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大學架空同居設定小段子之一

第一篇韓葉文試寫,OOC一定有

被朋友推坑入全職後萌的死去活來

太喜歡相愛相殺的強強設定

也喜歡下意識寵著葉修的老韓

然後我是葉修大大腦殘粉   



       生病

  

  葉修也不清楚是怎麼和韓文清走到一起的,等他認真想起這個問題時,已是兩人同居邁向第二年的時候了。

  盥洗室裡成對的牙刷和漱口杯、木質餐桌旁兩張冷色調椅子、廚房櫃子上兩口碗一樣大的瓷杯、房內一張特別訂製過地加大雙人床,以及一件被子。

 

  葉修並不太怕冷,此時卻待在被窩裡裹個厚厚實實,只露出一頭亂髮和蒼白的臉,那對本就無神的雙眼蒙上一層水霧,整個人暈呼呼地,因為鼻子不通只好張著嘴呼吸,看上去不得不說,挺傻的,全然不同於平時總擺著一張氣人嘴臉的樣子。

  

  韓文清覺得有點好笑。

 

  葉修不是沒生過病,那個一向把「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這句名言奉為圭臬的室友有著比一般男人來得蒼白的皮膚,體力嚴重不濟的他逛個大賣場還是可以的,但要葉修整天在外頭奔波或是參加學校運動社團這種事打死他也做不到,這樣的健康狀態偶爾來個小感冒韓文清覺得理所當然,,然而這麼嚴重卻是頭一次,葉修一發燒就是三天,熱度一直維持在不上不下的39度高溫。

 

  韓文清放下手中熱好的白粥,冰冷手掌探向對方額頭,早上吃過藥,現在熱度是退了,但不知什麼時候會再燒起來,惦記著對方得吃過午飯才能吞藥,課堂一結束他趕緊回來,冰箱裡還有早上剩下來的稀飯,韓文清順手打了顆蛋下去,他自然不會做什麼山珍海味,但簡單的雞蛋粥還是能端上檯面。

  

  感覺到同居人氣息,葉修睜開眼看了他一會,開口討水喝時嗓子啞得連他自己都聽不下去,只見韓文清皺了皺眉,將水杯按上他乾裂唇瓣時還低聲說了句:「喝慢點。」

  

  葉修突然覺得心口很暖,想起大一時意氣風發,總是互看不順眼對著幹的兩人,由原本的敵對關係變成偶爾相約吃飯,一同喝酒打遊戲,直到後來的相知默契,他覺得-挺好的。

  能遇上韓文清,真的挺好的。

 

  拖著沉重的身體下床吃了點東西,泛著微微香氣的白米粥裡只摻了點雞蛋和醬油,清清淡淡的絕說不上美味,葉修也不在意,趁著還熱時囫圇吞了幾口,平時他們兩個都是叫外賣的,這次發燒初嘗老韓的手藝倒是讓他有些意外,心裡打著以後也要試試韓文清不同菜色的主意,默不作聲的又吃了幾口。

 

  葉修沒吱聲韓文清也不在意,看他吃個碗底朝天已經滿足了他小小的成就感。

  

  飯後他清理了一下,將髒碗放進水槽,回房時卻不見同居人身影,他習慣性皺起眉頭,隨即聽見熟悉的遊戲配樂響起,他有些不悅的朝客廳走去。

 

  葉修燈也沒開,隨意穿個刷毛帽T就坐在電腦前,手上已經喀答喀答敲起了鍵盤和鼠標,螢幕的冷光投射在他臉上,頗有幾分詭譎,但這都比不上韓文清黑著臉時那股逼人的低氣壓。

  葉修轉過頭時正對上韓文清那張會讓大家把錢包乖乖交到他手上的臉。

「唷,老韓~下午沒課啊?」身子才稍微有點起色,葉修馬上恢復那副欠揍的樣子。

「上床。」韓文清眉頭擰得很緊,尤其在看到葉修蜷起身子咳了幾聲之後。

「唉唷,大白天的你不害臊哥還要臉呢。」

韓文清沒有理會葉修的垃圾話,他走上前就要強制按下主機開關。

「欸欸欸!!老韓別啊,下午有個時效副本呢,哥保證打完一場就乖乖回床上行不。」

韓文清本身也是個遊戲粉,自然知道時效副本給的獎勵還是挺吸引人的,看葉修吞完藥後氣色好了點,他也乾脆妥協:「就一局。」

「知道了~既然你下午都打算翹課了就陪哥打一局吧。」

「我下午沒課。」

「呵。哥記你的課表比自己的還熟呢,下午明明是張老頭的機械理論啊,不去行嗎?」葉修直接拆穿韓文清謊言,帶著一臉調侃笑意。

韓文清臉色倒是沒變,只是不發一語的盯著那張懶懶笑著,因生病比平時稍稍消瘦了一點的臉。

「….行了,我知道你這不是擔心我嗎?」難得沒再反駁什麼氣人的話,葉修閉上嘴,安安靜靜的打完了這局遊戲。

 

  回到床上躺平的葉修迷迷糊糊間又發起高熱,陪在一旁打報告的韓文清打來冷水,擰了濕毛巾按在額際替他降溫,不冷了之後又換上一條新的,看他重複忙碌著的動作,葉修軟軟的笑了。

  失去意識進入睡眠前他似乎聽見韓文清輕聲笑了一下,低聲說了些什麼:「呵。等你好了以後…..做……床…」

    

  之後乾脆請了一個禮拜,幾乎都在床上度過的葉修,生平第一次覺得老韓勇往直前的性格簡直太沒下限了。  


END

评论(1)
热度(25)
  1. 燁君棠灣灣 转载了此文字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