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三)

繼續清水又進展慢吞吞的第三集TTTTT

注意事項請看前兩章喔!(懶癌末期)

老韓沒如預期中上線,下一章應該可以吧...... 

本章包葉月葉黃葉曖昧友情向(?

偷渡個印量調查(?


以下正文。


  隔天大早,葉修口中朋友便到了,神族少女撲騰著一對潔白又巨大的翅膀從空中緩緩降落,落地時收起雙翼的氣流甚至改變了風向,捲著沙塵和細碎落葉一同收進了羽翼裡,她小幅度開展翅尾,抖落這些會讓她感到不甚舒適的東西,其中包含了一兩根翎羽美麗而柔軟,很快便被一旁大張著眼,倍感新奇的孩童撿去,只見他們成群跑遠幾步後,又趿拉著鞋啪搭啪搭跑回了來,張開手裡握著的羽毛,奶聲奶氣問道:「大姐姐,這個能給我們嗎?」

  「當然可以,拿去吧。」唐柔彎下身摸了摸孩童毛絨絨地髮,微微一笑。

  

  天真孩童在一片歡笑聲中跑遠了,葉修這才踏出旅店,身上還穿著昨晚田七特意要人提供的水貂絨睡袍,質地上等且細密舒適,葉修還真挺喜歡的,剛醒來也沒打算換,聽見外頭喧喧鬧鬧,就這麼衣襟大開探頭來看。

  「老大-。」影未見聲先到,葉修下意識站穩腳跟。

  一道黑影以雷電霹靂之姿迅速撲上葉修,一旁早早跟著田七過來找人的月中眠下意識就要拔劍去擋,速度卻不及犬族戰士靈敏,一隻有著通透金黃色長毛的狼犬已經穩穩趴倒目標,長毛尾端金的發亮,在烈日光輝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仿彿大片黃澄澄麥草田般地溫暖色澤,依稀還能嗅聞出陽光的氣息和味道。  

  「包子啊,咳咳,你還挺重的……」溫熱舌頭掃過葉修的臉和胸口,所過之處殘留下大片濕漉漉水漬,葉修偏過頭去避開大狗太過熱情的歡迎,伸手推推對方:「行了行了,這睡袍我還挺喜歡的,髒了得洗多麻煩啊,先讓我起來。」

  被喚做包子的大狗垂下雙耳發出嗚嗚低鳴,才把厚實的腳掌和身軀挪到一旁,讓仰躺在地的葉修支起身子,見他一副失落模樣,葉修伸手搔搔包子粉色耳朵裡細細的絨毛,聽到大狗從喉嚨裡發出呼嚕呼嚕聲響,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你們一路過來沒少被人注目吧?」葉修看著唐柔抱住雙臂弓起身軀,背部肌肉因為用力繃出了特別筆直的線條,直到將羽翼完全收進背裡消逝為止。神族少女有張端正漂亮的臉,一頭漆黑無比還隱隱泛著光澤的短髮像黑曜石般透徹,這是神族最大象徵,他們有著榮耀大陸上誰都無法比擬的烏黑秀髮。

  「還好,倒是為了趕路用了很久沒用的翅膀,不太習慣呢。」唐柔拉開上衣口袋,伸手讓裡頭的小妖精攀著指尖爬上來:「果果可以出來囉。」

  「啊、終於到了,悶死我啦。」小小的妖精陳果只有巴掌那麼大,她抖開薄如蟬翼的透明翅膀,飛到葉修跟前轉了幾圈:「這麼急著要我們過來究竟有什麼事啊?」

  「是啊老大,我們可是不眠不休的趕了一天一夜。」金黃色的狼犬已經化成人型模樣,身長將近一米九那麼高,蹭過來巴住葉修時幾乎將他整個人都壟罩在了陰影下,金色髮絲在背後晃晃蕩蕩,就像犬型時的尾巴,掃過葉修臂膀,包子的體溫很高,貼在葉修背上的肌膚透著仿彿要灼傷人的高熱。

  「打群架。」

  唐柔的眼睛亮了起來,包子更是作勢揮揮拳頭。

  「但在這之前,我得教你們打架的方法。小月月,離村落這裡最近的魔獸洞在哪?」

  

  榮耀大陸表面上還是是各種族和平共處,私底下卻依然存在著所謂的歧視和偏見,諸如嘉世城邦內絕大部分是由人類組成,權力和物資便以人類擁有優先享用權,至於那些依附而生的其餘種族則被明顯性忽略,成了底層的弱勢住民。類似情況在各城邦內層出不窮,變成一種常態惡性循環,就像是寄生在大環境裡的癌,緩緩滋長蔓延,最後深入骨髓,再無法根治。

  

