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荒景豐年


打算一覺上床到天亮,所以提前來發老韓的生賀文了!

拿灣家韓葉婚禮茶會的文來充數(也太懶)

從看全職開始一路到現在,對老韓的喜歡簡直與日俱增,已經完全到了分不出究竟是喜歡老韓還是葉修多一些的程度了。

去年的老韓生日錯過了,今年一定要大聲說句:「韓文清,生日快樂。」

然後再愛韓葉十年。








  第十一賽季結束後,韓文清正式宣布退役,職業選手生涯中已近遲暮的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負荷更多高強度的戰鬥,在與宋奇英的對戰練習中險勝後,韓文清離開訓練室,罕見地點了根菸來抽。
  他已經不住戰隊宿舍很久了,一開始那幾年為了能很好的跟上訓練,他幾乎是全部心力都放在戰隊身上,明明人在Q市,回家的次數卻屈指可數,有時甚至到一個賽季結束後才回家一次。

  直到第十賽季開始沒多久,韓文清才決定搬回家住,他改變的東西除了打法之外,生活中的瑣事也慢慢多了起來,好比以往因為嚴肅地父親而很少在餐桌上說話的他,漸漸會跟父母聊些不著邊際的話題。
  韓文清幾乎是遺傳到了父親的性格和外貌,對方那張臉不笑的時候簡直比韓文清還兇,他會在韓文清還小的時候就要他堅強獨立,跌倒了也要自己爬起來,可以哭,絕不能示弱,這很大層面的養成了韓文清現在的堅韌和執著。
  母親則是傳統女性,進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更是韓文清和父親之間最好的潤滑劑,畢竟他們兩個簡直有著同個模子印出來的牛脾氣,很多事物和觀點只要各執一詞便決不退讓,然而面對這樣的父親,在那個電競選手還不是個被人追捧職業的年代,他毅然決然投身其中時,並沒有受到多大的攔阻。
  父親沒有反對卻也沒有贊同,相較於母親的鼓勵,韓文清一直不清楚父親的態度,直到第四賽季結束後回家,父親對於霸圖奪冠一事也沒有太大反應,韓文清心裡說不遺憾自然不可能,孩子多少都希望父母能以自己為榮,但父親的反應卻足夠淡漠到韓文清都有些受挫,這是他唯一一次萌生過、就連比賽輸了都沒有過的懊悔。
  直到他無意間在半夜起床,發現父親沒開燈一個人看著電視節目錄影,在一葉之秋揚著血花倒下去後,父親雀躍揮舞著的拳頭為止。
  那時開始,韓文清偶爾也會聊聊戰隊的情況,和做為最強對手先是一葉之秋,後來成了君莫笑的葉修

 

 

  宋奇英追出來的時後韓文清剛好吸完最後一口,看見隊長捻熄菸頭地畫面還愣了一會,印象中的韓隊沒什麼不良習慣,就是偶爾覆盤戰術時會多少熬點夜,整體來說還是不菸不酒的大好青壯年。

  「有事?」韓文清轉過來看著眼前這個比起他個性更像張新杰般嚴謹,卻又堅持了霸圖一如既往風格的拳法家,沒有意外地,他將會是大漠孤煙的下一任接班人。

  韓文清和俱樂部方面提及時,高層說過做為對他這些年付出的感懷,大漠孤煙可以隨著韓文清一起退役,韓文清幾乎是沒有多加思考便卻婉拒了戰隊的美意。

    大漠孤煙見證了這些年霸圖的勝敗興衰,經歷了戰場的奔騰激盪,這是霸圖最初的拳法家,也是霸圖的基石,比起自藏,他更想好好看著對方在場上廝殺拼博,再為霸圖的冠軍之路奪下一程。

 

  韓文清等著對面的人說些什麼,但宋奇英最後什麼也沒有說,他只是看著韓文清喊聲隊長,接著深深的鞠了個躬,裡頭包含了這些年來所有的感謝和敬重,這是他們霸圖的精神領袖,即便改朝換代、後浪新湧,韓文清的精神傳承將永不被抹滅。

