫忙的鄰居都有點後怕的退了幾步,他緊緊咬著牙幾乎要十分克制才不會咬碎牙根,直到觸碰上葉修身體,那溫熱的體溫和鮮血明確告訴他這人還好好活著的事實。

 

韓文清想,他還不夠成熟到能把生死這件事看的淡薄一點,他只是個學生,他確定自己承受不起再也無法觸碰到對方這件事。

 

「老韓啊,你說哥怎麼就這麼倒楣買個菸也能遇上這種破事!」儘管韓文清動作十分小心,但傷口範圍有點廣難免會碰到,被摟在懷裡的葉修疼得嗤牙裂嘴,卻沒有推開對方懷抱,同韓文清一樣,葉修此時也需要被緊緊擁著證明自己剛經歷過一劫還好好存在著,還能和對方在一起這樣重要的事實。

 

「還好你…」沒事。韓文清話沒說完,只是把葉修摟的更緊了一點,直到能感受到對方和自己一樣快速跳動的脈搏。

 

「嗯,我沒事,太好了。」葉修難得溫順,但他低頭看了同居人下半身一眼,下一秒又開啟了嘲諷技能:「是說老韓,陪我去醫院前你不好好穿雙鞋嗎?哥不知道原來一腳布鞋一腳拖鞋是今年的穿搭流行啊。」

 

「我突然覺得你沒事好像也不是件太好的事。」

「老韓你說的這是人話嗎?哥小心肝都碎成一片了。」

 

之後生活還是正常過,葉修本就少去學校,自然沒人知道這件事,身上的皮肉傷也很快癒合,並沒留下什麼後遺症。

 

但韓文清知曉,較真的性格使然,他淺意識裡的擔心後怕沒這麼快根除,這大概就是造成他失眠最大的主因。

呵,沒想到那家伙影響自己這麼大,日常生活裡的點點滴滴下來,他算是真的栽進去了。

 

四、

 

「如果這方法能讓你睡好,醫學上的建議治療就是照著做,你這是短期性失眠,不用太過擔心。」不打算深入探究什麼,他可沒有興趣知道別人的戀愛情形,就算對方是摯友也相同,張新杰只是就醫者角度給出最正確的資訊。

 

「總之我大致上清楚了,耽誤你中午休息時間,謝謝了。」

 

「這沒什麼,我畢竟還不具備專業醫師執照,如果真有什麼問題,還是要去找醫生看看….至於下面這話我是以朋友身分說的,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執著一個人,但你們在一起很好,我誠心祝福你們,當然有什麼問題,朋友肩膀永遠讓你靠,雖然你大部分都不需要就是了。」張新杰笑著拍了拍韓文清肩膀。

 

「呵,我會的。」韓文清也笑了,要是這時葉修在一旁八成又要誇飾一番說老韓你笑起來特可怕啊還是別笑吧對大家心臟都不好啊。

 

 

出了辦公室後葉修正在外頭長椅上待著,駝著背坐沒坐相地向對方打招呼。

 

「都解決了?」

「差不多。」

「那快去吃飯吧哥餓死了,老韓你請客啊。」

「你今天有做了什麼特別要讓我請客的事嗎?」

「我次奧,這點小事也要計較,看在哥陪你的份上讓我蹭一次飯還不行?」

「你都說是小事了當然各付各的。」

「老韓你真是愈來愈不可愛了。」

「謝謝稱讚。」

 

五、

 

又一次被壓倒在床上的葉修有些埋怨的看著上方興致高昂的戀人。

「老韓你說老實話,這不是你和新杰聯合起來整哥的玩笑?」

「你覺得新杰是這種人嗎?他只是說了盡量讓自己勞累一點有助睡眠」

至於每晚做愛這件事當然是我自己加的,韓文清心想。

「你這種勞動次數也太頻繁了,哥老了腰痠啊!每晚都來是存心要哥精盡人亡?」

「既然你有這層擔憂那之後就少射幾次吧。」

「我次奧!!別….嗯….別綁那哥敏感…噢!等….韓文清!!!」

「呵。」

接下來葉修的呻吟聲全數隱沒在了韓文清炙熱纏人的吻裡。

 

六、

 

把已昏睡過去戀人的右手收攏到自己掌心,韓文清入睡前默默想起前陣子在楚雲秀桌上看到的小說書名。

 

碧落黃泉,我與你一起

 

 

 


评论(8)
热度(36)
  1. 燁君棠灣灣 转载了此文字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