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段子



圖文不符XDDDDDDDD
只是想丟丟剛剛畫的東西,然後混個更。
我真的超不會取名字的QQ

 

   第四賽季,嘉世惜敗霸圖。

 

  儘管拿了冠軍,賽後受訪時,韓文清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地情緒起伏,在記者問及霸圖今後走向時仍是回了句一如既往。

 

   冠軍賽最後一場是嘉世主場,記者會結束後,韓文清和隊友們知會了一聲,便熟門熟路地由選手席後方的通道摸了出去,繞了大半個會場後,首先聞到了一股熟悉地菸味,再來便是熟悉的氣息和人影。

  葉秋支著菸,身子懶懶地抵著牆面,黑燈瞎火的走道裡,韓文清只能那藉由對方手中明明滅滅的微弱火光勉強辨認出那人的位置,他走上前去時被葉秋噴了一臉的菸,讓他差點沒把對方的腦袋按進牆裡。

 

  「真慢,來了這麼多次還會迷路啊,老韓?」葉秋咧嘴笑了笑,跟在韓文清身後往外走去。

  「記者會比平時久了點,你也知道,冠軍嘛。」就算是硬派底子的韓文清,對於霸圖終於奪冠這件事,說不得意不驕傲自是不太可能。

  「韓文清大大,這是赤果果的炫耀啊,差評,嘉世三連冠我可沒到處說嘴。」

  「哼,你是沒說,你打Q群上。」韓文清可沒忘記前三年嘉世奪冠時,葉秋在Q群裡刷了十幾分鐘的哥又奪冠啦,大家速度刷起啊的句子。

  「呵呵。」

 

  人都當霸圖韓文清和嘉世葉秋是宿敵,卻沒想過這兩人認識的比誰都早,榮耀裡鬥,不代表私底下也得鬥,自古惺惺惜惺惺,除去場上奮勇拼搏的血氣方剛,韓文清和葉秋比誰都更清楚,他們場上為敵,場下就算不做朋友,也比任何一種形式上地關係,都還要了解並親近對方。

 

  葉秋記得,榮耀成立初期,兩人各自成為戰隊隊長時,韓文清和他在QQ上說的那幾句話。

 

  「榮耀和你,我都要打一輩子。」

  「真不巧,我也是。」

   葉修握著鼠標的手沉穩有力,他腦裡甚至浮現了一葉之秋和大漠孤煙在賽場上一次次來回碰撞的場面,少年心高氣長,驕傲張狂,他們懷抱滿腔熱血理想,是最青春朝氣的歲月年華。

 

  一生的對手比好夥伴更加可遇不可求,就像是於千萬人之中才遇見了你想遇見的人,他們珍惜彼此、欣賞對方,且不願委身站在誰的背後,所以他們終是成了宿敵,不是朋友。

 

 

  葉秋帶韓文清到了每年都會去的大排檔,要個了包間吃飯,只是不管霸圖主場還是嘉世主場,一直以來掏錢包的都是韓文清,惟獨這次一坐定,葉秋便闊氣地點了幾道價格偏高的菜餚,說是要慶祝韓文清終於把不可一世的王者從寶座上拉下來啦,這頓他請客。

  韓文清不置可否的哼了聲:「早該你請。」

 

  兩人吃飯時都不是愛說話的類型,菜上來後包間裡就再也沒有聲音,直到盤底朝空後,葉秋才開口:「老韓。」

  「嗯。」韓文清轉頭看向直盯著桌面,明明叫了他卻沒把視線拋過來的葉秋。

  「明年,嘉世不會再輸了。」

  「霸圖一如既往,不會錯失任何機會。」

  韓文清知道,葉秋並不如表面上的淡漠,嘉世三冠後落馬,做為隊長的他,饒是心理素質再強悍,也絕不可能豁達如斯,只是韓文清了解,葉秋不需要安慰,如同一葉之秋被季冷捨身一擊帶走前,他在戰場上拼命為隊友製造的每一個機會,就算到了最一刻,在這人身上你也看不見放棄兩個字眼。

  

  他得承認,葉秋對榮耀上的喜愛和執著,真的非常出彩,並且吸引人。

 

 「欸,都什麼關係了老韓你就不能溫言軟語哄我一下?」聽完回答後葉秋倒是笑了,他這才轉過頭來看著宿敵,眼裡隱隱泛起促狹之意。

 「哼,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韓文清倒是出乎葉秋意料,挪動身子稍微靠近了對方一點,伸手去拿擱在兩人中間的飲料罐,碰上了正好也要伸手去撈杯子的葉修的手。

  誰也沒把交疊的手抽回,葉秋挑眉看了對方一眼,開口的嗓音難得帶了點不確定:「可以嘗試好好溝通的關係?」

 

  他們都是成年人了,自然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他們不矯情,卻還是有些小心翼翼,打聯盟還沒成立前就相識的兩人,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或許是熟了就好上了,曖昧像是冰水混合物,停留在絕對零度的平衡點,就像愛情與友情的交接線,升溫了就越界化成柔情似水,降溫了就停滯不前,不冷不熱之間,就只差一個突破點。

   韓文清見葉修沒有抗拒,他拉過那人的手,緩慢卻有力的握住,葉秋聽到對方同樣沉穩的嗓音一字一句說著:「可以嘗試擁抱,嘗試親吻。」

 

   葉秋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他回握住韓文清發燙的手。

  「那就先嘗試處對象吧。」


  韓文清聽到葉秋在他耳邊說了這麼一句。


=END=

评论(9)
热度(42)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