  這次的退役發表並不是在賽季後,那時的大家都還沉浸在霸圖終於再次奪冠的喜悅中,韓文清不打算掃興,而在他向戰隊提出退役申請前,他上了一次QQ。

  看著大漠孤煙的QQ名,他打開名片欄,用回車鍵答答答答四下把這幾個字清空了,看著空白處頓了好一會才打上韓文清三個字,而幾乎是同時,有人對他發了個QQ彈窗。

  [葉修]:老韓,要退了?都改名了

  是葉修。

  韓文清完全不意外對方能得知他這點隱晦的小心思,他打從心底覺得就算別人不明白,他也肯定懂。

  [韓文清]:嗯,你呢

  [葉修]:拿了個冠軍回來為國爭光,家裡老頭高興的很,也沒打算催我下一步動作,至於家業的部份,這都還有個能幹的葉秋呢,自然輪不到我,目前就是家裡蹲來著,最常幹的事你也知道了。

  葉修帶領國家隊回來後,中國電子競技總局方面開高薪對他發出了遊戲測試指導員的職位邀請,葉修暫時沒有答應,倒是先回家一趟,打算悠悠哉哉當個米蟲,他也是真有些累,一手拉拔興欣茁壯,再到國家隊戰術上的運籌帷幄,走得太快太多,也是時後該慢下來了,如同他和韓文清說的一樣。

  [韓文清]:幼稚,到網遊裡虐菜搶BOSS你也得意。

  [葉修]:挺得意的,尤其溜走你們霸氣雄圖的野圖B,特別爽

  [韓文清]:你也就只能再驕傲幾天,我要來了

  [葉修]:呵呵,行啊我們都多久沒見了?[眨眼表情1]

  [韓文清]:…………

  葉修故意的誤解讓韓文清停了一下,但也就只是一下,他很快又敲出回應。

  [韓文清]:你想清楚了

  [葉修]:跟你一樣清楚

  [韓文清]:人在B市?

  [葉修]:是啊,不急

  [葉修]:你忙唄,再連絡

  

  —您的好友葉修已下線—

  

  韓文清盯著葉修變暗的頭像,覺得特別不舒爽,心臟又麻又癢彷彿有千萬隻螞蟻爬行其上,這不清不楚就中斷的對話差點讓韓文清拿起手機就要撥給對方,直到滑開了聯絡人介面他才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沒有葉修的手機號碼。

  不管是韓文清還是葉修,都無法定義他們的關係,這其間誰也沒有明說,自然而然就好上了,所謂的好,包含了更親密的接吻和擁抱,他們只有各賽季輪到對方主場時才碰得上面,私下更不會特別連繫,有事就QQ上說,葉修這號還是這次出國後我方為了聯繫領隊才終於被迫辦的,而這點小事韓文清沒問,葉修也不會主動去說。

  這層隔著曖昧為名的窗紙誰都沒有戳破,對把心思全投入遊戲的他們而言,這種不帶束縛關係的互惠行為,再適合彼此不過。

  

 

  韓文清發布退役的那天還是開了個正式的記者會,各大電視台都直播了畫面,葉修邊吃著零嘴邊轉電視,看見韓文清的身影便停了下來,電視上的韓文清站起身來,似乎要結束了,鏡頭對焦到對方那張不笑時就特別嚴肅的臉上,他用著比以往葉修所聽過更為低沉穩健的嗓音說:「十年霸圖,一如既往。」

  這場發表會罕見地開放了記者和粉絲一同參與,鏡頭轉到底下粉絲時,有些激動的淚都濺了出來,拍手聲陸續響起,最後乾脆是全體都站起來鼓掌,畫面特別壯觀,而韓文清深深的彎下了腰。

  葉修看著韓文清低下頭時剪得極短髮根下露出的後頸皮膚和拉直的背脊,有種對方表現出了只跟他在一起時特別會有的柔軟錯覺,突然就想聽聽韓文清說話。

  他要剛進來的葉秋替他拿丟在別處的手機過來,通訊錄裡只有三個電話號碼,蘇沐澄、葉秋,以及韓文清,沒有多加思考,葉修按下了通話鍵。 

 

  韓文清還在發表會途中自然不可能接電話,直到那頭傳來機械式電子音葉修才掛斷手機。

  號碼是他無意間從張新杰那裡拿到的,葉修有了新手機後張新杰替他列了一份國家隊成員的電話號碼,也不知出於什麼心思,上面居然有韓文清的電話,葉修當時嫌麻煩,一大串裡才輸入了第一個就把單子給丟了。

