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五)


老韓終於上線,劇情也要慢慢開始進展了。
果然還是寫韓葉最開心了我愛韓葉TTTTT  

  


  新月雖不是個強而有力的象徵,然而被掩去大半光華、細瘦而纖弱地一彎卻隱含了對未來圓滿的期待,新月之初,一年之始,在隆隆槍聲砲響中,揭開了盛典帷幕。

  嘉世城邦歷年來嘉年華會的主題總是最危險卻也最奔放的一個,拋開一切束縛,盡情扮演自己的面具舞會。隱藏在面具之下的真實被毫無顧忌挖掘出來,無論你是誰、什麼性別、廉潔至聖的、作奸犯科的都沒有任何意義,在這為期一個月的慶典上,誰都是自己的王,只為自己作主。

  葉修一行人進城時覆上了面具,不知出於什麼用意,他特別要唐柔和包子選了兩個色彩斑斕,上頭還有大把大把鑲著金粉、羽毛和各色晶鑽寶石的誇張款式,才進城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而他自己戴的卻是最基本的純色面具,半黑半紅,連花紋也沒有。這兩張面具並不便宜,也不知月中眠去哪裡找來的,但的確符合葉修需求,效果也好。

  嘉世傍山而居,四季景色絢爛如夏花、靜謐如秋葉,被讚譽為榮耀大陸上的畢堤,在古榮耀語裡有最美山城之意。陳果、唐柔和包子都是第一次來,僅管幾人先前已經遊遍過榮耀大陸上大半土地,卻從未進過城邦,嘉世淵源流長的尖塔式建築風格及歷史文物還是讓他們花心思留意了一下,只是此時他們都有任務在身不便久留,進城後便在葉修指示下兵分二路進行去了

 

  嘉年華會裡最受人注目的其中一項是迎賓活動。嘉世的種族組成相較其餘城邦而言純粹許多,約有八成都是人類,平常在城邦裡安逸生活慣了,不太有接觸別類種族的機會,而每年各族類齊聚一堂的王者之聲會議,便是他們能一睹風光的時後。

  愛看熱鬧是人類的天性,嘉世為此還將穿過中央廣場,一路往主城走去的灰白石磚漆成赤目地紅,並封鎖了街道,在兩旁設置結界,好讓大部分族民能就近觀賞,葉修抓準了時間,也混在人群中跟著擠了進去。  

  

  大大小小的城邦代表一個接一個通過時,各有反應不一的聲浪翻騰起落,葉修看著許多熟面孔經過眼前,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昨晚和其他人覆盤今日行動睡得晚了,這種眾星雲集的場合只讓他覺得無趣,正想闔眼休息一會,耳邊突然竄出的尖叫聲他連抬頭也不必,便知道現在經過的肯定是輪迴城邦那位俊美年青的精靈王子,葉修不動聲色地挪挪身子,往前方更靠近了一些,直到尖叫停下,噓聲四起的同時,葉修身形一閃,一隻赤紅巨鳥已經穿透了結界阻在王者前行路上。

  被攔在路上的,是有著健碩體態和優美斑紋的萬獸之王。

  

  以原型示人地韓文清反應極快,虎軀一震向後退了幾步,嘯聲氣吞山河,挾帶渾厚勁力直撲在空中拍舞著雙翅,捲起陣陣高熱焚風的巨鳥。巨鳥被震得羽翼一歪,軀體生生在空中轉了一圈才停住,他奮地拍動雙翅仰頭長鳴,尖銳叫聲逼得韓文清後方功力不足的獸族兵衛們紛紛抱頭捂耳縮成一團,因為結界保護,外邊的人聽不見動靜,光看畫面一團團毛絨動物竟覺得有些溫馨可愛。

  韓文清也被逼得退了些,隨即後腿一蹬,嗤牙裂嘴地躍上空中,那面貌十分猙獰,還透著股不尋常怒氣。巨鳥似乎早知曉他的下一步動作,收聲之時已經振翅急退,飛往了更高的地方,韓文清一爪向前撲空了沒落地,卻是在空中挺直身子,彷彿憑空踩踏了階梯般,竟是比方才躍得更高了。