  月中眠和田七打小生長的地方一直以來都是人族屬地,除了在城邦戰時能偶有機會透過人潮遠遠觀看之外,從沒這麼近距離接觸過其他種族,只覺得稀奇,也跟著居民在旁竊竊討論,聽到葉修叫他才回過神來。

  「離這裡最近的一個是埋骨之地,但裡頭魔獸比昨晚的暗夜貓妖更上一個層次。」

  「那正好,今晚就去試試。」

  「怎麼不等會就出發呢?」唐柔有些迫不及待。

  「我還有些事要辦,你們可以去附近轉轉,過了平原外也有些小怪,如果無聊,你帶著老闆娘和包子順道過去練練手吧。」

  「老大去哪?我跟著去!」包子大半身軀都掛在葉修背上,下顎抵著對方頭頂,討好似地磨蹭,葉修覺得有些癢似的縮了縮頸子。

  「你跟著小唐一起去練練吧,把前幾天跟你提過的板磚技巧練熟一些。」

  「那老大自己小心點。」包子把幾乎是埋在他懷裡的葉修轉了個圈面向自己,特別認真的叮囑。

  「行行,去吧。」葉修和其他人早已習慣包子狼犬習性下做出的親暱行為,也沒覺得哪裡不對,葉修甚至還從被緊抱的狀態下騰出手來拍拍他的臉頰。

  

  月中眠只覺得眼前的畫面特別刺眼,渾身不暢快,扭頭想走卻被一旁的田七跩住了手:「誒大神,那個,能不能帶上我倆一起啊?」田七抓住了機會連忙出聲,這可是個偷師的大好機會,要是能讓高手帶上這麼一回,就算沒有收穫,也夠開開眼界了。

  葉修聞言看過來時正巧又對上了月中眠的視線,本來要走的人直直看了回去,眼裡是未經風霜,執拗且堅定的目光,葉修有些懷念,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都記不太得時間了,他也曾這樣著滿懷理想,激昂而偉大。

  沒有馬上回答,他邁步走回旅館時擦過了月中眠身旁,抬手按住對方肩膀,葉修說,晚上見。

 

 

 

  榮耀大陸所有的主城裡都有一座標地性尖塔,高聳入雲,一旁多是二至三層高度、低矮不一的民房和商會,更顯得主塔高不可攀,形成有如狹窄深谷般錯落不齊的景觀建築,舖滿灰石板的街道巷弄密密麻麻交錯,筆直的像工蟻排列般井然有序。

  走在主城最熱鬧的市集裡,你還能感受到昔日嘉世繁華下帶來的交易便利,從價格高昂、打魔獸身上掉落的稀有物品,鐵器商會自製的生活工具,到一般基本的民生傢具,應有盡有,偶爾運氣好點,碰上雲遊四方的哥布林商人,還能以物易物從牠那兒換取一些特有寶石和練金材料、或是其他更不得了的東西比如可遇不可求的技能書,那是對每個戰士而言,都求之若渴的物品。

  然而這些對在市區裡溜達了一圈的金髮青年來說都不算什麼,飢腸轆轆的他,現在眼裡關注的只有攤販上那些吸收了足夠陽光,看來通紅又豐碩的西紅柿,以及蓬鬆柔軟、味道鮮美的麵包。

 

  「大嬸,這個怎麼賣啊?」城邦各地離的遠,地方特色也不盡相同,傍海而居的藍雨城邦,土地內含有過多名為電子鹽的金屬物質,以至於太鹹而無法種出類似小麥和稻米的農作物,主食多以海中魔獸為重,其餘食材得仰賴商隊的貿易和進口。

  身為最強海上戰鬥民族的先鋒,開始是為了打探,但時間久了,黃少天也已經習慣提前一個週期的時間,隻身一人先到城邦各地,尤其是偏南方氣候乾燥宜人的嘉世為最,這兒種植出的蔬食和麥類簡直對他而言有著致命吸引力,除此之外,這裡最特別的,還有那個人。

 

  心滿意足捧著一袋熱呼呼麵包邊走邊吃的黃少天,腳下一沒留意便磕上因為氣候燠熱而扭曲變形,微微掀起一角的灰石板磚,差點就要摔個狗吃屎。

  好不容易揮舞著手穩住身形,下一秒卻被自後方而來的力道狠狠撞擊撲倒在地,紙袋裡食物也跟著咕嚕嚕滾了出來,散落一地。

 

 「靠靠靠!哪個傢伙不長眼睛給本劍聖站住!……」

  黃少天趴在地上,伸手抓住的,是一隻細瘦小巧地胳膊,那是未成年孩童才有的纖弱,這是一名獸族小孩,變化還不完全,白白淨淨的小臉上是一對紅的發亮的大眼,兩雙兔耳朵巍巍顫顫地,擺明受到了不小驚嚇,整張臉憋得通紅,似乎再對他兇一句,就要哇的哭出來聲來,黃少天注意到的,還有少年滿布髒汙,破爛不堪的衣服下那些青青紫紫的瘀痕,以及整個人不斷往後退縮,簌簌發抖的身子。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哥哥不要生氣……」