  而湊巧第一個號碼正是韓文清的,他也就這麼一直記到了現在。

 

  「這是韓文清吧?」葉秋對於榮耀不太了解,但職業選手的臉還是知道的,自從葉修帶領國家隊出國比賽後,一直對於電競都漠不關心的父親也開始看起了相關報導,他們偶爾共進早餐時還能聊上幾句。

  「喔?沒想到他也算在少數幾個你記得起來的選手行列裡。」葉修調侃。

  「聽你提過多少有點印象……」葉秋還要繼續說,手機鈴聲正好響了起來,一點也不花哨,最基本的內建鈴聲。

  看著來電顯示,葉修拿起手機晃了晃說我接個電話順便出去抽根菸就往門外走。

  

  「喂?」電話那頭是韓文清地聲音,和平時遊戲裡帶點變聲效果的語音不太像,更貼近了真實一些。

  「天啊是韓隊嗎我好喜歡你我是你的忠實粉絲雖然你退役了但我會永遠支持你的。」葉修這話是捏著鼻子拔尖聲音說的,聽起來怪腔怪調特別不舒服。

  那頭的韓文清直接掛斷了電話。

  「靠,老韓好歹做個表面功夫安撫一下熱情粉絲啊。」葉修叨念著又撥了一通過去心想憑老韓的性子肯定不躲避只會正面迎擊,指不定還會趁機來個價值觀教育說什麼年紀輕輕不學好淨打騷擾電話之類云云,果然韓文清沒有掛斷,又接了起來。

  「韓文清。」

  「老韓你可真不親切。」

  「……葉修?」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嗯,是我。」

  這是他們認識幾十年來,第一次透過電話交談,不免有些新鮮,葉修說完後就沒再繼續了,韓文清等著也不說話,就這麼一時半刻,耳朵緊貼著話筒卻是寂靜無聲。

  最後還是葉修先開的口。

  「你什麼時候回家?」

  韓文清回答了自己離開俱樂部的時間後對方便掛了電話。

  隔天大早,葉修就出現在了霸圖俱樂部的門口。

  「呦,老韓。」他叼著根菸抬手衝韓文清打招呼,就像每次賽後在選手通道等到他時一樣,帶著雲淡風輕的笑容,自在又灑脫。

  韓文清只覺得心裡五味雜陳,悶悶燥燥的,彷彿燃了又燃不烈的柴火,催促著他該做些什麼,還沒能意會過來,他倒是盯著葉修,遵循本能上前抱住了他。

  這是葉修陌生又熟悉的溫度,本來就做了打算才來,他沒有多想,伸出手環過了韓文清背部。

 

 

  「大家都走了唄,就剩你?」雖說韓文清已經回家住了,他在霸圖的宿舍卻也一直空著,鑰匙甚至都還在他身上,俱樂部定時會請人來清理環境,就算沒有人氣房間也是乾乾淨淨的,枕頭被子還在原位沒人動過,相較葉修當時和魏琛一起住的那間房比起來,簡直清爽舒適多了。

  葉修一進房就大剌剌拖了鞋爬上床去,韓文清剛拉過一旁椅子坐下,又像想起什麼,出門去倒了杯涼白開進來遞給葉修。

  「這是給客人準備的茶水?」葉修呵呵笑著歪頭看他。

  「不喝拉倒。」

  韓文清裝模作樣扳起的臉對葉修可沒用,他仰起頭咕咚咕咚三兩下就喝乾了,喉結上下吞嚥的動作十分明顯,不同於豐腴臉蛋,葉修的脖子屬於細瘦型,韓文清還能輕易回想起他們接吻時自己嘴唇落在對方喉頭上的觸感。

