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大神,下本唄?(一)


大概是掉進了奇怪空間,全息網遊設定的韓葉XD

想看一邊交往一邊在遊戲裡邊升級邊解任務邊橫衝直撞的兩人就下手了(?

一樣通篇充滿私設和作者的私心,不適者慎入T.T

 


  〔系統公告:恭喜玩家葉修和玩家韓文清進入了隱藏副本。〕

 

  韓文清抬頭環顧四周時,正好看見了大而醒目的明黃色字體高掛在夜空中,他就這麼愣著,直到一隻冰冷的手摸上他的大腿重重拍了一下:「發呆啊?」

  感到熟悉的菸味竄進鼻腔,韓文清才回過神來,拉過那隻毫無血色,慘白冰冷到不像人類該有的溫度的手,擰眉問:「你的手怎麼這麼冰,葉修……你做啥?」

  眼前的葉修披著一條像床單的東西,胸前有個紅色曬衣夾堪堪扣住布料交縫處,兩條白花花大腿裸露在外,稍微撩高些就能窺見他的大腿根部。一陣冷風襲來,韓文清下意識壓緊了還盤腿坐著的葉修那虛掩著下身的白布:「成何體統?」

  葉修愣是沒忍住,噗一聲大笑出來,他伸指戳戳韓文清手臂:「這可不是我自願的,老韓你倒挺正常,系統也不敢招惹你,只是這一身破衣破褲瞧來來像是初心者的衣服?」

  「估計是。」韓文清站起身來,四處走走看看,映入眼簾的風景就像是小學生用蠟筆塗鴉下的作品,歪歪斜斜,甚至連顏色都不夠飽滿,好幾株大樹的底部都缺了一塊,看起來搖搖欲墜,他還真有點擔心經過時會不會就這麼被突然倒下的樹木給砸死。

  還在摸索中的他,直到葉修的手觸上了他的指尖,韓文清才更加確信了他們不在原來的世界,那個人的手從不曾如此冰冷,體溫低的不像個該存在世上的活物,然而直到方才,葉修溫熱的掌都還和他緊緊握在一起,沒理由下一秒就孤身死去。

  

 

  第十賽季四強賽興欣對霸圖,戰事終於興欣告捷,霸圖止步四強。

 

  韓文清和葉修從第四賽季後開始交往,每年也只有嘉世和霸圖對上時能抽空見個面,他們會在比賽結束後相約去吃個夜宵,再慢慢踱步回去,一年裡面或許就這麼短的時間能碰上幾回,卻是他們相處間姑且能算上浪漫的行為,比起那些情人間所謂的親暱,他們在乎更多的還是勝負與榮耀。

  今年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只在於對上霸圖的是興欣的葉修,而不再是嘉世的葉秋。

  他們兩的關係在雙方的戰隊裡都是個公開的秘密了,霸圖粉一直挺不習慣,就算到了現在,還是無法改掉看到葉修就想高喊幹死他的情緒,這已經變成十年下來的制約反應,不是那麼容易根除的。

  為了怕他們敬愛的隊長難為,曾有粉絲透過霸圖的警衛請他們傳達大家的心聲,得到的卻是韓文清回應的六個字:「幹死他,必須的。」從此霸圖粉的口號喊得更勢如破竹了。

 

  兩人一如往常地吃完夜宵後,天色已經很暗,嚴格說來該算是隔夜的凌晨時分。路上黑燈瞎火,往來行人也少,他們身上還帶著點飽餐過後的熱度,儘管下過雨的冬天溫差比平常還要大上一些,兩人偎著走在一塊倒也不覺寒冷,手掌因為擺動的弧度碰撞在一塊,自然而然就牽了起來,南方的天氣一向比北方溫暖,Q市的冬天遇上鋒面襲來,空氣中更帶了點凜冽寒意,葉修碰上韓文清比自己熱度還高的手,忍不住舒服地打了個哆嗦。

 

  交握掌心透過皮膚傳來對方身上的溫度,還真有種要相融在一塊的錯覺,他們走的很慢,誰也沒有開口提及那場剛剛結束、精采萬分的賽事,要是以往他們肯定會在吃飯時間再沙盤演練回味一番,只是這次他們挺有默契的,什麼都不說。

 

  第一賽季到現在,那些曾經輝煌的時代,只剩他們兩個還在戰場上拼搏,過往的雄心壯志、豪氣干雲都已經在激流中勇退,成王敗寇,誰都想占山為王,只是在獲得崢嶸的過程中,懂得更加穩健沉著,好比慢下來的韓文清、好比從頭來過,再下危城的葉修。