  巨鳥沒料到有此一著,趕緊舉翅往前翻掀就要阻擋銳爪森森襲來,韓文清倒是用了十足力道,這一抓撓翅膀被生生抓出五指深痕,巨鳥羽翼受創再維持不了平衡,在空中懸著身子搖搖墜地,下一刻本該重重摔落地面的巨型鳥軀卻不見了蹤影,韓文清不及察覺,只覺得腹部一痛,一股悶悶地聲音從下方傳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真怕你太驕傲。」

  韓文清大步跳開,伸爪掀翻了那隻在他勁瘦腹部上咬了一大口的小兔子,看見對方翻著軟軟的肚皮仰躺在地,前肢還在汩汩冒出鮮血,牠湊上前去用濕熱的鼻頭拱著兔子翻身回來,又伸舌舔了舔對方傷口,瞇眼從鼻尖哼了口又長又粗的氣:「果然是你。」

  兔子得寸進尺一掌拍上了老虎鼻頭,瞬間就被老虎叼住耳朵甩到了背上,受了傷的兔子也沒打算再化身,光團一閃後已經變回了人形穩穩伏在韓文清身上,獸王身上的味道和他這幾晚裹著睡的白虎毛毯味如出一轍,要不是面具還好好戴著,葉修一時間真有躺在床上的錯覺,他誇張地伸了個懶腰後,湊進韓文清耳旁嘀嘀咕估說了些話。

  就見老虎瞇細瞳孔斜睨了他一眼,停下腳步向迎上前來的雪狐交代一番,便馱著葉修偏離紅磚道往另一邊走去了,而在外頭目睹了一切的群眾只覺得這信息量大了點,還來不及吸收呢,另一邊競技場傳來的驚呼聲瞬間吸引了大夥注意,一窩蜂簇擁著就往那兒去了。

 

  競技場是開放式錐狀建築,上窄下寬,採光不算太充足,卻是個歷史久遠的古蹟,外牆磚瓦片片鏽蝕斑駁,露出裡頭初始的原石顏色。這幢建築十分奇特,做為嘉世最具代表性競技場,他們不是不曾翻修,而是新鋪上去的石磚英瓦,總是過段時間後便自動剝落,屢試不鮮,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之後,嘉世方索性斷了修整念頭,古典紀載,這被做為競技場的建築,從榮耀大陸上第一次大災變後、嘉世還沒築城前,就屹立不搖地到了現在,其間被穿鑿附會上許多神聖色彩,最為人津津樂道並相信的一種,是在競技場新秀挑戰賽勝出的客隊,將會威罷天下,成為一個城邦新王。

  

  此時揮舞著凌厲戰矛,一次次豪龍破軍突圍殺得挑戰者節節敗退的唐柔,雖然覆著面具,卻不減威風,背後那對象徵純種神族的潔白羽翼清潔高雅,烏黑短髮隨風飄動,拂過面罩下沒被遮掩地半張臉蛋,顯得皮膚更白紅唇更紅,這是天生的戰士,有著勇往直前,絕不退縮的堅定和執拗。

  

  唐柔一直沒有敗下陣來,旁邊包子都要等的不耐煩了,只得和一旁興奮地圍著他直轉、飛來飛去的妖精陳果瞎扯蛋,但陳果顯然心不在焉,目光追隨著場上的身影頻頻尖叫,隨著唐柔又一次擊倒上台來的挑戰者後,尖叫達到了高峰,妖精族的聲音細,音頻卻很高,包子離得太近,直接受到了音波衝擊,眼前一花差點沒撞上從他身邊走過的人影。

  

