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ALL]Glory(一)

灣家CWT38預定新刊!

這是韓葉修成正果然後其他人單鍵頭葉修偶爾吃點甜頭,充斥了作者私心的本XDDDD

私設一大堆!私設一大堆!私設一大堆!

西幻設定,接吻做愛補元神的爽梗,主CP韓葉,副CP黃葉,然後還有一些些其他葉,老韓還沒出來,本篇有一點點的月葉,還請斟酌食用:)

LO上放出的試閱部分TAG通篇會標註all葉以及韓葉,若對誰造成了困擾還請原諒TTTTTT


以下正文。






  林蔭森森,皎潔的明月被層層疊疊的烏雲遮蔽,明明滅滅地,光線透不過來,大陸上黑壓壓一片,伸手都有些不見五指。

  這裡是月輪村落的邊陲地帶,隔了一片廣袤原野外便是魔獸和突變種的棲息地,每逢這樣無月的夜晚,部落裡的鬥士們便得提高警覺,夜愈黑,魔獸的活動力就愈強,已經有好幾個村落在這樣月黑風高的夜晚被突襲的魔獸群們殲滅,這種大自然的異像在榮耀大陸上統稱為泯,十年一輪,通常會發生在危月的第三個週期。

  他們所處的世界稱為榮耀,是無政府的自治區,主要以城邦和種族畫分區域,城邦由村落群居而成,上位者多是經過一番廝殺爭鬥最後脫穎而出的最強者。而榮耀大陸十個月為一年,一個月為六個週期,一個週期七天,分屬四季,危月是一年的最後一個月,一年之始則是新月,頗有將厄運和晦氣都留在了一年之末,迎接新希望的祝福之意。

  傳說中,榮耀女神為了制衡魔獸和其他種族間的數量,才默許了這種以魔獸單方面獵殺為主地屠戮,只是隨著日新月異,科技和文明的愈發蓬勃,大城邦間開始築起城牆、廣納能人賢才、並開發自製武器來遏止這種行動,僅剩那些無法尋求大城庇護的村莊和部落還暴露在提心吊膽的高風險中。

 

  月輪就是一個沒有城邦的村落。

  他們曾經有過,那是座城邦間最為強悍的存在。

  嘉世在輝煌時期於城與城的爭戰中連續奪得三年王座、聲名大噪、似錦繁華,卻在第四年惜敗於霸圖城邦後,一蹶不振。

  城間鬥爭代表了一個城邦的興衰昌盛,占山的為王,城邦盛況同時代表著種族強悍,顯然地,人族在這一場爭鬥中提早出局了,榮耀曆2023年,在內部長老們威壓逼迫下,嘉世一代領隊葉秋宣布退位,那曾是榮耀大陸上被冠以鬥神美譽的王者,迅疾如霹靂,戰矛舞得獵獵生風,能敵百萬軍,一襲赤紅鎧甲光輝熠熠,仿若浴血叢生。

 

  接任的主帥孫翔氣勢萬千,豪語大發,勢要帶領嘉世重返榮耀,一呼百應,為已居頹勢的嘉世帶來了嶄新的希望。

 

  鬥神退位後,嘉世城邦進行一次重整,汰弱扶強,只留下了在部落戰中排名第一的嘉王朝及其他排名前十的村落,不幸地月輪在這一次的換血中被排除在外,從此成了沒有根的浮萍,脫離了藩屬國庇護的他們只得想辦法自力更生,儘管心有埋怨,卻是無計可施。

  他們時常懷念起葉秋在位的光景,懷念榮耀加冕時的輝煌奪目,懷念那人在位時的繁華平穩,時至榮耀曆2024年危月,整整一年,鬥神葉秋,再無音訊。

  

 

  今晚是泯的第三夜,前兩夜的抗戰還算順利,襲擊村落的多半是哥布林和死靈矮妖這類低等魔物,尚不足以構成威脅,然而他們也清楚,這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有多麼平和,反撲就有多麼強烈。深諳此理的月中眠握緊了手中劍,凝神屏息以待。

 

  原野風吹動,大片柔軟的綠色像浪潮般,一波一波滾滾翻騰,連綿起伏著。空氣中一直隱約夾帶著的腥臭味愈來愈濃,竄入月中眠鼻腔,直襲腦門,他頓時一顫,整個身軀抖成篩子似地,無法控制。

  這是暗夜貓妖特有的味道,彷彿在餿水裡浸泡過三天三夜,臭得叫人難以忍受,這臭味是種技能,一次能維持約二十秒的時間,散發的範圍很廣,要避開不太容易,挺麻煩的一招主動技,中招的時帶來的作用就是像月中眠這樣,哆嗦的連劍都拿不穩。

  

