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七)

要開始進行下集的部份了,

來把上集剩下的三章貼完:D

依然是超自我流私設XDDDDD



七、 

  葉修來過地下祭壇一次,對裡頭有哪些機關應該不算陌生了,卻在不小心踏上一塊凹陷的石磚時在心裡暗叫聲不妙,他可以肯定,上次過來時這裡並沒有陷阱,一瞬間他就清楚了這裡觸動機關的位置會變,他不清楚是什麼原理,卻也來不及細想了,一聲老韓就伸手拉過一旁韓文清,接著大傘一撐,悉數遮去從天而下的箭雨。

  除此之外,兩面牆壁正以緩慢的速度向內推擠,韓文清索性身子一抖,頓時化成原形,一聲虎吼震碎了第二波落下的利刃:「葉修,上來!」喊叫同時葉修已經跨坐到了他身上,手中大傘一收,化傘為劍,幾下起落已經劈開了前方飛梭而至的尖矛。

  身下白虎四足並用,跑得飛快,一旁牆壁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內靠攏,韓文清專注奔跑,把飛過來的一切兵器利刃都交給了葉修去對付,葉修在虎背上顛簸著,側身閃過一支支源源不絕的鐵器,煩躁地嘖了一聲,下一刻手中武器化為炮管,隆隆炮聲響起,一發又一發往前轟去,炸出大片火花,碎石殘礫四濺。

  或許是狂轟亂炸的效果成了,前方再沒暗器飛出,牆壁卻不停,甚至有加快的趨勢,閒下來的葉修嘴皮子一掀:「老韓,速度點。」

  「你很重。」白虎跑得更快了,同時不忘回話。

  這條路很長,彷彿沒有盡頭,牆壁已經近的再差一點就要貼上韓文清皮毛,他卻突然停下腳步:「葉修,你轟一炮過去。」他指的是葉修左側的牆,葉修一瞬間便懂了他的意思,一炮轟出,槍彈果然在比眼前牆壁還要遠一些的地方才炸裂開來。

  「是蜃。」

  「嘖,卑鄙啊現在的機關。」

  肉眼可見的兩面牆穿透過葉修和韓文清的身子後恢復了原狀,走道又安靜了下來,靜得似乎都能聽見地下傳來喀啦喀拉齒輪轉動的聲音。

  「又有什麼貓膩了?」韓文清和葉修都聽到了,估計是什麼機關啟動的聲音,然而沒碰上前兩人都不太操心就是。

  又往前走了些,原本昏黃地走道突然亮了起來,眼前有三條路,兩邊牆上的燈由近而遠一盞盞被點亮,葉修才看了一眼便果斷向左走去。

  「這麼篤定?」

  「好歹之前來過。」

  下一秒兩人就被佔滿了整個通道、咕嚕咕嚕滾動地巨大鐵球追著跑,一直到追到了岔路口才消停,往中間的路滾去。

  「握曹,這次走中間,這叫反其道而行。」

  韓文清額上出現了青筋,但這還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內,他不發一語跟在了葉修後頭。

  結果鐵球又追了上來,這次更凶殘,還帶刺的,滾動時地上都被刺出了一個又一個坑坑疤疤的洞。

  「哈啊、哈啊。」接連兩次劇烈奔跑,韓文清和葉修都有些吃不消,韓文清還好一些,葉修那根本是撐著膝蓋彎下腰大口喘氣,汗水沿著臉頰滴滴答答滑落地面,在地板上暈染出一朵又一朵小巧的花,背對著葉修地韓文清抹去汗水回過頭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畫面,他當場就愣在那裏沒出聲了。 

  葉修一直沒抬起頭來,石板磚上卻是遍地開花,韓文清頓了很久,才伸手去推葉修的臂膀:「你……哭什麼?」

  「啊?」葉修困惑的抬起頭來,從耳朵、臉頰一直連到脖頸處都還帶著奔跑後殘留下的紅暈,蒸騰著熱氣,在本就偏白的肌膚上更是明顯,韓文清看著他頰邊滴落的汗,覺得簡直太他媽丟臉了。

  「哈哈哈哈老韓你是哪根筋不對,會開玩笑了?」葉修是真笑的歡,捧著肚子眼角都有淚出來,韓文清卻是陰沉著一張臉,看那人頻頻抹臉的動作,只覺得面子都不知該往哪擺,然而他心底深處卻有著說不出口的柔軟,他想著,還好這樣子見識了他所有喜和怒、醜態盡出的不是別人,而是他除了城邦之外,在心理莫明有了很大一塊位置的對手。

  韓文清沒有自覺,葉修卻看見了他惱羞之餘,眼底閃過的光彩,儘管只有一下,他卻鬼使神差地湊近了身子想看個仔細,一直到韓文清大手抵住了他的肩,才著魔似地清醒過來,葉修沒有離開,卻是看著韓文清線條明顯的嘴形,慢慢地湊了上去。

  他也一樣,對這個人,總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情感,無關乎恨或愛,像是一種自由生長、無力抵抗的習慣,流年光景裡,鍍成了自然而然。