  那人相貌平平,身高卻不矮,棕黑的髮塌在頭上,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從包子身邊走過時淡淡掃了他一眼,那人罕見地沒戴面具,眼裡卻沒什麼特別情緒,有種視若無物的冰冷感,包子看著他繞過這方看台,從另一端走上了競技場,場下頓時噪動起來,打敗唐柔的喊聲一波高過一波,最後幾乎是整個競技場內都充斥著這句話,包子看著那人揚起笑容,他說:「嘉世副軍長劉皓,懇求一戰。」底下群眾滿是熱血沸騰,包子卻很冷靜,看著那張臉上上揚地唇角,他從來沒有哪刻覺得,一個人的笑容可以如此虛偽。

 

 

 

  「你到底想做什麼?」為了方便活動,韓文清已經化為人型,白虎毛披肩上還有葉修沾上去的血,看起來特別怵目驚心,但那也只是看起來,葉修剛敷了藥,這會兒已經好的七七八八,此刻正拉著韓文清在主城塔周圍瞎轉圈,只是他們的步伐很輕,賊溜溜像個小偷似地避人耳目。

  主城的兵力幾乎全被調到廣場去了,僅剩三三兩兩打著呵欠,覺得無聊的守衛駐守原地,葉修和韓文清一路走過去跟著放倒了幾個,等他們又回到第一個躺在地上的守衛旁時,韓文清皺起了眉頭。

  「哎老韓別那個臉,我記得就在附近的……」葉修傷才剛好,忍不注又叼了根水煙草放口裡嚼,韓文清雖然挺不喜歡他吸這東西,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看著葉修彎下身子用那雙纖長十指在草上和泥裡摸摸碰碰:「喔,找到了。」

  在衛兵和主城牆壁間上有塊突出的大石頭,葉修指使韓文清幫他搬開還得到對方一記白眼,從懷裡掏了根前端細長又扁平的錐子出來,他用手撥開上邊層層覆蓋地雜草後露出了一個紅土堆,裡邊有個再平凡不過的地下水渠蓋。

  葉修伸手在周邊反覆摸了幾回,直到碰上了一個細小又不明顯的突起物後,才伏下身湊進那類似鐵製紋章的東西,他瞇起一隻眼精,神情專注而認真,沒有風的天氣特別滯悶,韓文清忍不住也為了嚴肅氣氛收斂起呼吸,這時葉修轉過頭來,帶著滿臉的紅暈和汗:「看不見啊,老韓借個火唄。」

  「……」韓文清彈指燃火,也跟著趴下身子和葉修頭碰頭挨在一塊,兩個榮耀大陸上最頂尖的戰士半個身子都埋進土堆裡,只露出兩個臀部四條腿,遠遠看來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藉著火光葉修才順利把錐子刺入了嘉世圖章中央、細小地幾乎肉眼不可見的孔洞,他轉動手腕,喀喳一聲紋章變了個方向,伴隨身下土地傳來的悶悶巨響,葉修眼裡泛著少見地光芒:「行了。」

  葉修和韓文清湊的很近,他轉頭去對韓文清說話時鼻尖擦過了對方的臉,鼻頭留下的除了對方帶了點野獸味道的氣息,還有經過長年征戰、曝曬荒野粗糙的皮膚觸感。

  韓文清微微一愣沒說什麼,滅了火就要爬出來,黑暗中葉修的氣息突然接近,下一秒乾澀卻濕軟的脣堵上來,葉修幾乎是碰了下就離開,先韓文清一步爬了出來,韓文清頓時抽手抓住了他的腕骨,力氣不大卻扣的很緊。

  葉修轉轉手腕,也沒想認真掙開,倒是下意識抿了抿唇:「拿你一點元神,算是剛剛傷我的補償啊。」

  韓文清面無表情,直起身子逼近葉修,他離得很近,雖然只比葉修高了三公分,構不成什麼低頭看他這種充滿男子氣慨的動作,但低頭吻他還是做得到的,唇齒相貼之前,葉修聽到韓文情低低說了一句:「我討厭欠人情,你能要的,就多要一點吧。」

 


评论(10)
热度(23)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