  「啊—滿足了。」葉修拍鬆枕頭,毫不客氣躺了上去,側過頭面向韓文清。

  「怎麼會來?」韓文清倒是一下切入正題,也沒管葉修當自己家躺個四仰八叉,醜態畢露的模樣。

  葉修轉過頭直直盯著著白花花的頂面牆:「也覺得是時候了。」

  這含糊不清的回答韓文清卻突然懂了,他看著葉修的側臉,一句話也不說就這麼認真看著,直到對方受不了又轉過頭來:「你倒是給點回答……做啥?」葉修看著擠上來的韓文清。

  「坐起來。」爬上床的韓文清拍了拍他。

  「嗯?」葉修疑惑歸疑惑還是貼著牆面坐直身體,韓文清則抵著他肩膀,跟著雙腿打直坐在旁邊,膝蓋以下基本全伸出了床沿。

  韓文清直來直往慣了,一向不懂得說些溫言軟語,這時候更不知如何啟口,葉修突如其來的拜訪說實話讓他有些慌亂,不是沒想過退役後認真思考兩人的以後,對方卻突然大刀闊斧地邁進了一步,殺他個猝不及防,還沒想好,葉修倒是耐不住似的先開口了:「老韓,在一起吧。」雖然不明顯,熟悉對方的韓文清還是知道,葉修這話少了以往的從容,更多的是謹慎和認真。

  而韓文清也知道,他說的在一起,是一直在一起。
  從他會在選手通道上親吻葉修滿嘴煙草苦味的唇時,就已經承認了自己的感情,一直以來和和葉修這事,他從沒想過任何困難和阻礙,韓文清是個想要就先放手去做的人,他也覺得這麼做特別好,朋友易找宿敵難尋,何況是糾纏了十年,不可否認他極其幸運能有這麼一個對手,更由相知成了相戀。

  而和對方從最初到了最後這檔事,止不定往後人生還要繼續下去。

  「結婚吧。」韓文清扣住了葉修的手,在葉修轉過頭來瞪大眼睛難得什麼話都反駁不來的時候,又說了一次:「結婚吧。」

  「老韓,你腦子燒壞了?」

  「哼。」韓文清看葉修沒心沒肺的笑容,覺得心底特別特別癢,直想摁倒對方狠狠親得他再也無法如此欠揍。

  「戒指呢?帶不帶鑽?幾克拉啊?」

  韓文清想了一下,乾脆拉過葉修的手指橫著放進嘴裡重重咬了一下,在上頭留下了上下兩排縱向地牙印,葉修抽手來回看著特別明顯的痕跡哼哼著:「還沒結婚就家暴啊?」表情卻是前所未有的柔軟,眼尾帶著點情動時隱隱泛上的潮紅。

  韓文清輕笑出聲,這不是葉修第一次聽他這麼笑,卻每次都還是覺得稀奇,對方湊近了他,在雙唇貼合之前,他聽到韓文清說:「套句粉絲的話,我們一直以來,都是相愛相殺。」

  

  午餐是在霸圖餐廳裡吃的,做菜的大嬸還沒走,看到韓文清拉著葉修經過,硬是把人推進來說什麼都要給韓隊煮上最後一頓,人道是盛情難卻,葉修也是隨便吃吃的性格,索性就在空曠的飯廳內坐了下來。

  大嬸端上兩碗湯麵時臉上還掛著歉意,說著不好意思留你們下來吃東西卻忘了食材都丟光了,只能簡單做碗陽春麵將就,韓文清說著沒關係葉修也揮揮手說能吃就行,兩個人唏哩呼嚕就著蘿蔔乾也吃的很是滿足。

  「你是韓隊的朋友嗎?第一次看他帶朋友到俱樂部裡來。」雖然在俱樂部裡工作,大嬸基本上還是不認識其他戰隊的選手的。

  「這就要問老韓了。」

  「這是葉修。」韓文清直說。

  「欸?」大嬸先是難掩臉上的驚訝,隨即了然似地點點頭:「我女兒一直說你們肯定有點什麼,我本來都不信的,現在這麼看也是懂了。」

  大嬸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像叮嚀小孩一般拍拍葉修的肩:「韓隊是個好人,你可得好好對他。」葉修一口湯含在嘴裡差點沒噴出來,轉頭看韓文清對方倒沒什麼反應,顧著埋頭吃麵。

  葉修只能鼓著腮幫子點點頭。

 

