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二)

這是韓葉修成正果然後其他人單鍵頭葉修偶爾吃點甜頭,充斥了作者私心的本XDDDD

私設一大堆!私設一大堆!私設一大堆!

西幻設定,接吻做愛補元神的爽梗,主CP韓葉,副CP黃葉,然後還有一些些其他葉,老韓還沒出來,本篇依然是小月月的單鍵頭回合,還請斟酌食用,老韓下章上線!

LO上放出的試閱部分TAG通篇會標註all葉以及韓葉,若對誰造成了困擾還請原諒TTTTTT


以下正文。


  「大神,怎麼稱呼啊?」田七等人聽見騷動趕至現場時只來得及看見那招浮空四連刺,以及暗夜貓妖倒臥血泊中微微抽動的身軀,此番情景卻已足夠他們震撼了,下一秒聽見來人喊餓,趕緊簇擁著救命恩人回村,備上美酒佳餚好生款待。

  「葉修。」左手司達餅,右手籬鹿腿,葉修一口一個吃得滿嘴滿手油油亮亮,時不時還會放下其中一項去撈桌上的凸眼魚湯,漆黑的魚眼幾乎占滿了碗口,葉修頭也沒抬,就著嘴希哩呼嚕喝去大半,嘴巴髒了也沒在意,抬手便用衣袖去擦,一時半刻間,偌大的酒管裡竟是安靜的只剩下葉修喀巴喀巴咬著司達餅的聲響。

  「原來是葉修大神,救命之恩沒齒難忘,還請大神有什麼需求儘管提出,能做到的我們一定替您達成。順帶一提,我是田七,這是月中眠,是村裡自衛隊的隊長。」田七趕緊用手肘推了推邊上站著月中眠,低聲說道:「場子很冷啊,說點什麼吧?」,對方卻是半點反應也無。

  月中眠一直是他們群裡最活潑的一個,此時那副直盯著對方進食,不發一語,明擺著其他東西都入不了眼的神情瞧來倒是特別古怪了:「怎麼了,傷口還疼?要不到祭壇請巫師看看吧。」以為是方才太過激烈的戰鬥讓月中眠身心俱疲,田七皺起眉頭輕拍了拍好友臂膀。

 

  葉修雙頰塞滿東西,鼓鼓囊囊的說不出話來,只得點頭權當回答,努力嚥下食物後,他才伸了個懶腰,拉直背脊向後靠上牆面,摸著明顯撐大的肚皮長吁口氣:「我說小月月啊,先來幾根水煙草唄?」

 

  月中眠一愣,從那個突如其來地親吻直到戰事結束的現在,腦子彷彿被黏漿糊了一團,紛亂思緒還理不清,就先被這聲帶著調侃的叫喚氣得炸開了鍋:「你才小月月,你全家都小月月!」

  「誒,小月月聽起來挺可愛的,大神好風趣。」抓緊開啟話題的契機,田七連忙附和,這麼一來,反倒是月中眠顯得有些氣量不足了,田七使了個眼色,他只得壓下滿腹不快,瞥了葉修一眼。

  

    對方似乎有所查覺,視線撞上,朝他這兒望了過來。

  葉修長得不特別好看,膚色卻很白,頂多算得上清秀,氣質方面自然沒有,他這個人講好聽點是不修邊幅,直白來說,就是邋遢。

  月中眠卻幕然想起了方才兩人貼的極近時,面著月光看見的那對瞳孔,漆黑眼珠裡嵌著的是大海般藍得深邃的虹膜,沉靜卻生機勃勃,象徵著寬廣之下無邊無際的自由,這是一對琉璃般剔透晶瑩地眼,簡直太過迷人,忍不住要深陷其中。一股氣血突地上湧,月中眠耳根子瞬間通紅,在被發現前他趕忙逃了出去,搖搖晃晃地,還差點撞上門邊掛著的籬鹿頭標本。

 