 

  他們只是雙唇貼了一下就分開,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這種難得地脫序,兩人都沒有多說什麼,或許是心知肚明,又或許是其他不可考因素,事後倒是挺有默契,一同往最左邊的通道走去。

  這次很順的走到了底,什麼都沒有,只有三牆環繞的盡頭,兩人也不慌張,這種場景太過熟悉,肯定要觸動什麼機關才能繼續前行,兩人散了開來,在地上牆上仔仔細細摸了一遍,卻毫無動靜,他們不死心,互換了位置,又裡裡外外看了個遍,甚至連石磚與石磚中的縫隙都伸指去摸了,三堵牆還是好好立在那裡,礙眼地不得了。

  「現在怎麼辦?」韓文清言下多有你不是來過嗎這狀況該怎麼解決的意思在。

  葉修又四處碰了碰,才了然地回過頭,一本正經:「現在要做的,是你變回原形,讓我枕著好好休息一會。」

  葉修說得認真,韓文清只當他在說笑,然而卡在這裡進也不是退也不得,他索性真化為原形窩到了牆壁一角,伏下身子發出了悠長鼻息,葉修見狀樂呵呵趴了上去,還滿足地蹭了蹭,得到韓文清低沉沙啞的一句幼稚後,也跟著閉上眼睛,時間就像靜止一般,空氣中迴盪著兩人悠悠綿長的吐息,也不知是真睡下了還是休息,至少這一人一虎畫面瞧來特別溫馨。

 

  在地下感覺不到時間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韓文清突然動動虎耳睜開眼睛,葉修也醒了,又是那種喀啦喀啦輪軸轉動地聲音,兩人心裡難得想著同一件事,中了。

  他們站起來,猜測著是哪面牆會動,結果事實出乎他們意料,開了個缺口的,是他們現在位置再往前幾步的地面,一個四四方方的孔洞,不用靠近,就能感到由下往上、呼呼吹來地冷風。

  「該怎麼說呢,這個祭壇設計者還真是不按牌理出牌啊。」

  「你也差不多,誰會想到就在原地待著不動。」  

  「誒,老韓你這是稱讚嗎?」

  「你在戰場上各方面的經驗,確實值得驕傲。」

  「停停,聽你這麼說我覺得不太舒服。」葉修做了個反胃的表情。

  韓文清不再搭理他,先一步上前探了探洞口,他點火往洞裡看,卻被襲來的陰風吹滅了,反覆好幾次都是同樣情況,韓文清怒了,打算一記衝拳送入拳風,不管裡面有什麼,先揍了再說。

  然而送出去的拳風就像石沉大海,半點波瀾也沒起就這樣消失了,兩人對看一眼,不知道這到底玩的什麼把戲,還是葉修說了一句,見招拆招吧,才由韓文清帶頭,乾脆縱身躍了下去。

  這個洞穴晦暗程度更甚,一點光都沒透過來,漆黑漆黑的,就算抬手到了眼前也看不清手掌形狀。兩人一進洞時便各自湊上了牆邊,他們的兵器十分鋒利,甚至能劈開牆面,幾乎是同時將劍和爪插入牆中一路劃下,藉此減緩墜地速度,風阻非常大,也並不如預期中直直落下,他們四肢並用,蹬著牆面像攀爬一般,謹慎的落到了特別柔軟的地面。

  洞穴亮了起來,他們腳下踩著的是滾滾黃沙,頭頂上方則是一幅油彩濃重地巨大壁畫,畫的似乎是建立城邦的過程,惟獨繪製最後一個步驟的牆磚已經脫落,模糊的看不清原貌,只隱約看出半個人影倒在地上,雙腳細得有些詭譎。

  葉修看過一次已經不太訝異,韓文清倒是停下腳步看得仔細了,他發現這畫裡畫的雖不清楚,兩高一矮的黑影卻明顯是兩男一女,一開始是三個人,接著是舉杯對飲的畫面,畫面前方有個圖騰簡陋地方桌,估計就是祭壇,而就韓文清了解,那杯裡裝的極有可能是混了血的某種液體。

  他又往前看,下幅是城邦建立的最初,畫中男人提劍一個指天一個畫地,代表女孩的黑影則被畫上了一個通紅大嘴,該是在笑,卻看著有些駭人,再之後的壁畫沒什麼特別了,一直到倒數第二幅才有些不同。

  一直都是三人的畫面變成只剩一男一女站著,另一個身上插著把不明兵器倒在地上,旁邊大紅色地油墨大概是血,一直蜿蜒到站著的人腳下,而兩人臉上這次通紅的地方不再是嘴,是兩個又小又圓,點在眼睛部位的油彩,再接著便是最後一幅看不清的畫了。

  韓文清莫名打了個冷顫,他看著一旁沒什麼表情的葉修,還沒問,對方倒是先開口了:「我第一次看時幾乎是渾身發麻,從頭冷到腳底。」葉修停了一下,像是在想該怎麼說,最後他還是嘆了口氣:「老韓,這也不是一時半刻能說完,還是幫我先解決沐橙的事吧,如無意外,前面再打一仗,祭壇就要到了。」