  「果然大家還是捨不得啊。」葉修把香菜都撥到一邊。

  「嗯?」

  「說你呢。」

  「十一年了,都在這裡。」

  「是啊,辛苦了。」葉修說這話時沒有抬頭,韓文清卻是心頭一暖、潤潤濕濕的,飽滿得像漲了水的河。

  眼前這個人要說辛苦程度是第二的話肯定沒人是第一,而這樣的葉修卻什麼也沒說,隻身一人從谷底又爬了上來,這是一個在某方面和他一樣執著的人,卻更懂得放下身段,葉修的這句辛苦了對他而言,比任何好聽話都要受用太多太多了。

  這是一個真正經歷過、感同身受的對像,比誰都更有衝勁,絕不輕言放棄,韓文清喜歡的,正是葉修的這個地方。

  「嗯。」他伸手去葉修碗裡撈香菜來吃,沒有再說話了。 

  

  韓文清不喜張揚,葉修那是低調慣了,兩人嘴上說著結婚也就是打算同居而已,畢竟國家法律上可還沒有同性婚姻合法這回事。

  隨著韓文清退役後,兩人空閒的時間也多了起來,想到就要做,某方面而言行動力極強的葉修和韓文清很快就找好了同居的房子,葉修和對方聊過後還是決定接下電競總局的職缺,只不過為了配合韓文清一直以來在Q市投資的公司事業,他和對方談的條件是在Q市的子公司上班,剛好這裡也有職缺,事情便很快訂了下來。

  他們同居的事情除了身邊特別親近的人之外,還真沒有誰知道,當初韓文清和家人挑明自己的選擇後,經歷了一段不短時間的冷戰,直到現在也沒有解開。

  葉修曾經問他要不兩個人一起回去好好說吧,韓文清只是握住了他的手一語不發,力道大的葉修覺得手骨都要被捏碎了,他卻沒有掙開,靜靜等著對方回答,然而從不逃避的韓文清在這件事上卻是躊躇不前了,他淡淡地說:「再等等吧。」

  這麼一等,又是三年過去。 

  

 

  離開了榮耀後雖說他們各有各的事業要忙,卻也沒有跟朋友斷了聯繫,葉修那邊還和遊戲拖不了關係,三不五時會透過視訊給興欣做技術指點,韓文清因為就近在Q市,在公司上軌道後也會抽空回去霸圖探望大家。

  「喔,是嗎?恭喜小安。」

 「嗯,會去的,帶上老韓一起。」

 「那邊沒什麼事吧?」

 韓文清從廚房倒水出來後葉修剛好講完電話,韓文清開口問:「蘇沐澄?」

 「嗯,說是安文逸要結婚了,讓我們排好時間回去參加婚禮。」

 「行,你安排吧。」

  韓文清說完進了房間,翻箱倒櫃的不知道找些什麼,也沒多搭理他,拿出韓文清拎回來的盒飯開始遲來的晚餐,韓文清在裡面搗鼓了很久,葉修便當已經吃的七七八八了他才拎著一個小盒子出來。

 「你的年假還有幾天?」韓文清已經換上了輕便的休閒衫,在葉修身旁坐下。

 「半個月吧,怎麼?」葉修問完張大嘴把最後一塊東坡肉塞了進去,嘴角都是油花,韓文清嫌棄似地趕緊抽了紙巾給他。

 「請掉吧。」等葉修擦完嘴滿足的拍了拍肚皮,韓文清突然坐直身子面向他扳正了他的臉:「買了之後一直找不到機會給你。」他打開盒子,裡邊是兩只簡單樸素的銀戒指,只在表面的下方刻了兩人名字的拼音。

  「怎沒帶鑽,差評。」葉修嘴上嫌棄著,卻已經伸出了纖長細瘦的指頭,韓文清拉過他好看的過份的指尖,把戒指套上了對方的小指。

  「老韓不是吧,你打錯尺寸了?」葉修可不覺得韓文清會犯這種糊塗的錯誤,果不其然,韓文清也伸出了小指要對方幫他帶上。

  「比起最靠近心臟的地方,還是一心一意向著某個目標前進的紅線更靠譜吧?」韓文清才說完,立刻覺得丟臉般把頭轉到一邊去,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尷尬的關係,變得特別扭曲:「這是新杰教的。」

