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大神,下本唄(三)




三、  

  兩人拿了武器就只想往下個任務去,都踏出店門才想起隱藏任務的委託內容,要不是隱藏任務的經驗值是同等級任務的兩倍,估計以他倆的性子恨不得快些出城殺敵下副本了。

  「老闆,你認識小芹菜這人嗎?」葉修掀開門上的簾子探頭進去,也就是那麼隨口一問,枯瘦的老人卻像被戳中痛處似地刷白了臉,這讓他看起來更不像個活人了。

  「看來是認識。」韓文清把任務信放到桌上,向前推近了些:「這是指名要給小芹菜的信,不知是否能麻煩老闆幫忙轉交?」

  老人瞳孔倏地放大,韓文清一時反應不極,挾帶銳利鋒芒的匕首已經刺向他的咽喉,葉修幾乎是同時出手,矛尖對撞下發出鏗地一聲,抵住了老人攻勢,他挑眉看向韓文清,而韓文清紋絲不動。

  「老韓你警覺性低了啊?差評。」

  「這不是有你嗎。」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

  「行,算你會說話。」

  老人見攻擊失敗,開始大聲威嚇著滾出去屠夫的走狗別想打我女兒主意,只是邊說邊咳實在沒太大殺傷力,兩人看著也是不忍,一度想乾脆放棄任務時,主角終於出現了。

  穿著洋裝的小芹菜走下樓時老舊階梯發出了吱吱嘎嘎不堪負重地聲響,看著純白洋裝裙襬飄飄蕩蕩,葉修用手肘撞撞韓文清,壓低聲音:「我突然懂了。」這沒頭沒尾的一句韓文清居然還能接上,跟著回了一句:「我也是懂了。」

  重新踏出店外,直到裡頭爸爸捨不得妳啊和爸我和阿夫是真心相愛的家庭倫理鬧劇告一個段落,長得和疣豬差不多的小芹菜才追了出來:「勇者請留步。」她左看右看後轉向了葉修,看來就連NPC也下意識避開韓文清。

  葉修吞了口口水,忍往後退衝動,才能好好正視小芹菜搭上他胳膊,湊得極近的臉和身體,耐著性子聽完委託大抵就是俗套的父親覺得女兒國色天香怎能和粗鄙的屠夫來往,於是禁止女兒出城想斷絕兩人聯繫直到韓葉找上門來。

  「所以我們只要找到屠夫讓他再等妳一段時間任務就結束了?」葉修還沒回答,一邊的韓文清已經皺著眉頭開口,他瞥過小芹菜纏得愈發緊的手,終於拉過葉修,還疑似力氣過大對方踉蹌了一下,而葉修只是丟給他一個動作太慢還萌能不能好了的眼神,韓文清唇都抿成直線,看來更加不苟言笑了。

  「是、是的。」小芹菜征愣,回答變得緊張起來。

  「成了,我們現在就去,城內的訓練場在哪裡?」韓文清的聲音沒有起伏,小白菜看著對方眉頭深鎖的表情,指路的指尖都帶上了點顫抖,雖然因為畫風關係手掌基本是糊成一團的分不出細部,但葉修就是知道。

   任務獎勵是小芹菜贈與的飾品,一條追加防禦素質的紅腰帶,葉修說跟老韓你挺配的就丟給了對方,韓文清拿了也沒多說什麼倒是直接繫上。

 

  這次他們很快就找到訓練場,在村落最北端,旁邊是進出城的北門入口,外邊分佈著一到二十等的初級小怪。訓練場的外觀非常簡陋,入口處是一個布搭的帳篷,裡頭擺著幾張桌椅,桌子上面有幾塊獸肉和一壺酒,穿過帳棚後方是大片用木柵欄圍的草原,裡面只有一個男人和幾尊平舉手臂轉動著身體,發出喀啦喀啦聲地木頭機器人。

  教官就拄著一把巨劍站在中央,畫風特別清晰,銀色鎧甲在陽光照射下依然刺目奪人,猩紅披風和手上繃帶獵獵飛揚,頗有幾分颯爽英姿,只是當韓文清和葉修相繼進來後,對方突然大叫一聲:「靠,你們怎麼在這裡?」