  「後面追著你的那些,是壞人嗎?」黃少天起身蹲下,與孩童平視,素來清澈明亮的嗓音此時聽來有著說不出的溫柔沉穩,只見獸族小孩趕緊搖頭,晃得波浪鼓似地,卻見背對著黃少天的那些人類持著木棍愈追愈近時,又怯怯的點點頭。

  「記住一件事,」黃少天站起身子,摸摸小孩滿布細密絨毛的耳朵根部:「只要你變強,就沒人可以欺負你了。」

  沒有人看清究竟發生了什麼,甚至黃少天都沒有轉過身,當他收劍入鞘時,那些逼近他背後、抬棍襲向他腦門的人,已經被筆直震飛出好幾里遠外,一個一個撞上城牆嘔出鮮血後滑落,疊羅漢似在地上堆疊成一個小丘。

 

  「打、打人啊,快請警衛過來。」

  「剛剛有人去了,回覆過來的是警衛要我們別當回事……」

  「這人究竟是誰?連警衛也不敢動他。」

  「好、好像是藍雨城邦的劍聖,黃少天啊!」竊竊私語的人群中,有幾個眼力好一點的,倒是認出了對方身分。

  這個事實讓眾人一瞬間全安靜了下來,這就是社會的現實層面,力量決定一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從古至今,如此殘忍卻又實際的生存準則。

 

  「大、大哥哥你好厲害。」孩童看來十分怕生,就連稱讚都是那麼唯唯諾諾,生怕招惹了誰,只是那對通紅的兔子眼裡滿滿都是傾慕,看得黃少天挺受用的,他心情大好,牽起了小孩的手:「你住哪裡?為了防止其他人再找你麻煩,大哥哥送你回去吧。」

  黃少天沒有問出了什麼事,這種種族間的侍強淩弱,在藍雨城邦中也不算少見,黃少天碰上了,多會插手去管,只是在這種打從根部就開始腐爛的價值觀下是治標不治本,深知此道理的他也是無能為力了。

 

 

  黃少天從來沒有花時間好好逛過嘉世城邦,他甚至不清楚原來這個表像看似繁華的城鎮,背後會有如此髒亂不堪的角落,那是個類似貧民窟的存在,明明生活在同個區塊,卻彷彿被隔離在城邦之外,就像是被徹底遺忘了,這裡的燈光昏暗,好幾枚燈泡已經碎裂,甚至還有幾盞支撐的鐵桿像是遭受強了力撞擊般嚴重扭曲變形,地上散落著大大小小發出不明惡臭的物體,那些有的是食物,更多的卻是腐爛地、以獸族居多,嬰兒般大小的屍塊,而在那些屍塊旁邊的,是倒臥牆角,奄奄一息的此地住民。

  這簡直太過諷刺,隔著一條街外是繁榮的市井街道,僅僅一牆之隔的距離,便是天堂與地獄,就連見過各種事面的藍雨劍聖,也不住皺起眉頭。 

  身旁的獸族小孩面色平靜無波,只有那雙低垂兔耳,和手中微微發顫的掌心透露著他的悲憤與哀傷,那是一個同時見證了生機與死亡,在繁華與腐敗中來來去去,忍辱苟且殘喘的靈魂。

  一直走到了巷弄最深處,孩童才停了下來:「很不堪吧?」脫口而出的話語已經褪去該有的稚氣,儼然換了個人。黃少天並不驚訝,他任由對方脫離自己手中向前走去,只是輕輕說了一句:「你長得太像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人了,或許說你就是他,葉秋。」

  「你好像不太驚訝?」獸族小孩在短暫地華光閃爍後,逐漸恢復成原本的體態,那是葉修,也是黃少天口中稱為葉秋,被喻為一代鬥神的王者,只是他叼著根水煙草,嘴巴咂巴咂巴嚼著的模樣,看來可真沒半點風範也無。

  「這個年紀小孩的掌心,就算再怎麼苦,也不會滿佈戰士經年累月下來鍛鍊出的粗繭,位置不一樣,自然容易識破。」

  「是我粗心了,不愧是你啊。」葉修看著黃少天稱得上是五味雜陳的表情,細細瞇起眼睛,出口的話帶了點久見友人的欣喜:「少天,好久不見。」很淡,黃少天還是聽出來了,他沒忍住,一個跨步向前擁住對方,力道有些大,葉修卻也沒掙開,很久之後,黃少天才帶著溫熱吐息,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句:「混帳。」


评论(5)
热度(24)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