  待他回過神來能動時,疾行而來的貓妖已經揮爪撲上,森森利爪在黑暗中反射出銳利的鋒芒,月中眠心下大驚,慌亂中趕忙抬劍一記格擋,架住了這次攻擊。

  月中眠被力道逼得退了幾步,被他格開的貓妖輕巧的身子卻在空中翻了一圈,眼見機不可失,劍者瞬移拉近身位,反手揚劍上挑,挑飛了還未落地的魔獸,造成了浮空狀態,他一個跳躍用劍尖突突連刺幾下,正中貓妖掀翻過去的腹部,只聽魔獸一聲淒厲貓叫,爪子揮舞著劃開氣勁朝月中眠襲去,他趕緊收劍落地,卻因為不夠迅捷被擦過的尖銳氣流劃開了肩頭,鮮血汩汩流出,沒時間細看,他本能地提劍疾退。

 

  暗夜貓妖是魔獸中的突變種,更是貓妖群裡的頭,體積輕盈,動作靈敏,最擅長的便是隱藏身形。月中眠算是月輪村落裡數一數二的高手,前兩天帶領其他鬥士拼殺的疲勞還沒退下,萬萬沒想到卻碰上突變種,他的劍很重,本就不以速度見長,碰上攻擊和移動速度都快的貓妖,已是略遜一籌。

 

  月中眠已做好了無法全身而退的打算,他是第一道防線,後頭還有其他弟兄守著,就算不能在這裡擊敗對手,也要給後方的人製造擊殺牠的最大可能,握緊了手中的劍,他環顧四周,腳下不停,視線反覆逡巡著黑壓壓一片的原野。

  濃烈的安靜壓得他幾乎要喘不過氣,肩膀的傷口還在細細流著鮮血,他卻只是繃緊了神經,把知覺提升到最大,這是月中眠第一次感受到背部寒毛一根一根豎立起來的樣子,那麼清晰,有種異樣的感受。

  

  來了!

  吸入肺裡的空氣開始變得渾濁,當暗夜貓妖那雙在夜間也顯得特別狹長的瞳孔出現時,銳爪的鋒芒如光影般迅速掠過耳際,月中眠閃身要避卻是慢了一步,僅是這次攻擊,他便發現對手的速度比方才又提升了一個檔次,他曾聽聞突變種與一般魔獸最大的分別在於智能方面,顯然一開始暗夜貓妖只是在試試自己水溫,這個發現教他忍不住頭皮發麻,冷汗滑落頰邊,混著耳邊留下的鮮血一起,看起來有些狼狽。

 

  恐懼是失敗最大的利器,月中眠雖然清楚這點卻無力抵抗,在地裂波動劍又一次劈空後,力氣似乎被抽乾了,他單膝跪地,拄著重劍大口大口喘氣,身上已是慘澹一片,腰腹的軟甲被爪子戳穿了個孔洞,是他全身上下受傷最重的地方,握住劍柄的手已經微微發顫,手背上青筋突起,似乎用上了極大力氣才勉強支起身軀,比起擔心自己的安危,他更害怕的,是村落的存亡。

  他想起了月輪脫離主城嘉世後,一路走來的種種,他們回到了最初,從流血流汗的訓練到自衛隊的組成,學習種植地方特色的物種到城邦裡進行交易,慢慢的從頭開始,儘管不比當時依附在城邦下的衣食無虞,這種用自己雙手保家衛國的成就和滿足卻是什麼都無法取代的。

  而此時此刻的現在,只要還有命在,怎樣也得傷牠一回。

  

  冷汗滑落進眼裡,刺痛得讓月中眠睜不開,暗夜貓妖卻沒有趁這機會再次進攻,只是尖銳的嚎了一聲,弓身後跳,接著一個轉身竟拐道朝右方疾奔而去,正是往後山的方向,也是村落的糧倉所在處。

  「握槽,給老子站住!─嘶……」月中眠第一反應就要拔腿狂追,大幅度拉扯下卻牽動了傷口,疼的他忍不住緊握拳頭,倒抽了口氣:「混蛋……混蛋啊!」儘管知道自己可能是強弩之末了,月中眠卻還是拔腿追了上去。

   暗夜貓妖的身形實在太快,他起步本就慢,連跑帶走的,卻連根貓毛都沒瞧見,倒是在途中碰上了個人。

  那人撐著一柄大傘遮住了月中眠泰半視線,傘面通體漆黑,傘骨與傘皮的接縫處上是十數個閃著銀色鋒芒的玩意,距離太遠看不清楚,閃閃爍爍的光輝卻是明亮異常,他上身穿著重鎧,下身是柔韌地皮甲,腰間配了條鮮紅色的軟布腰帶,透著點點熒光,黑暗中特別惹眼,全身上下僅能勉強以花花綠綠形容,實在說不出好看,忒麼的不搭。

  

 「小心點,讓開!」月中眠大吼一聲。

  那人聽見聲音,撐著傘轉過身來:「呦,總算碰上個人,再不吃點東西我就要餓死啦,小兄弟,你可知道離這裡最近的村落在哪嗎?」

  月中眠無暇理會他,拋下一句這裡很危險快走,就要避過那人繼續追擊,下一秒卻被揪住了衣擺,那是一隻細瘦的手,腕骨特別突出,膚色在穿過雲層的絲絲月光照耀下透著點溫潤地乳白色。  