  「大神打哪來的?」葉修桌上的東西幾乎全空了,惟獨邊上放著的整盆麥酒一滴也沒沾過,田七倒也細膩,估計這人多半不碰,便要一旁候著的服務生改送氣泡水上來,他會這麼想也是事出有因,嘉世城邦的麥酒稱得上是全榮耀大陸最道地的酒精類飲品,還有人特地尋來只為嚐上一嚐,這酒口感偏甜,後勁卻十分強勁,能教霸圖城邦以鐵漢著名的王者韓文清都醉倒失態,當然這只是傳說,也沒人真正親眼見過。

  

  葉修隨意指了個方向。

  「大神是主城裡來的?」他指的正是嘉世主城所在方位。

  「算是,也不是。」

  見葉修不想多談,田七趕緊換了個話題。

  再一個週期後即將邁向新月,一年之始正是城邦間最熱鬧的時節,每年會以一個城邦為主,舉辦全國性嘉年華會慶祝活動,城邦間最為重要的各種決議和條約也都在此時舉行,會議名稱挺直白的,就叫王者之聲。儘管嘉世城已不復以往繁榮,今年的重責大任還是輪到了他們身上。

  「大神莫非是來參加嘉年華會的?」田七這話問出口時,自己都覺得多餘,這時間會到他們這些外圍村部落的外來者多半都是為了這個原因,除了葉修之外,還有好幾個提早過來的外來客正下榻在村裡的旅館。

  「我沒記錯的話,每年嘉年華會都有大型擂台賽的設立吧?」

  「是的,雖然每個月城邦間各自都會舉行競爭擂台,嘉年華會的卻是最大型,要得到主城的認可和在城邦裡興建村落的資格,至少得在擂台賽中取得一定成績才行。」說到這個就不免失落,月輪在每個月例行的擂台賽中一直表現平平,才會在嘉世縮編時輕易就被排除在外,自古以來總是適者生存,這是個弱肉強食的時代,嘉世的做法雖說有些不盡人情,卻也不無道理。

 

  月中眠拿了一捆水煙草回來時,田七和葉修聊得正歡,他突然覺得有些不是滋味,闔上酒館木門時用了點力,製造出不小聲響,這動作成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紛紛望了過來,月中眠揚起下巴一個個瞪回去,臉上寫滿了看什麼看的不爽神情。

  

  水煙草也是榮耀大陸上特別的一項玩意,外型神似狗尾草,卻只有牠的一半長度,方便收納和攜帶,這東西的食用方法是嚼碎根部吸取根管中的汁液,帶有提神醒腦的作用,吸多了容易成癮,汁液裡隱含的某種特殊成分不易根除,殘留在體內會造成危害,對各種族都一樣,無人免疫。

  俗話說的好,只要讓人成癮的,多半不是什麼好東西,葉修卻對水煙草情有獨鍾了,他甚至已經不是需要,而是一種習慣,就像習慣了用右手拿刀子吃飯,在寒冷的天氣還是喝涼白開,都是一種逐漸養成,最後潛移默化了生活的習慣。

  葉修從月中眠手裡接過一根水煙草,冰涼的指尖觸上對方溫熱掌心,後者頭皮一陣發麻,他想自己肯定病了,還病得不輕,好不容易退下的潮紅又升騰滿佈了整個耳根,他直直盯著葉修淡色地唇含住煙草的模樣,只覺得心猿意馬,話都沒法好好說。

  最後還是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中移開了視線,月中眠不再看葉修的臉,偏著頭結結巴巴問道:「現在天色這麼暗了,要是趕路,也休息一晚再走吧?」

  「呦,小月月真是貼心,我本來就想在這待上幾天,不知你們還能不能騰出兩間雙人空房?」

  不知怎地心下大喜,月中眠正要回答,一旁的田七已經迅速接了話:「有的有的,我請旅店老闆替大神準備兩間特等套房,大神這是還有朋友要過來的意思?」

  「嗯,估計明天就到,不會住太久,大約一到兩個週期間吧。」

  「沒問題的,住多久都行,那個小……」田七原本要請月中眠走一趟,一轉身對上友人朝他頻頻翻著白眼的畫面,突然就說不出話來了,他摸摸鼻子起身,「我這就去安排,大神還有什麼需要就跟小月月說吧。」

