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占個TAG宣無料TTTTT

我就是個M,最喜歡一個禮拜前才決定生東西出來了......
如果順利不窗的話,10/25灣家全職O當天會有50份封面長這樣(超級陽春)的韓葉無料。

內容超級言小,是學生X老師的架空設定,超OOC超自創,如果可以接受的請大家到 D1葉修你那麼欠揍老韓知道嗎 自取! 

試閱下收。


 一、

  

  風輕輕,四月初的天氣挾帶著微雨捎來涼意,儘管春寒料峭,校園裡的植被已然在柔密細潤的春雨滋長中催萌了枝芽。

  冬去春來,今年桐花開的特別早,一簇一簇地,小巧而潔白,綻放時朵朵花心向上,在學子莘莘的校園裡似乎帶了那麼點爭爭向榮的意思,校園中一派花花綠綠,吸入肺裡的空氣皆充盈著花香和雨天裡獨有的、泥土和青草的濕潤氣息。

  葉修沒有撐傘,他穿著輕便的休閒服站在校門前執行勤務,小雨打濕了他的肩膀,水漬慢慢暈染成片,隱約透出底下肌膚的色澤,比常人還要青白上些許的皮膚幾欲與白衫交織在一起,模模糊糊、曖昧不明。

 

  朝幾個進門的學生點點頭以示招呼,黃少天湊過來時葉修下意識轉過臉去,大約是閃避的動作太過明顯,被抓住時對方葉修兩個字估計一口氣喊了二十遍,直到喻文州提醒他注意時間,葉修才感到了救贖的真諦。

  「葉修葉修這個月輪你到校門口值班嗎?」

  「是啊,我是不會放水的,少天你還有三十秒。」葉修抬手佯裝看時間,但他壓根沒戴錶的習慣。

  「我就算遲了進教室你人在外面也不清楚,少忽悠了我可不會輕易上當。」

  「喔,也是,我怎麼忘了我們少天是個絕佳的機會主義者,不會放過任何細節的。」葉修放緩語速,看向一旁喻文州寫滿無奈的臉,接著道:「你看看大鐘,現在是七點五十九分。「黃少天聞言看向中央校舍頂樓那口上了年紀的老鐘,指針及數字在長期風雨曝曬下已然鏽蝕斑駁,卻不曾晚點,分分秒秒都在中央標準時刻上。

  「你跑百米的速度是十二秒,教室離這裡少說也有三百米,忘了跟你說,我今天請包子做風紀。」不對方反應過來,葉修扯開了笑容:「少天,加油好嗎?」

  

  葉修最後一個字落下時黃少天已經拉過喻文州拔足狂奔了,所過之處風捲殘雲。他待的班級離校門口確實不遠,這不,那端包榮興大喊:「獅子座你遲到啦哎唷班長也一起啊?」和黃少天:「臥槽放下手中計分板我們有話好好說!」的嚷嚷他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八點十五分,已經超過規定的到校時間。

  葉修同一旁警衛打過招呼,便踏出校門沿著圍牆走向轉角處,從兜裡掏出菸來點燃。他伸指搓揉凍得有點發紅的鼻尖,狠狠吸了一大口菸才感到身體暖和了些,沒多加衣服又淋雨果然還是太過逞強了,儘管葉修不算怕冷,卻還是低估了四月天的寒意。

 

  將菸頭捻熄在灰白色洗石子築成的牆面上,葉修縮了縮頸子。

  校園裡是完全禁菸的,他只能在空檔時間到校外或是天台上偷偷抽個幾根,他菸癮不小,算是忍得有些辛苦,尤其在這種濕冷的天氣裡更是自找罪受,磨蹭了一會兒,雨勢開始變大,落下來的水珠特別清楚,一顆一顆沿著頭頂滑落髮梢,葉修趕緊抖動身子,抬起手來遮雨,低頭小跑步回去。

  

  「啊、抱歉。」

  他沒仔細看前方的路,在校門口和人撞上了,對方穿著別校的制服,看來是個學生,只是那張臉有點成熟,葉修一時間還無法把兩者做連結。

  「不好意思,我看門要關了跑得有點急……」

  「葉老師!快進去吧,我要關校門了。」警衛的大聲呼喊打斷了那人未完的話語。

  「就來啦。」葉修轉頭面向那人:「轉學生?我帶你到教務處吧。」

  「嗯,麻煩你等我一下。」

  