  「小兄弟趕著去投胎啊?看你傷得挺重,碰上我我算你命大。」那人的嗓音清清冷冷,帶著點低醇地沙啞聲線,像磨砂紙般輕輕拂過月中眠心臟,又麻又癢,尚不及反應,只見對方單手一翻,扣住了他的胳膊。

 

  貼上月中眠雙唇的物體柔軟卻不平滑、微微起皮還帶了點屑,估計是水份補充不足,有些乾裂了,那人輕輕抵著他的唇瓣,餵過來的氣息帶著濃重的水煙草氣味,不好聞,卻讓他前所未有的鬆懈下來,傷口出血的狀態已經停止,只剩最深的那個還流著點細細的血,卻也很快在補氣中縮小了口子,直至傷處變成一片暗褐色,不再有鮮血溢出,那人才鬆開了手,朝他呵呵笑了兩聲。

  語氣裡明明滿是戲謔成份,從不喜歡被人輕看的月中眠卻是毫無反應了,他只是張著嘴,臉上滿是退不去的赤紅,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出個隻字片語,最後收斂心神、用盡全力才堪堪問出一句:「你是變異者!?」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抬頭看了烏雲逐漸散去,朗朗月色愈發清明的天空說了句:「月亮出來了。」他側頭看了眼還未緩過神來的月中眠:「我就好人做到底,事成之後可得請我吃頓好的。」

  語畢身形起落,人已經在幾里外了,月中眠這才暗叫一聲糟,跟著追了上去,身上的傷口幾乎全好了,他一面感嘆之虞,一面暗罵自己的愚蠢,這麼耽擱下來,突變種怕是已經到了糧倉處,想到待會可能看見的悽慘景像,他死命咬緊了牙,幾乎要把牙根都咬碎。

  

  若不是親眼所見,月中眠不會相信有人的戰鬥方式能如此俐落漂亮。

 

  到了糧倉門口,月中眠提劍就要殺入,卻被飛出來的毛絨絨物體砸了個正著,那是暗夜貓妖,觸手時他生平首次感到了突變種的簌簌發抖。

  不及細想,緊接著朝他襲來的戰矛迅速挑起了他懷裡的魔獸,一記圓舞棍劃了大半個圓將牠狠狠摔到地上,暗夜貓妖翻著肚皮發出了淒厲的貓叫聲,雙爪揮舞劃開氣勁想故技重施。

  月中眠就是吃了這招的虧,正想出聲提醒,下一步接上的龍牙已經僵直了暗夜貓妖的行動,牠以一種特別憋屈的方式仰躺在地,只是連一秒都維持不了,便被天擊挑上了天,僵直狀態下又被浮空,暗夜貓妖很快的便被眼前戰鬥法師持續地低階技能連擊殺到了雙眼發紅。

  龍牙、天擊、落花掌、圓舞棍,四個技能一套套接上,暗夜貓妖在不斷的僵直和抓取技能下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一向引以為傲的速度在這人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被殺得節節敗退,好不容易從連擊套路中鑽出了空子,牠四足一蹬朝那人揮爪撲上,伴隨著貫耳地高音頻尖叫,讓一旁月中眠感到五臟六腑生生被拉扯的疼,,忍不住嘔了口血。

  那人卻是按兵不動,只是化矛為盾,大傘一撐便悉數遮去了筆直震盪而來的音波,喀答一聲,月中眠幾乎看不清他的動作,那人手中的盾已經成了劍型態,卻沒有抬劍格擋,只是立在原地不再動彈,當暗夜貓妖爪子撓上那人胸腹時,月中眠只覺得自己呼吸一滯,下意識地繃緊拳頭,指甲深深陷入肉裡。

  他開口想叫卻發不出聲音,直到看見那被穿胸而過的身影晃了一下,煙霧消散後才驚覺這是一記影分身術,他趕緊回頭去看,只見那人提劍噗噗噗噗,浮空連刺,四下都命中同個地方,造成了大量出血,逼的暗夜貓妖忍不住四肢抽動,連聲嚎叫著。

  最後戰鬥在毫無懸念下,以一面倒的優勢結束,暗夜貓妖終是揚着大片血花倒了下去。

  

  此時雲層已經完全散去,那人持著戰矛沐浴在月光下的身形曖昧不清、如夢似幻,他帶著慵懶地笑容望過來時,天地間的一切聲音和氣息都被月中眠拋諸腦後,耳裡只剩下了自己如雷的心跳聲、怦通怦通,帶著退不去的熱血激昂,或許還有那麼一點傾慕,這時的月中眠還不懂,卻只能在往後的路途中,反覆回味月黑風高的夜晚,那個彌足珍貴,帶著煙草氣味的吻。


TBC

评论(14)
热度(47)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