  葉修先是愣了一會,接著毫不客氣的大笑出聲,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一句話講得上氣不接下氣,他一邊喘一邊說著老韓你講情話簡直他媽的噁心透頂了。

  韓文清難得沒有反駁葉修的嘲笑,他也覺得自己太他媽哪根神經不對,原本下定決心在葉修笑爽前都不去看對方的臉,熟悉的氣息卻靠了上來,接著還有熟悉的溫度和熟悉的聲音。

  「謝啦。」相較於自己葉修還算愛笑,除去那些嘲諷的表情,葉修笑起來其實很好看,畢竟他有一副不錯的皮囊,雖然肉了點卻也稱得上帥氣,此時他笑得眉眼都彎起來,眼睛發亮看著自己的模樣,直讓韓文清移不開視線。

 

  他們非常享受親吻,葉修低頭湊向他時,韓文清捲著撲天蓋地濃厚的吻迎了上去。

  他近乎粗暴地嚙咬著葉修的唇瓣,直到上方留下一圈淺淺的牙印時才改為舔吮的方式,細細的舔過他上顎和下排齒列,上顎內部被輕輕舔過的麻癢感讓他忍不住蜷起指頭。

  葉修最受不了韓文清這樣子仔細的舔弄,與對方打遊戲那股狠勁不同,接吻時的韓文清很是磨人,往往要逼得他出聲抗拒才肯罷休。

  舌頭被用力吸吮到發麻發痛,不斷變換著角度的親吻,很快就奪走了葉修肺裡稀少地空氣,身體逐漸酥麻起來,腦袋也暈呼呼地有種頭重腳輕的快感,直到葉修眼眶泛出呼吸不到空氣而缺氧的淚水時,韓文清才氣喘吁吁的放開他。

  在葉修張嘴喘氣時,改為吮吻他的耳垂,一邊沉聲說著:「去旅行,然後告訴大家吧。」

  葉修感覺耳朵陣陣發熱,快感一波波竄上腦門,他扳過韓文清的臉重新吻了上去,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對方嘴唇:「行,你安排吧。」

  韓文清濃重的氣息襲了上來,葉修已經無暇思考太多了。

 

 

  他們真去了一趟旅行,像是熱戀情侶一般到處嬉戲,他們享受音樂,一起去看了拉斯維加斯的模仿秀,還緊扣著十指和演員們合了影,把照片洗出來後,在後面寫上幾句話,寄給了微草,收件人是王杰希。

  他們在市中心的鬧區閒晃,在一家歷史特別悠久,有著突兀地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露天咖啡店外共喝一杯飲品,他們把這張額頭抵額頭,咬著杯緣的照片寄給了興欣,收件人是陳果和蘇沐橙,附帶給蘇沐橙的還有一盒酒心巧克力。

  晚上他們在紙醉金迷的賭城門口,抬頭環視美國最奢靡華美的不夜城,他們沒有進去,只是逆著人流和五光十色的斑斕色彩舉起了手大聲歡呼,接著把這張照片寄給了義斬,收件者是樓冠寧跟孫哲平,背面寫著「黑卡在這裡也派不上用場吧。」

  之後他們去了墨西哥,在廣袤遼闊的公路上散步,因為天氣燠熱兩人頭上都戴了頂滑稽的傳統墨西哥大草帽遮陽,背對著岩石和黃沙,葉修逼韓文清和自己扮鬼臉拍了照片,並瞞著韓文清在照片上寫了「給你們這輩子都不可能見到的韓隊糗態,感謝哥吧!」接著寄給了霸圖。

  攔截不及的韓文清,於是把怒氣都發洩在床上了,以致於後來三天他們幾乎是酣暢淋漓的做了一場又一場狂風暴雨似的性愛,除了累就睡,餓了就吃之外,幾乎都是在旅館的床上度過的,總覺得受到國家的風氣影響,就連他們兩個也跟著放了開來,肆意親吻、牽手、擁抱和做愛。

 

 

  黃少天收到信時上方沒有署名寄件人,他看著地址心想自己並沒有認識國外的友人,會不會是寄錯了?正當他想轉頭去找喻文州問問,對方正好拿著水杯經過,看來是訓練告一段落了正要去喝水。

