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大學架空同居設定小段子之二

(寫在前頭)

1.請無視任何不合理之處

2.設定是大部份的職業選手們都考上了榮耀研究,正在悠哉度過下半年的大四生涯,因此已經擁有接下助教職位打打工的資格。

3.依然OOC,人物性格的描寫實在太困難了



穿對方的衣服

 

一、

 

最近幾日天氣一直不好,厚重的雲層像一塊塊灰色磚頭舖滿整片天空,阻絕了所有可能穿透而過的光線。

飄著細雨的空氣中夾雜著濕漉漉地泥土氣味,比平日更加擁擠的街道上打起一把又一把五顏六色的傘,人與人擦身而過時多會被傘面滾落的水珠濺濕肩膀,像這種煩躁又黏膩的梅雨時節特別地令人討厭,尤其是不得不在此刻出門時。

 

停下手裡告一個段落的遊戲,望向外頭從早到中午都沒停過的雨,葉修略感煩躁地扒了扒一頭亂髮。

他的髮絲天生偏軟,又帶有微微捲度,只要遇到潮濕的天氣便會不受控制亂翹一通,除此之外還會特別毛躁,看起來就像一隻炸毛的貓。

 

如果可以葉修實在不想出門,前幾天一口氣丟進洗衣機裡的衣服到現在還透著冰冷的濕涼,就連曬在通風陽台裡也絲毫沒有半乾跡象,葉修不是個注重穿著打扮的人,兩人同居時拎過來的行李箱連一半都裝不滿,不多不少就三套衣服和幾件外套,就算冬天來臨,他也是習慣性穿著短T外面套件外套而已。

要不是前陣子答應喻文州代他幾天助教的工,在鮮少有課程的大四下生活裡他踏出公寓的次數根本屈指可數。

 

葉修起身後走向陽台確認衣服一件都沒乾後,直接走回房間打開衣櫥,拿出一件單調的黑色素T。

 

畢竟身材有點差距,老韓的衣服套在身上還是大了點,至於款式是他平時不會穿的V領剪裁。

 

領口空蕩蕩的感覺老實說葉修並不太習慣,平時看韓文清穿還挺合身的,往往能襯得對方身上那特意維持的肌肉線條更為出色,不可否認的,非常適合。

然而換到自己身上除了腹部的地方較為貼合之外,其他地方鬆鬆垮垮的還真不太能看,但葉修一向不在意這些,再從下層櫃子拉出一件丹寧褲,穿上後還因為身高問題摺了一折。

 

伸了個懶腰動動筋骨,葉修拿起鞋櫃旁的傘,終於踏出房門。

 

二、

 

相較於葉修,韓文清待在家裡的時間相對少了很多,他也同其他一些已經考上研究所的學生們一樣,找了個助教的職差兼著做,除了假日的時間大部分都跟在教授身邊幫忙或是代代課。

尤其最近遇上期中考週,忙了一天回到家時已經累得連話都不太想說,葉修顧著打遊戲自然也不會主動開啟話題,明明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這幾天倒還真沒說上幾句話,而葉修起的晚,往往韓文清出門時對方還在夢中酣睡。

 

於是當韓文清經過辦公室時看見葉修的身影還稍微愣了一下。

 

「我說老魏啊,你是做了什麼才讓文州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找我來代班啊?一定是你特沒下限連薪水都不給文州一氣之下準備告上法院了吧。」

葉修語不驚人死不休,面對相熟的教授依然不改垃圾話本性。

 

「呸呸呸你小子少在那裏胡說八道!先不談這個,聽說今晚八點會出七十級的野圖BOSS你來幫我們藍雨搶搶唄,文州不在呢你順便連他位置也替了吧。」

魏琛神秘兮兮的湊到葉修耳邊小聲說著。

 

其實不光學生,不少教授私底下都在當今火紅的榮耀網遊裡有個號,而魏琛甚至創了個公會,名為藍雨-是榮耀裡名列前茅的五大勢力之一,旗下兩名大將索克薩爾和夜雨聲煩正是他底下兩名助教喻文州和黃少天。

 

「嘖嘖老魏你這樣好嗎?為人師表還組公會跟人搶BOSS啊!說出去還不丟了你那張老臉,行啊~爆出來的材料五五分啊!」

 

「你這心髒的一人出力就想拿個五五對方!沒門啊!最低六四,不能再多了。」

 

「不要拉倒啊,我大可帶小唐和包子他們去跟你們慢慢耗,別說五五分,就怕你到時一個都拿不到啊~」小唐和包子是葉修在榮耀裡挖到的兩個好苗子,特別湊巧的兩人正好同是大學裡學弟妹,只是小了葉修三屆有餘,是上半年進來的新生,天賦特好,跟著遊戲大神葉修幾番征戰,進步神速之餘也讓不少公會吃了苦頭。

 

魏琛也知道葉修這番話沒有誇大,好幾次見他帶著少少幾個人在眾公會眼皮底下溜走BOSS搶殺的經歷不是沒有,他倒是不懷疑這人的實力,幾番權衡之下暫時算是妥協了,畢竟少了藍雨的戰術中心喻文州,對公會影響還是挺大的。

 

講定之後魏琛才把要拜託葉修做的事一條一條囑咐下去,這讓一開始踏進辦公室後也不避諱就站在一旁的韓文清下意識皺起眉頭,他怎麼覺得這師生倆討論事情的先後順序好像不太對….

