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八)


繼續騙更新&私設超級多......



八、

  厚重的石門上有個窟窿,葉修吸了口氣把掌蓋上,形狀完全吻合,頓時流光溢彩,掌下石門沿著門上原有,但暗的看不清地突出花紋散出光芒,彷彿心臟血液流動的脈絡,發出一閃一滅鮮紅色強光,映得整個長廊通透血紅,韓文清就這麼親眼見到葉修身影穿過了石門,而石門原封不動。

 

  祭壇裡頭非常簡陋,四面環牆,燈光晦暗不明,只有一張小方桌抵著中間那面牆,上頭用鮮血劃了個紋章,看不出代表什麼,卻在時隔近千年之後,還散發著濃重的鐵鏽味,整個房內從進來後充斥著的血腥氣息,便是牆上紋章滲透出來的。

  葉修走上前看著積了厚厚一層灰地祭壇桌上,有一塊特別焦黑的地方,他拿出小刀在掌心劃了深深一痕,鮮血大量湧出,滴滴答答全落在了焦黑區塊旁的木桌上,木桌就像個嗜血魔獸般,一瞬間把血液全吸了乾淨,葉修這樣反覆滴了三次,失血量以常人來說已經算是會暈眩的程度,他臉上卻沒什麼表情,神色慘白如昔,直到桌上泛出陣陣紅光,整張桌面上浮現出意義不名地文字,他才收回手,從袋裡掏了顆光球一口咬碎吞下肚。

  整面圖騰般地文字散去後,葉修提傘急退了幾步,一直到抵上牆面再無退路為止,桌上浮現了幾行小字,葉修已經無暇細看。

  烈焰焚燒而來,周遭空氣都帶著炙熱高溫,教人有些呼吸困難。

  憑空出現地巨大吃角獸有著一對燙熱而醜陋地犄角,比碗口還大的眼混濁不堪。身上滿佈又硬又粗地皮毛,一張嘴大的簡直能把葉修一口吞下,正不斷滴落滿佈惡臭地涎水。

  嘴上有著鋒利堅硬的牙,隨著咬合發出可怕的喀嚓喀嚓聲,他像人類一樣站著,腹部和青筋勃發的手臂都有著和牆上相同的紋章,那是惡魔烙印,永生永世要你墜入萬劫不復深淵的標記。

  傳聞吃角獸就是惡魔跟前的坐騎,力大足矣拔山河,吼聲撼動天地。

   

  「人類,我碰過你。」葉修的味道吃角獸覺得有些熟悉,他們在黑暗中待得太久,已經目不視物,嗅覺和聽覺卻進化成顛峰,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的鼻和耳。

  「啊、我上次打敗的,該不會是你的哪個兄弟姊妹吧?」葉修掏掏耳朵,明知對方看不見,還是極盡嘲諷之能。

  「喔,那個沒用的東西。」吃角獸裂嘴嘎嘎嘎地笑出聲音,扁平又沙啞,特別難聽,口水順著大嘴啵啵湧出,葉修覺得那才是最可怕的兵器,碰上了估計三個月都洗不去那臭味。

  「你們可真沒有兄弟愛啊。」

  「愛?多可笑的情感,我們最喜歡恐懼、絕望和憎恨了,甜美又好吃,我曾經吃過一個喔,那個人很特別啊,我吃的不是他本身,而是身旁的人,那種對全世界都深惡痛絕的憎恨,啊,好好吃啊,好好吃啊!」吃角獸突然拔高音頻、碗口大的眼瞇成弧狀,聲音變得又細又扁,聽了簡直教人煩躁不已,葉修忍不住吼了句閉嘴。

  

  「人類,我會讓你後悔跟惡魔訂契約。」

  「我會讓你後悔用這麼臭的嘴和我說話,回地下刷牙吧。」葉修拎起戰矛捅了上去。

 

 

  韓文清待在外邊什麼事也無法做,他背抵著石門盤腿坐下,雙臂環胸,就這麼閉目養神起來,他相信對手的能耐,儘管石門阻絕了裡邊所有聲響和動靜,韓文清卻沒來由地心安,他就這麼坐著,感覺不到時間流逝的快慢,一直到石門狠狠震動了下,才迅速跳開。

  大門發出嗡嗡巨響,許多石塊夾帶滔滔沙塵滾落,一塊一塊在地上濺起更大塵煙,韓文清知道,戰事到頭了。

  他站在渺渺煙塵中直視著前方,看石門慢慢瓦解剝落,直到露出一個拳頭大的孔洞時,韓文清才聞到了血的味道,這個味道很熟悉,卻讓他心下大驚,太過濃厚了,這幾乎是身體血液都被抽乾了才有可能飄散出來的氣味,韓文清無法得知戰況,卻已經蓄勁打算一拳轟爛石門。