  葉修不客氣的點了點頭,吐掉嘴裡的水煙草,又要了碗凸眼魚湯。

  盯著月中眠,葉修突然開口:「你是自衛隊的隊長?」

  對方愣了一下,正要回答,葉修已經開口續道:「你的意識和技巧都不算差,就是續航力不足,注意力也不夠集中,我想這點你自己都有發現。」

  一路下來摸都摸不清的莫名情緒讓月中眠一直處於將爆未爆狀態,葉修這話算是個導火線,一下就引燃了對方的點,他忍不住大聲回話:「媽蛋,你什麼情況下說這些話,你根本不了解我?」

  「呵,這不用了解,看就知道。我這人一向只說實話,你也可以選擇不聽。」葉修慢悠悠地喝了口湯:「我看你還算是個可造之材,別讓自負害死了你,這樣我救你就白費了,哥的元神可是很珍貴的」

  月中眠雖然脾氣躁動了一些,卻也知道對方的強悍是明擺著的事實,他並非不懂,只是吞忍不下一口子氣,一句你你你說了半天,最後還是軟了下來:「不提這些了,那個,還沒謝過你的救命之恩……」

  「舉手之勞囉。」

  「你是變異者吧?我曾經聽前任隊長提過,只有變異者擁有這種特殊的救治能力,透過黏膜接觸補氣什麼的……」

  看著月中眠彆扭地反應,葉修揚起嘴角:「小月月這不是你的初吻吧,第一次就給哥也算你賺到。」

  月中眠直到此刻才覺得這人臉皮不能再厚了,他一直糾結的問題從對方嘴裡說來反倒不算什麼,就像是喝水吃飯一樣稀疏平常,他突然覺得這麼在意的自己就像個神經病,倘若對方真是變異者,肯定用這方式替人補了不少元神,他這麼大驚小怪卻是顯得孤陋寡聞了。

  後來田七領人到旅館去的途中他們沒什麼對話了,葉修只是嚼著水煙草,一根接過一根,月中眠就算開口想提醒對方,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立場,便又收回已經抬起的手。

 

  村落裡的旅館一向簡陋,多是兩層造木製建築,特色是大門入口前的廊簷特別寬廣,根基延著突出地二樓隔間而建,招牌和牆壁很是明顯,形成一種入口向內縮減,有著長迴廊和特別多柱子支撐的重點目標物。

  和葉修道過晚安,從旅館走出來後,田七才壓低聲音和友人說起了悄悄話:「雖然這麼說有點滅自己威風,但剛才我請暮雲深他們過去處理暗夜貓妖屍體時,本該死亡的屍體已經不見了,我想除了我們應該不敢有人去動,我怕……」

  「你是怕牠沒死透回來報復吧,有這個可能,我們這幾日是該嚴加戒備,何況新月將近,外來客又多又雜,總不能讓村子在此時發生意外,我們就多擔待些吧。」

  月中眠這席話在田七耳裡聽來很是欣慰,他一直覺得月中眠這傢伙沒什麼架子,雖然頭銜是隊長卻極好相處,只是從另方面來說,他太沒架子了,個性也同毛頭小子般有些浮躁,姑且算是他副手的田七還是有些擔心,然而今晚這言論卻要叫他刮目相看了。

  「是啊,總不能再依賴別人……」兩人的對話隨著愈走愈遠的身影,漸漸飄散在風中,漸漸聽不清楚了。

  

   此時隻身一人待在房內的葉修,卸下了扛在背上地大傘,脫去下擺已經破破爛爛的披風和鎧甲,先替自己裝了杯水,爾後掏出藏在襯衣裡的東西。那是一顆散發著黑褐色光芒的球體,在昏暗的旅館襯托下特別明亮,葉修難得地皺起眉頭,先喝了口水,接著便把半個拳頭大小的光球送入了口中,像吃藥兌水一般,發出喀擦喀擦地聲響,咬碎了和著液體全吞下去,艱難地咽下喉中物後,他打了個又長又響亮的嗝。

  

  「真臭啊,果然很難吃哪。」    

  



评论(4)
热度(35)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