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六)

被說試閱放太少了TTTT所以趕快來丟丟第六集!

後續部分會等12月的場次結束後再釋出不含番外的全文~

這裡來偷渡個灣家的通販表單

這是一篇完全自我流想滿足自我慾望的韓葉文,

謝謝每一個肯收看並且給予熱度和評論的小夥伴QQQ

  


       這是一個已乾涸許久地渠道管,上面積了厚厚塵土,隨著葉修扳開水渠蓋同時,大量潮濕陰冷氣息帶著霉味和一些些青苔的澀味撲鼻而來。

  抬手揮去飄盪在空氣中的灰塵粒子,葉修眉頭也沒皺一下,便矮下身子貼著管面從地下水渠道爬了進去,渠道很窄,只容一個人通過,後邊跟上的韓文清只得貼著對方屁股走。

  裡邊很暗,韓文清前方被葉修遮蔽了視線更是什麼都看不見,空氣十分不流通,他都能感覺到自己和葉修粗重的喘息聲。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雖然再見葉修後韓文清也有滿肚子疑惑,然而這是他的百年宿敵,是他珍而重之的對手,能和他在場上拼搏這件事比什麼都還讓他歡欣鼓舞。

  韓文清從來就不是會去多問的人,他只相信眼前所見,葉修素來不多談自己,然而比起對方謎一般的背景,他唯一在乎地只有這人的存亡,生死兩茫茫是他最不樂見的情況。

  葉秋宣布退位那時,韓文清的憤怒和鄙視簡直超越了自己的想像,是副官張新杰那句:「不甘心吧。」讓他清楚了這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有多大,這輩子可能再遇不上這麼好的對手,他們何況不是且打且珍惜。

  那是種無關乎友情、愛情的執著,而是心靈和肉體上都強烈渴求的羈絆,至少他確信,那人現在以葉修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現實,已經比什麼都來的重要,葉秋、葉修,只要是他,就好。

 

  爬行到一半,前方的人大概是覺得人類的體型太大礙事,便又化成了小巧地兔子,頂著一對兔耳和毛絨絨尾巴蹦蹦跳跳。韓文清的原形則比人類巨大太多,還是得一手一腳慢慢爬,好幾次看葉修嘣噠的歡了,都想伸手去揪那尾巴,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換來的便是葉修帶著不懷好意笑容,轉過頭來呵呵笑著。

  「喜歡?」

  「媽的。」

 

  韓文清身為獸族靈敏的嗅覺先聞到了濕潤氣味:「是水,要到了。」  

  「嗯。」又爬行了一段,眼前終於有光透進來,葉修先一步往光源處跳過去,韓文清跟上,耳邊卻傳來葉修一句樂呵呵的小心點同時,身子已經懸空墜下。

  出口處和地下水河有著落差,這是一個極大的地下河洞穴,他們爬出來的地方其實是在高聳峭壁上,葉修肯定早知曉這斷層差,韓文清只得怪自己太過放心,他看著葉修化成的小白鳥在他墜下身旁飛舞著,滿眼裡都是笑意,背後是滾滾湍急的地下河水,韓文清頓時放棄出招機會,改為伸長手臂去抓葉修,對方顯然沒料到他會這麼做,掙扎不及就被狠狠扣在了懷裡。

  韓文清笑得有些陰森:「戰士,一起啊。」

  葉修不說話了。

  

  地下水流異常湍急,一落水後韓文清趕緊攀住岸邊石塊,抓著白鳥就要使力上岸,卻被葉修阻止。

  「順著水流下去,很快就到了,老韓你能憋多久的氣?」

  「原形的話,三分吧。」

  「夠了,有辦法在這種狀況下抬頭換氣?」

  「行。」

  「自己多擔待,下方會合啊。」

  語畢只見一條魚從韓文清手中溜出來,竄入水中很快就不見了,韓文清單手扣住岸邊石塊,手臂上青筋突突起伏,顯然用了極大力氣,他深深吸了口氣,這才化為白虎形態下潛進黑洞洞地河水裡,順著水流追上去。