儘管如此,韓文清也不忘給自己霸圖公會的副會長張新杰發條短訊過去,要他今晚八點一同帶人去搶BOSS。

 

兩人前後踏出辦公室後,韓文清這才打量起葉修不同以往的穿著。

 

「衣服又沒乾。」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

「是啊,所以順了你的衣服和褲子來穿,你不會那麼小氣要我當眾脫下來還你吧?」

「早叫你多買幾套。」韓文清眼神在葉修過低的領口停留了一會。

「呵,不是還有你嗎?夠了。」

 

韓文清沒再多說什麼,很多時候葉修的直球總是讓他特別受用,這種被需要的感覺,真的不錯,尤其對方是那個對什麼都不在意的葉修。

心裡突然變得很柔軟,韓文清不自覺的放輕語調:「今晚外面吃過飯再回去吧。」

 

「好。」葉修勾起一個慵懶地笑容。

 

三、

 

這頓晚飯韓文清吃的有點心不在焉,葉修不常穿黑色的衣服,他自己的那幾套大概是洗到褪色了,不是刷白的天空藍就是淺淺的灰,葉修皮膚白,穿在身上倒也不特別突兀,然而今天第一次看他穿黑色的衣服,襯上蒼白的肌膚居然有種清冷禁慾的氣質,韓文清覺得自己大概是瘋了。

 

葉修是屬於下垂的窄肩,傾身向前時原就過大的領口開得更深了,一眼就能望進他平坦瘦削的胸部和兩顆若隱若現的褐色乳頭,韓文清眼神暗了下去,他一向不懷疑自己的自制力,但處在血氣方剛的年紀,將近一個月沒發洩的生理反應是最誠實的,何況戀人現在穿著的,還是他的衣服。

 

韓文清不動聲色的,打算默默結束與葉修的這頓晚餐,葉修當然看得出韓文清眼底壓抑的慾望,他勾起唇角,身子湊近韓文清低聲說了一句:「老韓,哥穿這樣...很帶感吧?」

 

像是開啟了什麼開關,韓文清看葉修吃的差不多了,拿起帳單迅速到櫃台結帳,而後葉修幾乎是被半拖半拉的帶到對面的車門旁。

韓文清停車的地方是公園旁比較偏僻的角落,顧不上會不會有人來,他背過有路燈照射的那一面,將葉修壓在車窗上,重重地吻了上去。

他近乎粗暴地嚙咬著葉修的唇瓣,直到上方留下一圈淺淺的牙印時才改為舔吮的方式,細細的舔過他上顎和下排齒列,上顎內部被輕輕舔過的麻癢感讓他忍不住蜷起指頭,葉修最受不了韓文清這樣子仔細的舔弄,與對方插入時的狠勁不同,接吻時的韓文清很是磨人,往往要逼得他出聲求饒才肯罷休,舌頭被用力吸吮到發麻發痛,不斷變換著角度的親吻,很快就奪走了葉修肺裡稀少地空氣,身體逐漸酥麻起來,腦袋也暈呼呼地有種頭重腳輕的快感,直到葉修眼眶泛出呼吸不到空氣而缺氧的淚水時,韓文清才氣喘吁吁的放開他。

 

葉修睜開被淚水打濕的眼,滿意地看向對方同樣紅腫的唇以及微微挺起的下半身,他得意的扯開一抹笑:「老韓,你還忍得回去?」

 

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句話總能在葉修身上得到驗證,韓文清黑著一張臉拉開車門將葉修推了進去,順手放平副駕駛座的椅背,他也跨進車子帶上了門。

 

「如你所願。」這是韓文清舖天蓋地朝自己襲來前葉修聽見的最後一句話。

 

「呵。」

 

四、

 

至於隔天,葉修到校時被魏琛一肚子鳥氣,大肆抱怨自己沒出現導致BOSS被霸圖公會搶走時,他才驚覺自己是不是被劫色還劫財了一事,就都是後話了。

 

END

 

 

啊啊啊啊本來想寫壓在玄關的鞋櫃上接吻的,最後居然在車子旁就來了啊….

大學架空同居設定第二彈!


评论(10)
热度(33)
  1. 燁君棠灣灣 转载了此文字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