 

 意識抬頭這種東西不會隨著時光匆匆流逝而過,一旦發現,觀念就根深柢固,這些覺察或許可以讓他們嘗試做些改變,更多的卻是以不變應萬變,葉修和韓文清不必言愛,從對手做起的兩人,對榮耀傾盡的一切喜歡,便是他們從無到有的羈絆。好比榮耀是他們的一生,相伴的歲月便是一世,認定了對方便不再被左右,這種情感就像靜水深流,或許緩慢卻足夠長久。

  

  

 

  走了好些會兒,直到發現路旁有用來做為路障,遏止汽機車進入行人區域的鐵欄杆後,興許是暖意加身和聚精會神戰鬥下產成生的疲累,葉修拉著韓文清,也不管金屬在寒冬中冷的刺骨,一屁股坐下後抽出菸來叼著,也沒點燃,只是身子一歪抵著韓文清肩頭,闔上雙眼,放鬆地像被抽筋拔骨般整個人軟成一灘泥,再不想起身。

 

  韓文清一反常態沒多唸他懶,他也明顯感覺到年紀增長後體能狀態的下滑,旁邊葉修的呼吸聲很平穩,一吸一吐,魔音慣腦似地催眠,韓文清聽著聽著,也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再睜開時,就在這個地方了。

 

 

 

 

 

  韓文清鐵青著臉抖落第二十隻攀上他小腿、簌簌抖著身子的哥布林。這個世界的畫風實在太糟糕,他也是吃力的辯認了一番,才從綠皮膚跟尖耳朵的造型上確認了這個被畫得東腫一塊西凹一塊的玩意兒是在冰霜森林內大量出沒的哥布林。

  「你方才給我噴的那藥瓶真是驅散劑沒錯?」看著前方一隻又一隻朝著自己蜂湧而來的小怪,韓文清往後退了幾步,撞上了慢吞吞在身後飄著的葉修。

  方才他跟韓文清花了點時間,大概了解了一下身處的這個世界,約莫是以榮耀最為基礎,像是掉進了什麼類似全息網遊的異度空間裡,他們也沒天真到以為這是夢,畢竟方才為了確認真實度,葉修毫不客氣的擰了韓文清大腿,結果被十倍奉還的狠掐了把肚肉,紅通通一片連彎個腰都疼。
  「是啊。」葉修打開背包列表拉出透視屏幕,點擊了其中一貫綠色藥瓶的詳細介紹,上面除了驅散劑三個字再也沒有多餘解釋,他揚揚眉一臉沒騙你吧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老韓的表情看著韓文清。

  正準備點擊關閉,對方突然壓了過來,半個身子都擠在他和屏幕之間,就見韓文清伸指滑過藥瓶,才發現這些物件是能被旋轉查看的,果不其然他藥瓶在底部看見了顯眼的騙你的三個大字,後方還畫了個噴氣的鼻孔,韓文清差點沒在抖落第三十隻哥布林後一拳把屏幕給砸爛。

 

  於是他們在原地坐了下來,點開了角色列表確認裝備和職業,這沒有什麼變化,和他們在榮耀裡的職業都是一個樣,唯一不同的是葉修和韓文清的裝備都是最低階的新手裝,不帶任何屬性,防禦力等同沒有一樣的破布,而就外觀看起來,也真的是破布。

  他們又陸續確認了武器和等級,在背包裡有著五級才能裝備的千機傘和拳套,都是銀武。至於升級方式也和榮耀裡無所差別,除了背景和怪物的畫風很糟之外,他們身上的東西還是挺正常的,而比較不同的是,這裡的銀武可以由Boss身上拾取,機率是佛心的百分之七十五,除此之外,背包裡就只有十塊魔獸的肉,幾瓶紅、藍藥水這些基本東西,等他們點開了所有發著光的選項後,任務欄裡多了個藍色卷軸,同時天空中閃過大而顯眼地明黃色字體。

 

  〔系統公告:恭喜玩家葉修和玩家韓文清達成了初出江湖-別疑惑了還是乖乖打怪下副本吧的成就。〕

  

  韓文清和葉修對看了一眼,竟同時笑出聲來,他們本就喜歡打遊戲,這麼奇特的體驗更不可能再有,既來之得安之,都碰上了,那就天翻地覆的鬧他一回吧。


TBC

评论(4)
热度(28)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