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大神,下本唄?(五)

 

年假要結束了,不TTTTTT


五、

 

  黃少天也是先一步掉到遊戲裡來,直接就成了武鬥大會的擂主,他本就不怕生,短短時間內差不多把城裡的東西和NPC都摸了個遍,只要輪到他打擂的場合,台下可說是歡聲雷動,這次他一喊話,幾乎所有人齊齊望了過來,甚至有人伸手去拉,推著拉著兩人就被擠到了台前,葉修先韓文清一步跳上台。

  「少天,我先問個至關重要的問題。」葉修的表情特別嚴肅。

  黃少天見葉修神情認真,忍不住朝他那靠近了一點,甚至還吞了口口水,上下滾動的喉節十分明顯。

  「打敗你之後你能不跟著我們嗎?」

  「靠葉修你什麼意思以為我喜歡要不是系統設定誰想跟著跟你們本少加入簡直百利無一害就你不識相老韓肯定不跟你一樣見識,何況你們兩個連手起來做為機會主義者的我也不會輸你還是先想想要是輸了怎麼出遊戲吧?」

  「那就委屈少天待在遊戲裡永遠打擂了,我跟老韓還能四處遊山玩水。」

  黃少天愣了一下。

  「算了算了別說這麼多先上吧,我還沒試過真人對打這東西,老葉看你平時體力也挺差的,遊戲裡沒有影響?」

  「大神都是用實力說話的。」葉修話落,把拔刀斬當移動技能大步一跨,挾帶鋒芒已經殺到了黃少天眼前,黃少天側身跳開,同時弧光斬劍氣一出生生抵消了葉修的技能,雙刀對撞下鏗然作響,激起一地火花併濺。

  韓文清看著台上招來招往,身影湊近又分開,葉修手中千機傘變換更快,往往在黃少天以為要壓制住對方的當下已經抽身離開,葉修受身翻滾的同時黃少天已經一個拔刀斬追了上來,眼看避不過,索性傘面一撐化傘為盾,悉數遮去劍刃的鋒芒,抵消所有傷害。

  「握槽又是這招老葉你敢不敢不用盾!」

  「不敢。」

  黃少天早就知道葉修這人臉皮厚的,激也沒用,卻還是一時語塞,話都說不出來。

  散人的低階技能優勢自然比二十級的劍客多出太多,礙於技能組合變化性,黃少天最終還是敗給了第一次玩全息網遊就上手的葉修,然而對方也不輕鬆,身上多了數道看來觸目驚心,甚至深可見骨的傷痕,還在滴滴答答向外流著鮮血。

  疼痛在葉修可以忍耐的範圍,失血過多卻讓他有些暈眩,黃少天那是基本已經倒在血泊中起不來了。

  葉修趕緊掏出紅水來喝,濃稠黏膩的口感類似感冒糖漿,葉修並不喜歡這個味道,捏著鼻子勉強喝完一瓶後黃少天已經毫髮無傷的站起身,畢竟他在遊戲裡是NPC,死了也能無條件原地復活的。

  「老葉真看不出來就你現實生活那體力遊戲裡打起來還挺行的。」

  「你倒是跟現實生活中一樣不行。」

  葉修從菸盒裡敲出一根菸來抽,他跟韓文清已經習慣這遊戲在特別不明顯的小東西上作工繁複,菸盒上繪製的哥布林商人栩栩如生,連皮膚上粗糙的毛孔都能看得仔細,至於主體香菸則扭曲歪斜,葉修現在抽的這根還是橫著長的,他吐出一口菸圈,又補了句:「我指的是各方面。」

  「你這是人身攻擊啊就你能行,怎麼知道老韓嫌不嫌棄指不定事成之後他還得自己來。」黃少天說,倒是沒被激怒,這話還是帶著笑的。

  「老韓你怎麼看?」葉修和黃少天齊刷刷轉頭去看台下的人。

  「幼稚。」殷殷期盼的眼神下依然只換得了一如既往地回答。

 

  他們的攻擊節奏太快,一直到結束還鬥了下嘴後鎮長才拄著拐杖緩緩上台,他走得非常慢,幾乎是花了平常人兩倍的時間才走到場中央,跟在他後方的韓文清越過他先一步站到了葉修身旁。