  「居然是你,我說呢。」葉修望著對方,開口問韓文清:「你說孫哲平這是知道我們是誰的遊戲NPC呢?還一起掉進來的本尊?」

  「就他看到你的這個反應,我猜是後者。」韓文清朝對方點了點頭權當招呼。

  「怎麼不說是看到你?」

  「打敗百花奪冠的人不是我。」

  「這麼說來,打敗霸圖奪冠的好像也是我?」

  「閉嘴。」被葉修反將一軍韓文清也沒惱,反射性回了句話就上前與孫哲平攀談。

  「老韓你還跟這傢伙一起?」韓文清和葉修這事所有職業選手都知道,他也就調侃調侃,沒想到韓文清還特別認真點頭說是。

  「別忘了老韓可是一如既往。」葉修湊近攬上了韓文清肩頭,孫哲平看韓文清沒有多大表情還想回葉修什麼,對方又嘻嘻笑著補了一句:「這方面我也是。」

  孫哲平乾脆跳過了這個話題。

 

  他們稍微聊了一下得知孫哲平也是剛到這個遊戲不久,聽從指示莫名其妙就成了訓練場教官,一個人都還沒訓練到他們倆就來了,至於訓練的部份,儘管是熟人孫哲平還是講得挺認真,這遊戲初期技能的等級限制很廣,榮耀職業二十級前的技能全都能使用,這讓葉修和韓文清上手的極快,沒多久時間葉修已經由龍牙、天擊、落花掌和圓舞棍完成了一套戰鬥法師連擊,翻飛著身子把木頭機器人打得發出別打了別打了這樣討饒的文字泡。

  韓文清那邊也已經基本熟識好技能,此時一記高踢把比他自身重上許多的魔獸踹到天上去,他甚至還能分神看向葉修飄飛起落的床單衣擺下特別晃瞎眼的腿,決定待會出城先去採買裝備。

  「注意了。」葉修招呼也不打,長矛一捅就往韓文清襲來,韓文清側翻避開,矛尖正好戳進一旁土裡,葉修挑矛收回時還帶起了一些濕土,韓文清很快站穩身子,趁著對方收矛之勢右手疾出,拳頭虎虎生風已經跟著轟上葉修,擦過他即時後跳堪勘避開的右邊臉頰,拳風之生猛,硬是吹起了對方幾綹細軟的髮。

  葉修立刻又掄起矛棍毒蛇般朝韓文清竄來,對方雙手叉出一記空手入白刃擋下攻勢,右腿跟著飛出,斜衝而上就要踹向葉修腰腹,長矛被桎梏下那人只得鬆手轉身避開攻擊,下一刻又旋身握住長棍使盡回抽,長矛果然紋絲不動,此時的普通戰矛無法像千機傘一般變換型態,意料中的事葉修也沒有慌張,果斷放開長矛同時使出影分身術讓真身閃到韓文清後方,韓文清一時不察,已經被葉修近身使出的技能接投過肩摔掀翻在地。

  孫哲平看他們鬥得歡手癢沒忍住,跟著跳入戰局,一記崩山擊用手中巨劍砸向地面,劍氣波狀般掃蕩開來氣勢萬千,又狂、又傲,果真不辱狂劍士之名。

  韓文清和葉修只得止住攻勢齊齊後跳開來。

  「大神,搞偷襲啊?」葉修抖開戰矛,矛上的鐵鏽因為這個動作而剝離,小片掉落下來:「握曹這未免太避真了。」他順手把沾上的鐵屑抹到韓文清衣服上,換來對方一記眼刀。

  孫哲平扯起笑容,語氣裡帶上了些意氣風發,那是葉修和韓文清自從孫哲平手傷退出後,已經很少看到的表情:「這遊戲裡還有個武將系統,只要打敗想要的NPC就可以邀他一同上路,何況同時對抗你們倆位的機會,網遊時期離開後就很難再有了。」

  「好吧,我們的確需要一個戰友,哪怕實力不怎麼樣。」

  「你說誰的實力不怎麼樣?」孫哲平臉色瞬間垮了下來。

  「不要對號入座。」葉修提醒他。

  最後是韓文清言簡意賅的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開始吧。」

  

  孫哲平的手傷只有造型帶到了遊戲裡,於是他們幾乎是拼近了全力戰得酣暢淋漓,到最後三人根本是直接躺在草皮上大口喘氣,臉上卻明顯都是說不出的快意和愉悅,休息過後葉修難得先坐起了身子,轉過頭面向孫哲平,他說:「戰士,一起吧。」

  而韓文清先他一步握住了孫哲平伸出的手。


评论(2)
热度(18)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