  葉修話才說完,一陣吱嘎聲帶著回音穿透過兩人耳膜,竟讓他們疼的捂住了耳朵,葉修一聲來了便提起戰矛衝上前去,還沒見到敵人身影,已經一記龍牙捅了過去,緊接著後跳收矛,右手一出落花掌掌風帶著吹飛效果襲向空無一物的前方。

  『吱嘎、吱嘎』同樣聲音響起,這次倒沒帶出什麼傷害,隨著聲音現形的,還有一隻手掌大小地蜘蛛,下上顎拼命咬動著發出怪聲。

  「蜘蛛領主?」一旁跟上的韓文清總算看見了敵人樣貌。

  「嗯,太小了上次沒留意,吃他悶虧被禁錮了三秒,簡直不能忍。」

  「可惜看不到你吃鱉的樣子。」

  「哇老韓你說這話能聽嗎?還有沒有同伴愛了。」

  「這個真沒有。」韓文清篤定的回了。

  葉修嘖嘖兩聲在韓文清前踢下強制終止了蜘蛛領主的吐絲攻擊後,拔刀斬衝上,又一次劈飛了蜘蛛領主,連帶斬斷了八隻長腳的其中兩隻。

  韓文清在葉修收招後短暫僵直之下躍過他再下一程,擦過對方身邊時他沒頭沒尾拋下了一句:「別的可以考慮。」直拳爆頭狠擊還在減益狀態的魔獸身上,普通揮拳又重又快,做出了一次高傷害判定。

  葉修轉轉眼珠沒回答,耳根倒是比方才紅上了一些,站在原地化劍為槍,反坦克炮一連三發跟著炸了過去,形成韓文清近戰而他遠程的火力攻擊線,一番轟炸和擊拳後,戰鬥也差不多了。

 

  蜘蛛領主說到底也就是個普通魔獸群裡的突變種,更撐不上厲害,韓文清和葉修不間斷的連續攻擊下,幾乎沒花多少時間就低血爆走,從腹部下開始噴湧而出數量不少的小蜘蛛,卻讓韓文清一招崩拳轟上,仰著肚皮被掀翻過去。

  招式強制中止的蜘蛛最後只來得及散出十多餘隻,全被後面的葉修當玩兒似的,繞著圈一隻隻捅死了,小蜘蛛的血本來就低,可怕的是在那不小心被咬時產生的三秒禁錮效果,這次多了個韓文清,葉修也沒放多大心力,噗噗噗幾下就把這煩人的東西解決。

 

 

  滾滾黃沙在激烈戰鬥下掀起的大片煙塵落了他們一頭灰,韓文清頭髮短而粗,抬手揮揮就清得差不多,反而是葉修,頭髮細密又柔軟,混著運動過後流出的汗沾在一起,濕濕黏黏的不太好撥開,擺弄半天也沒弄乾淨,韓文清乾脆把人拉過來,用力揉亂他的髮,大片大片撥弄才總算用好。

  葉修撇撇嘴說:「老韓你這是私仇啊,嫉妒我頭髮比你多。」

  「你只是比我長。」

  「你就承認吧,哥不會笑你髮線這麼高。」

  「閉嘴。」也只有碰上葉修,韓文清才會跟他扯些無聊的垃圾話。

 

  戰鬥雖然不算激烈,再往下邁進前兩人還是休息了一下,他們私下都不是挺愛說話的性格,葉修還算好,韓文清那是你問了他也不一定會回的個性,比起朋友間天南地北的聊,他們更多時後還是不發一語地沉默,更何況,他們也不算是朋友。

  比起那些無所不談的親密關係,彼此就像是生活在同一個溫暖水域的兩株水草,偶爾才會互相纏繞,挨得近時繞的激烈,分開後縱橫馳騁,自由無拘。

 

  

  順著滿地黃沙的長廊一直走下去,盡頭處有特別大的門,通體漆黑隱隱泛著紅光,高聳入雲端,葉修說,這裡就連著主城的某處,抬頭也看不到頂的。

  「我可以和你一起進去。」站在門前,韓文清看著葉修一副要慷慨赴義的模樣,覺得特別不舒服。

  「你一開始進不來的,何況這是嘉世主城重地,你身為霸圖王者總得避個嫌吧?」葉修聳聳肩,背過身走上前去。

  韓文清只覺得這人滿嘴廢話,和他踏進來那時起,早就該背上擅闖他國城邦禁地的罵名了,更不差這一刻,不過韓文清一向尊重這個對手,更何況葉修不要的,別人給再多都沒有用。

  「我等你回來。」到最後,韓文清也只說出這麼一句話。

  葉修停下步伐,聲音帶了少有地嚴肅,清冷卻絲絲入扣:「老韓,結束後我要是真的不行了,你得負起責任來阻止我啊。」

  

  在葉修看不見的背後,韓文清握緊了拳頭。


评论
热度(18)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