  他一眼就看見了黃少天手中的信封,露出一個和緩的笑容:「你收到了?打開來看看,有天大的驚喜。」

  黃少天一邊唸著欸隊長你也收到了到底是誰呢從國外寄信回來我可不記得身邊有哪個特別有閒情逸致還能去玩的傢伙,一邊打開信封抽出裡頭的照片。

  那是兩個在黃昏下逆著光接吻的身影,身後的影子拖得特別長被截斷在照片的邊框上,黃少天皺著眉頭還沒反應過來,倒是下意識先翻到了背面的空白處。

  上面只有五個字,字跡看起來還有點眼熟,那句話寫著「少天,PK吧。」落款是韓文清和葉修,黃少天瞪大了原本就不小的眼,一聲握槽響的估計整個俱樂部裡沒人聽不見。

  喻文州含著笑上前拍了拍黃少天,他說,一起去赴約吧。

 

 

  明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瘋起來卻還是一樣幼稚,臉上頭上都是被黃少天抹上去的奶油,葉修一邊罵著少天這渾小子一玩起來就不知分寸一邊拿了衣服打算去洗個澡把自己弄乾淨,韓文清則是掄起袖子拿了垃圾袋收拾地上的杯盤狼藉。

  他們這些人肯定說好了今天要來鬧個天翻地覆,當初寄照片時約了大家一同敘舊順便公開他和葉修的關係,本就不覺得這些朋友裡有誰是不能接受的,只是沒想到會毫不顧忌到這種程度。

    成年人一旦玩開了,愈發不可收拾,大家帶來的吃食到最後幾乎都淪為大戰下的犧牲品,在黃少天和方銳帶頭地「上啊,單身狗不能忍!」的吆喝聲中,幾乎所有人都集中火力攻擊葉修,蘇沐橙、楚雲秀、唐柔和陳果在一整盤土豆片在空中飛揚的時候就已經先明哲保身躲到客房裡去了。

  葉修一邊閃躲一邊叫著廢物點心你這傢伙不要以為和老林藏的很好見鬼的單身狗少天別被他騙了,就這樣把方銳也給拖下了水,被集火的人從一個變成了二個,最後直接變成大混戰,期間也不知是誰帶了酒來,被眼前混亂場面嚇得夠嗆卻還強裝鎮定的葉秋沒注意喝了滿滿一杯,砰的一聲直挺挺就往地上倒了。

  葉修都自顧不暇了哪裡有空去理,他躲過了魏琛抹過來的巧克力醬卻躲不過黃少天的奶油,氣得抓起毛豆就往黃少天毛絨絨地黃毛上砸,還沒砸爽呢,那邊的前雙花組合已經一人挖了一坨起司醬大叫葉修你也有今天接著撲了上來。

  葉修乾脆退了好幾步下意識就往韓文清身邊躲,下一秒原本置身事外卻被抹了滿臉起司醬的韓文清,黑著臉加入了戰鬥。

  邊上幾個諸如喻文州、林敬言和張新杰等人倒是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偶爾躲過飛來的幾根土豆條。

  最後大家玩得累了索性全和葉秋一起攤在了地上,被葉修一個一個踢了幾腳趕回家去。

  雖然玩起來的狠勁各個都像遇上了仇人似的,大家要走前還是一個一個真心誠意的獻上了祝福和恭喜,黃少天更是沒忘記葉修說的PK拼命嚷著榮耀裡見。

  葉修淡淡的扯起一邊嘴角笑:「我現在可是二打一啊。」意會過來的黃少天邊罵著靠靠靠靠靠靠靠恩愛秀分快邊被葉修推出了門外。

 

  大致上把東西整理了一下的韓文清也累了,接著葉修進去洗完澡出來後,就見那人還頂著一頭濕漉的頭髮坐在電腦前,已經登進了榮耀。

  或許是心情好,韓文清罕見地沒罵他,乾脆站到了對方背後替他擦乾頭髮,葉修穩穩的操作手中小號在競技場中拿下一次次勝利,韓文清看了手癢,拋下毛巾也開了電腦,突然沒頭沒尾的說了句0529,一會兒葉修的號就登進了對戰房,和最初他們見面時一樣,拳法家和戰鬥法師的對戰組合。

  

 