  那人彎腰撿起地上的傘,左顧右盼一陣後急匆匆過了馬路。

  葉修看他穿過車陣走到一位老者面前,低身提起對方身旁的皮箱,一直替她拿到了前方的警局。

  距離有些遠了看不太清晰,視線裡只剩下幾個小黑點在那兒拉拉扯扯,最後比較高的那位朝某個方向揮了揮手,葉修揉揉眼睛,就看那人的身影向自己跑來,愈來愈近、愈來愈明白。

  「是個好人嘛。」

  葉修此時,深刻體驗了人不可貌相這句名言裡蘊含的真理。

 

 

  雨輕輕,轉學生打著傘和葉修並肩走在一起,拖著腳步在水面上留下幾道淺淺痕跡,卻又很快地被前仆後繼的雨水蓋了過去。傘裡很安靜,只有雨水滴滴答答落在傘面上的聲音,規律地敲擊著譜出一首平穩的鋼琴獨奏曲。

  葉修不矮,少說有有一米七八,轉學生卻也只矮了他半顆頭,兩個男人塞在傘裡還真有那麼點擁擠,葉修卻好好的沒淋什麼雨,取而代之的是那人左邊肩膀上、一大片深灰色溽濕的痕跡。葉修半瞇著眼,把轉學生傾斜過來的傘柄朝他那裡推了推「雖然不知道你是哪班的,第一次跟大家見面總得清爽一點才能給人好印象吧?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嗓音已經褪去了青少年的稚氣,帶著一些變聲期後的沙啞渾厚,他說:「我叫韓文清。」

 

  韓文清。

  這個葉修花了十秒咀嚼,卻用了十年時間去想念的名字。

 

 

 

 

  二、

 

  西下的斜陽正高掛在不遠處的鳳凰木上,光線灑落在掩著玻璃窗地帷幕上,少了灼人的刺目,更添幾許溫馴,紗簾映暖陽,放課後的教室內是大片澄黃天光。

  葉修拉開教室門時,韓文清還在擦黑板,映著光的半邊臉頰讓他的神情瞧著較平時柔和許多,葉修先是一頓,才開口打了招呼:「誒,老韓。還沒回去啊,輪值日?」

  「嗯。」韓文清點了點頭:「你忘了東西?」

  「是啊。」葉修揚揚手上的試卷:「收完就落在教室沒拿了,還好我也就忘了半堂課時間,怎麼就你一個?」

  「新杰要趕補習課,我今天替他。」

  「那你等會兒沒事?來幫我個忙,晚上請你吃餃子。」葉修掏了根菸出來:「不介意我抽一根吧。」

  「在這抽你就不怕被別人看到?」

  「這裡只剩我和你,你也不是別人。」葉修側過臉將煙霧吐向一旁,他可沒真隨便到讓不抽菸的學生也聞他菸味。

  韓文清看向他,好一會沒說話,直到他放下手中板擦側過身來。

  

  「為什麼是我?」

 

  夕陽餘暉舖天蓋地,將韓文清挺直的背影映得特別明亮,逆光中葉修看不清他的表情,卻是伸手取下了叼在嘴邊才剛燃燼的菸,上頭還帶著點熱度,葉修把它狠狠掐滅在掌心中,握緊了拳頭。

  他頓了一下,習慣性揚起笑容:「是指我總要你幫忙這事?要是真不願意就說,我不會勉強。」

  「……葉修,你有時候還真是沒心沒肺。」

  韓文清看著葉修嘴角,那裡有道小裂口,不仔細看還真不會查覺,一旦發現了卻再也難以忽略,他走向課桌椅旁拿起書包:「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老師。」

 

  一句老師讓葉修鬆開了手,當韓文清熟悉的氣味和他擦身而過時,他只是看著空無一人的教室不發一語。如果韓文清此時回頭,他或許能看見葉修緊蹙的眉頭和隱隱泛紅的眼角,那是一張帶了點苦澀和不甘的臉,他從來沒有這樣笑過,嘴角彎起的每分弧度都是種無奈,而那個大雨滂沱的夜晚,葉修終究沒有告訴韓文清他想說的話,只是在心裡百轉了又千迴。

 

  「老韓,這種等待就像死水微瀾,我最不能忍受的,便是一念花開一念花落,當你發現愛情只是憧憬和崇拜下的錯覺後,再回過頭來,說恨我。」


TBC

评论(30)
热度(17)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