  鎮長十分熱情,雙手拉過了葉修的手包在掌中,熱淚盈眶,連說話的聲音都帶上激昂顫抖,葉修只注意到鎮長噴濺的口水和兩片又大又厚的唇,基本沒聽清楚他說了什麼,只知道他們得到海下副本解決魔獸,等能自由行動後他馬上把臉貼上韓文清手臂蹭了一圈低聲說著好臭,韓文清嗤笑出聲:「有你沒洗的酸外套臭嗎?」

  「不開玩笑,更臭。」

  韓文清這次沒憋住,真笑了。

 

 

  方才在鎮民的盛情難卻下吃了頓好的,不得不說那些食物賣相差,味道卻特別好,韓文清還喝了點酒,葉修照舊沒碰卻是多喝了幾口湯,黃少天基本是抱著盆羊肉泡饃吃得唏哩嘩啦。

  天色已經很晚,他們打算休息後明早出門完成委託,酒足飯飽後伴隨著濃濃倦意襲來,現在只想找間旅店好好睡上一覺。

  「客倌,打尖還是住店啊?」

  「住店。」葉修已經懶得吐嘈城鎮名這麼西化裡邊卻充滿了中式風格連說話都裝模作樣的遊戲設定了。

  「三間上房!」店小二拔尖嗓子轉頭喊了一聲,帶領三人就要上樓。

  「二間唄,一間要雙人房。」葉修說,回頭看著黃少天:「房錢自付啊,我們窮。」

  「行了行了,我沒那麼不識相。」黃少天揮揮手。

  葉修想了想還是沒回他你也知道什麼叫識相,他今晚說的話已經夠多了。

  「得,客倌裡邊請。」帶領他們到房門口後,店小二來回打探了韓文清和葉修:「鎮長交代三位大爺的食宿由本店買單,請您們安心享用。」鞠個躬後便下樓去了。

  

  葉修不算愛乾淨,然而這幾天奔波下來,頭髮和指甲縫間都積了沙,連臉上都有些抹不去的汙漬。

  本來想問問淋浴間在哪,結果這旅店還真像電視上演的一樣,是用大木桶打熱水來洗的,葉修看著佔據一半腹地的大桶估計能讓兩個男人擠進去也不成問題,索性脫光了衣服轉頭問韓文清一起,下一秒就成了溫馨的鴛鴦浴場景,只不過他們各執桶緣一方就是了。

  「老韓,你覺得照我們這個步調還得在遊戲裡待多久啊?」

  「難說,我覺得這遊戲挺不按常理。」

  「雖然荒唐,奇怪的是卻不怎麼擔心,大抵心裡一直覺得能回去吧。」

  「我也是,總想成這是誰無傷大雅的惡作劇。」

  「只要不讓我回去後發現已經打完輪迴了就成。」葉修把半張臉埋入水裡,講話時吐出的氣讓水面發出了咕啵咕啵的聲音,有點含糊,韓文清還是聽得清楚。

  「沒有你在的興欣,能戰勝輪迴嗎?」

  「會很辛苦。」葉修緩緩在水中移動身子,往韓文清那兒靠近了點,直到帶著熱度的肌膚相貼,看著韓文清因為酒力漸退而發紅的耳根,湊上前去含住又放開:「但他們不會輸。」

  湊在耳邊的低喃聽起來就像情人間的溫言軟語,儘管內容是他們最在乎的勝負輸贏,韓文清還是拉過了葉修讓他趴在自己身上。

  那人眼底流光異彩,黑眼珠特別明亮,韓文清嘴角微揚,低頭貼上了葉修的唇,輕輕淺淺吻著,只是用唇瓣去吸吮摩娑對方的,相較之下少了些色欲,多了點溫情。

  葉修伸手扣住韓文清肩膀拉開距離,歪著頭看他:「我們還沒試過水裡。」

  韓文清喝了酒腦袋也發熱,水霧裊繞中葉修身影朦朧不清,暈開了銳利分明的輪廓,蒸騰出滿室旖旎風光。

  他索性攬過葉修後頸把人撈上前吻:「也沒試過遊戲裡。」

  呵一聲,葉修捲住了韓文清伸入嘴裡的舌頭。

    

TBC

评论(1)
热度(20)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