    避開對面戰鬥法師襲來的落花掌,拳法家不改初衷,沿著對方攻擊路線直直迎上,開了鷹踏完成一次空中走位,下一刻角色已經來到了戰鬥法師身後。

  戰鬥法師隨即側身翻滾堪堪避開了拳法家一記崩拳,拳風呼呼作響,捲起地上塵煙繚繞,戰鬥法師在視線遮蔽下特別謹慎,角色沿著拳法家攻擊範圍下的圓周開始繞圈行進。

  韓文清迅速調轉視野注意著每一個對方可能突襲的死角,而後他停下了動作,拳法家形單影隻的站在空曠沙漠中,孤拎拎一個人,顯得有些寂寥。 

   此時戰鬥法師戰矛襲來,周身圍繞著明焰焰地魔法炫紋,怒龍穿心夾帶雷霆之勢,已經突進到拳法家五個身位的距離內,正欲穿心而過,不料方才已發動過一次鋼筋鐵骨的拳法家技能冷卻時間已到,此時開著霸體狀態,硬是生生吃下了這擊。

  葉修估計也是一時不察,沒有想到韓文清短時間內會連開兩次鋼筋鐵骨,來不及避開,角色便被技能自帶的抓取判定固定在了拳法家身側,遠遠一看還真像兩個角色勾肩搭背地攬在了一起。

  像是荒景裡碰上了豐年,一切特別美好,山山嶺嶺都鮮美得像春天初生的一抹鵝黃的草。

 

  「老韓。」誰也沒有動,看著再熟悉不過的遊戲畫面,葉修突然出聲叫了他。

  「嗯。」

  「總之是你,太好了。」葉修沒有轉頭,韓文清卻覺得葉修嘴角隱隱的笑簡直迷人透頂。

  他們沒有關掉遊戲也沒有再繼續下去,韓文清先幫著葉修把葉秋送到了客房,接著便一起進房關上了門,屏幕上的拳法家和戰鬥法師還攬在一起,直至時間結束,死亡把他們分開為止,都會這麼一直下去。

 

  韓文清一早就去了公司,葉秋因為前一晚的宿醉起床時頭還一抽一抽的疼,葉修正好進客房找衣服穿,他那幾件常穿的都拿去洗了還沒乾,他記得客房裡有幾件韓文清買來備用還沒拆開的白襯衫。

  「吵醒你了?」

  葉秋下意識搖搖頭,這個動作讓他疼的忍不住呻吟出聲:「噢。」

  葉修進廚房拿了杯水和藥錠進來:「頭痛藥,久久吃一次不傷身,緩緩吧。」

  葉秋道了謝接過,吞下藥劑後又躺回了床上。

  「能自己回家吧?我等等要去公司,要不順便帶你到機場?」葉修找到了新衣服換上,葉秋剛要轉頭說可以自己回去就看到了自家哥哥背上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臉就突然沉了下來。

  「爸媽那邊,你什麼時候要去說?」

  「再過陣子吧,等老韓那邊的風波緩一點之後。」

  「你真的很喜歡他吧?」

  「嗯……大概就差榮耀一點吧?」葉修說。

  啊、有點嫉妒呢,葉秋在心裡想著,然後要了葉修的手機偷偷記下韓文清的電話。

  最後他還是自己去了機場,因為葉修懶得學開車,到目前為止都還是坐公交車上班,機場和他的公司不順路,葉秋就要他別麻煩了。

  

  等班機途中葉秋打開手機掉出韓文清號碼,給他發了一張圖片過去。

  韓文清開會途中收到訊息震動,他點開屏幕,是葉俢滿佈吻痕的背和一句別太過分了,沒見過的號碼,韓文清卻也馬上知道是誰,他突然有個想法,在重新開始一個新議題前去了趟廁所。

  

  班機即將到達,葉秋拿好了隨身行李準備登機,手機卻突然傳來了訊息震動,他伸手去口袋裡撈接著點開了屏幕,那是一張充滿了爪痕,肌理線條明顯,看得出經過訓練的背部,底下的圖片解釋只有呵呵兩個字。

  

「呵你妹啊!」                        

 


END

                                      

註:抓痕梗謝啼啼提供。

 


评论(6)
热度(139)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