  一路潛潛浮浮,河水的推波助瀾下顯然比岸邊奔跑要快上許多,隨著水流愈來愈細,不消多久便到了盡頭,韓文清上岸時,葉修已經不知從哪找來木材,生起了火堆,正在一旁烤著靴子、手套和披風。  

  韓文清抖抖身子甩掉一身水氣,皮毛蓬鬆地炸了開來,他才不情願地趴伏下身子邊舔邊理毛,直到渾身毛皮變得光滑柔順,透著點油油亮亮地光澤,才化為人型坐到了葉修對面。

  「這裡是?」韓文清看著旁邊那扇厚重又巨大,還有許多繁複圖騰紋章蜿蜒其上的石門,終於開口詢問。

  「嘉世的地下祭壇。」

  「你看來不是第一次進來。」

  「退位時來過一次了,你也知道,王者簽的那叫永生契約,要走,得毀約的。」

  葉修臉上平淡無波,韓文清卻變得嚴肅起來,他添了根柴火進去,沒有再說話。

  永生契約是城邦興建之初,只存在王城裡的古代協定,為了鞏固新王權力和忠貞,用鮮血和抵押靈魂的方式,與古惡魔訂下血契,在契約終止前,王者不得棄城離去,否則靈魂將城為惡魔的滋養物,並在危月之刻、逢魔之時,身受獵魂之苦。

  傳說那是一種打從心底發出,五臟六腑都像被人用掌生生扳開撕裂般的疼,緩慢並且劇烈,熬不過死去的佔多數,死前四肢仍因疼痛而抽蓄不止,只是這終歸是傳說,沒人見過也沒人體會過,畢竟這契約在韓文清他們這代後已經廢止,新出來的黃金一代自是不曾碰上。

  韓文清也訂過,但各個城邦的血契內容不同,他簽的是最無傷大雅,一種形而上的約,不用出賣靈魂、更沒有嘉世這種古祭祀用的祭壇、效力不大,也沒有強制性。

  

  「你們嘉世簽的血契,是最古老那種?」

  「是。」

  「那你……」韓文清突然不知該怎麼繼續下去。

   像是知道對方想說什麼,葉修翻動一下柴火,火光把他半邊臉頰映得特別通紅:「想哪去了,那些都是傳說,這是個用力量說話的時代,要毀約,就是打囉。當初要走時我也跟契約守護者經過了一番惡鬥。」葉修停了一會,又道:「而訂下這個契約的,嘉世城裡只有三個,我、沐橙和沐秋。」

  「蘇沐澄和蘇沐秋?」

  「以後有機會再說給你聽吧,老韓,這次我要帶沐橙一起走。」

  「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我剛剛說了,和契約守護者是場惡鬥,這是我一個人的戰爭,但我需要就算不去依靠也能讓我放心的人。」葉修抬頭定定看著百年來的對手:「老韓,在我失去理智的時候,阻止我。」

  韓文清不想再問了,他看著葉修眼裡的堅定,想起這些年來爭鋒相對時,彼此眼裡的認真謹慎,想起這一年來,沒有對方音訊時心底像被羽毛撓過的癢,他突然就笑出聲來,笑得連葉修都有些愕然。

  「你欠我一次。」韓文清很久沒笑得這麼暢快,連眼角都因為笑意軟化不少,看起來特別明亮,葉修不自在地撇過頭去,覺得臉上有些發燙。

  「下次讓你啊。」他拍拍臉頰又回過頭來。

  「不可能。」不能讓你有放水的機會。

  「等著瞧。」

  「哼,爭氣點啊。」

  葉修滅了火堆,穿上被烤得暖烘烘地靴子和手套,走到了石門面前。

 

  石門上有一個圓形的結界陣,上頭有五個黑漆漆地圓形孔洞,很明顯,開門的關鍵大概就是這個了,韓文清疑惑的看向葉修。

  「王者試煉就從這裡開始,裡頭還有各式機關呢,老韓你可別死。」

  「幼稚,開門。」

  葉修這才從腰間繫著的麻布袋裡取出五個光球,那全是近日帶著包子、唐柔還有打手黃少天搜括而來地東西,開門方法顯然是為了證明王者實力,那些都是比魔獸強上許多的突變種靈魂。