  轟。

  石門天搖地動,發出極大的嗡嗡聲。

  轟轟。

  拳頭大的孔洞裂得更開了,沿著碎裂痕跡向外擴散,發出劈啪劈啪地聲響。

  轟轟轟。  

  三下重擊,石塊沿著頂頭轟然掉落,激起塵土四散飛揚,韓文清側過身去閃避,只要再一下,他就能擊出一個能通過的缺口,這時裡邊傳來了葉修的聲音,不大聲,卻是他從未聽過的喑啞嗓音,他說了三個字,韓文清。

  不是老韓,而是韓文清,霸圖城邦最霸氣威嚴地獸王韓文清,那個與他鬥了數百年之久,從相爭變成相惜的好對手韓文清。

  轟轟轟轟轟。

  韓文清加快了手中重拳,幾乎是在石門坍塌那刻就衝了進去,他一眼看見了蓄著長髮,髮尾沿著光裸的背浸在血水裡,跪坐在大片血泊中,鮮血多的幾乎淹過了那人一半腳踝的葉修。

  他通體赤紅地眼裡已經看不見眼珠,背後是一對殘破黝黑翅膀,翅骨部份有兩個特別尖利的角,肉眼可見、大片露出的皮膚上爬滿了複雜地黑色斑紋,銳利尖牙更是嗑傷自己唇瓣,鮮血沿著嘴角不斷向下滑落,讓那張毫無血色的臉有種說不出地慘白邪氣,葉修轉過頭來看著他,哈地一聲呼出一團濁氣,韓文清下意識閃過,就見被濁氣撲上的牆面瞬間鏽蝕腐爛。

  「葉修。」韓文清說不錯愕是不可能的,葉修的模樣他從來沒有見過,古籍上也不曾紀載,他雖然知道葉修不是人類,卻也沒想過他的原形會是這副模樣,對方的手指甲和腳指甲很長,指骨特別瘦削突出,除此之外,看起來並不糟,甚至可以說若歸類到魔獸群裡,絕對是美麗的無與倫比。

  

  而和葉修一同倒在血泊中,焦黑一團已經看不出原樣的屍塊,韓文清沒有心思多看,他盯著葉修拍動翅膀從血液中飛了起來,身上全是大小不一的傷口,有些已經凝固了,更多的還在向外汩汩冒血,葉修歪著身子向他飛過來,韓文清退了幾步,卻沒有做出反應。

  儘管他實在無法確定,現在這副模樣的還是不是他認識的那個、神智清明地葉修,但在他進來前,他聽見了對方叫他韓文清,就著這點他肯定不會先出招攻擊。

  他看著那人搖搖晃晃飛到了跟前,通紅的眼明明滅滅,閃爍幾下後漸漸變回灰藍地深海顏色,身後翅膀和原本不屬於人類修該有的象徵也一併消失了,葉修力氣都被抽乾,像攤爛泥似倒在了他的身前。

 

 

 「嚇到了?」葉修動不了了,彷彿被韓文清施展出來的招式千斤墜壓在身上那般沉重,重得連一根指頭都挪動不了:「幫把手吧老韓,光球在麻袋裡。」

  韓文清伸手去撈,免不得要碰到葉修傷口,他可以想像戰況的激烈程度,葉修哆嗦著發白地唇,勉強才說完方才那句話,韓文清已經盡量放緩動作,還是看見身下人皺起了眉頭。

  「只剩一個了,你傷得這麼重,肯定不夠。」韓文清抬起對方的頭扳開了他的嘴,把靈魂塞進去。看著葉修連咀嚼都有些吃力,他索性握住了他的下顎替他更好的嚼碎東西。

  突變種的靈魂對變異者來說沒有用處,尋常的變異者更無法透過黏膜接觸地方式替人補元神,他們要做必須得透過媒介,那是一種只生長在微草城邦藥人谷裡的稀有草藥,並且一般變異者只能和變異者互通,無法像葉修對月中眠那樣,對普通種族也施行這種救助,韓文清早就知道葉修和所有變異者都不同,卻沒料到會如此不同。

  過了一會兒葉修終於能動了,卻也只是能坐起身子的程度,他側身靠上韓文清一直蹲低著湊進他的身軀,抿抿嘴沉默了好些會兒,才斜角抬起頭,對上了沒多問什麼的韓文清:「老韓,幫人就幫到底吧?」

  

  韓文清拉過對方領子,捲著鋪天蓋地的濃烈親吻襲上了葉修。


评论
热度(13)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