  葉修一個一個把東西嵌進了孔洞中,最後一個被放上時,結界散出刺眼白光,兩人不約而同瞇起了眼,光芒退去後,伴隨著轟隆聲響起,塵土飛揚下,石門緩緩向兩邊移動,露出裡邊一條狹窄卻筆直的石磚道,葉修看看韓文清,帶頭踏了進去。

 

  

  這個人很強。

  應該說,這個人不是現階段的她或包子拼得過的對象。

  唐柔在前一場的對招中敗下陣來,劉皓是嘉士兵團地副軍長,有一定實力,雖然和唐柔多打了一會兒,卻也是輕鬆取勝。

  競技場的賽制仿造城邦戰,摔出擂台的就失去資格。

  參加客隊在混戰中脫穎而出,接著便與嘉世城邦的種子軍隊進行淘汰制,同場比賽中隊與隊採取輪換制,直戰到一方沒人為止,一隊的上限人數是四個,下一輪與新隊對戰開始時敗績則重置。

  唐柔和包子打的不算久,卻接連三場都是碾壓式勝利,很快驚動了高層,直接派出劉皓應戰,為這次競技比試再掀高潮。

  唐柔看台上的包子只有一次成功使出霸王連拳把人押在地上打,之後任憑板磚飛來飛去就是敲不中對方,被耍得團團轉,估計過不了多久也要下台,就不知葉修作何打算,當初報名時填了四個名額,要他們至少撐到三輪戰後,人就不見了蹤影,現在是撐到了,唐柔卻不想輸的這麼快,只是兩個人畢竟太過勉強,要對嘉世兵團的四人精英團有些天方夜譚了。

  包子毫無懸念地輸了,在魔劍士最後一招波動劍掃出去時捲起的多段連擊下被逼退了擂台,眼看客隊方遲遲沒人上場,場邊歡聲雷動,都在叫囂著這場勝利,唐柔也不知葉修安排,只是靜默著沒有反應,主辦方問了三次都得不到回答更是大喜,揚手就要宣布嘉世的勝利,一個拔刀斬突然連人帶劍劈了進來。

  「哎哎,不過去解個手,這麼心急做什麼?對手是誰快過來,過來好好領教一下本劍客的劍有多快啊。」

  劉皓當場就愣住了,這誰啊,那金毛小夥蒙了個面具別人可能認不出來,但不包括年年在場上和各城邦間爭戰的劉皓啊,藍城邦的劍聖黃少天不好好待在主城內受人款待,怎麼會出現在競技場上?和那兩個惹人注目地新人又有什麼關係?怎麼幫著打自己來著了?雖說他們是敵手,但明白一點的人都知道這些城邦的人和葉秋都好,場上不留情,場下倒是不錯,現在人是不在了,但怎麼也得本著曾經一份情,不會這麼快翻臉不認人吧?劉皓一時間在心裡閃過千百種念頭,還沒理出個因果,黃少天已經跨步又一招弧光斬揮了過來。

  對上這個人他可是毫無勝算啊,劉皓暗想,他於是向前硬生生接下黃少天又快又重的劍,退了好幾步的同時也瞬間逼近對方,他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湊近黃少天:「那個,黃少啊,你怎麼會來打競技場呢?這可是嘉世的場,你也知道我們主城這裡是不能輸的,能不能就別打了,我後面等著的還有蘇沐橙和新王孫翔呢,真要打到兩敗俱傷也不太好吧?」

  「你叫誰呢?那個什麼黃少天的我不認識啊,我叫流木,好好記著這個即將打敗你的人吧。」流木提劍直指對方,帶著說不出的張狂與飛揚。

  劉皓握劍的手已經出了層冷汗。

 


评论(2)
热度(22)
  1. 推倒叶神灣灣 转载了此文字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