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一晌貪歡


很想打愛對方愛的要死的韓葉,

所以有甜到吐,ooc到吐的成分在XDDD

可能跟別人不太一樣,但我心裡的韓葉談起戀愛來大概就是這樣了。

根本言情小說(X


至於文裡面的稱謂,

因為打葉秋會讓我覺得是弟弟在跟老韓談戀愛(?)

所以除了老韓出聲叫他的時後會是葉秋,

敘述的部分則一律還是用葉修。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篇文卡了好幾天,還好有順利生出來真是太好了TT




  大半夜的公路上靜悄悄地,黑燈瞎火,叫人伸手不見五指。

   由遠而近高速行駛的重型機車仿若流星劃過天際,嗡嗡作響穿梭在濃重暮色裡,剎時點亮喧騰了片刻的幽靜。

   這條公路實在太暗了,前導燈僅勉強能投射出小片視線所觸及範圍內的景色,直至一望無際綿遠悠長地海岸線映入眼簾,騎士才鬆了油門,放緩速度,將車停在堤防旁。

 

  「到了。」韓文清拍了拍葉修那雙一路上緊抱著他腰際的手,聲音裡帶了點笑意,很淡,葉修還是聽出來了。

   緊貼著韓文清後背的胸口很是溫暖,葉修抽身離開,挺直背脊時吹來的海風讓他不由得打了個哆嗦,下意識只想往熱源處窩去,才揪住對方衣襬,感到動靜而回望過來的視線讓他隨即鬆開了手,他聳聳肩,習慣性地揚起一抹笑。

  葉修帶著全罩式安全帽,面罩只掀起了一半,韓文清看不見他的眼睛,只能從微揚的嘴角判斷出眼前這人多半還沒醒,他伸出手扣扣兩聲敲了敲對方面罩:「醒醒,下車。」

  葉修這才脫下安全帽:「你怎麼知道我睡著了?」對著照後鏡隨手撥亂塌陷地頭髮,看也不看韓文清的開口問道。

  「你重得跟頭豬一樣,整個人壓在我背上,我能沒感覺?」韓文清白了他一眼,伸手捏住對方腰旁軟肉,力道下的有點大,葉修忍不住嗷嗷亂叫,趕緊揮開韓文清難得幼稚的手︰「老韓你這是愈活愈回去了,隊長畫風不對霸圖的漢子們造嗎。」

  「哼,最畫風不對的,是和嘉世隊長在一起吧。」韓文清眉眼上挑,歪著一邊的嘴笑,看起來還真是頗有幾分道上混大佬們的流裡流氣,然而覺得韓文清難得這樣笑瞧著卻也挺順眼的葉修,肯定是腦裡哪部分被海風吹壞了吧,他想。

  「喔,這麼說你是想反悔啦,吃完不買帳?來人啊,搶劫啦。」葉修下意識從口袋裡摸出菸來含住,打火機被忘在窗台了沒帶出來,他只得就這麼刁著解解癮,一邊說著些沒啥營養的垃圾話。

  「我這個人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來。」韓文清回的倒是正經,葉修才剛要說這也挺好的,對方又接了句:「走了就走了,我是不會回去付帳的,我可從沒想過後悔。」

  

  「呵呵。」在一起三年多了,葉修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到韓文清的無賴,明明居於劣勢,他還是笑出聲來,笑得眼角和耳根都隱隱泛起了潮紅,在比一般人還要青白一些的膚色上特別顯眼。

  韓文清沒忍住,伸手摸了摸,挺熱的,騎車時沒戴手套,夏夜的海風夾帶細沙還是刮得人又冷又疼,僅管耳朵的溫度是人體最低的,對韓文清來說卻已經足夠溫暖了。

  「你這是純粹取暖還是調情?」葉修打趣的問。

  「你想聽哪一種?」

  「喔,」跨坐在機車上的葉修轉過頭,讓韓文清的掌沿著耳際滑過頰側,直至覆住整張嘴,最後他在那人手心吧唧了好大一口,發出響亮的啾啾聲,才揚起唇角和視線望了回去:「我選這種。」

  異樣的麻癢感透過掌心,隨著末梢神經一路攀爬至腦後,韓文清先是傻得發懵後,才雷厲風行抽回發燙的手,蓋上了葉修眉眼。

  

  怎麼樣也不願讓這人見到,他被迷得頭暈目眩,滿面潮紅的臉。

 

  

  打聯盟還沒成立前就相識的兩人,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興許是愈熟悉就愈欣賞,曖昧情感逐漸在彼此之間滋長流動,如同將沸未沸的水,維持在九十度的高溫,表面上波瀾不驚,卻仍是無法壓下情動襲來時的暗潮洶湧,終於在第四賽季,霸圖終結了一代王者嘉世勇奪四金的傳說後,確認了關係。

  把進出霸圖休息室當進出自己家的葉修,那時還在敵方休息室中,把玩著遙控器,將空調溫度調至十八度的低溫,一邊對著坐在他身旁閉目養神的韓文清說道:「哥怎麼覺得這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冠軍和冠軍本人都被你一波帶走啦。」 

  「因為我很強。」

  「是啊,不過就是輸了我三個賽季。」

  韓文清沒回話,卻是翻身過來,做了和方才在選手通道時一樣的事,把葉修壓著親了一遍。

  「謝謝招待。」

  「招你大爺。」葉修推開對方,用手意思意思抹去了韓文清還留在他嘴上的口水,突然揪住了他短而粗礪的髮,笑得一臉古怪:「不是說色狼的頭髮都長很快嗎?看來這話也不怎麼老實。」

  「囉嗦。」葉修明擺著拐彎罵他,韓文清也不惱,只是雙手一伸扯住對方臉頰左右拉開:「我只知道,欠揍的人都長著一張你這樣的臉。」

 

  葉修生得好,外表看起來特別顯小,那張娃娃臉在兩人線下第一次見面時,還讓韓文清頓時有了這人是否已經成年的錯覺,葉修的雙頰圓潤,他一直很想找機會狠捏一把,現在終於實現了願望,自然沒有放過的可能,力度之大讓對方疼的重重踹了他小腿骨一腳要他放開。

  皺起眉頭,韓文清這才鬆開手,看著葉修雙頰通紅的狼狽樣,頓時覺得認識以來在這人胡言亂語下受的氣都緩解不少。

  「你幼稚不幼稚啊韓文清大大。」葉修一邊著扭曲著五官緩解疼痛,一邊發出模糊不清地句子罵道。

  韓文清卻是毫不客氣的笑了出來。

 

  他在霸圖隊員心里的形象一向穩當沉著,甚少見過這人笑得如此開懷,有人說韓文清太過熟成,已經沒了這年紀青年該有的飛揚和灑脫,然而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時刻都是滿懷激情的,只是這些激情需要足夠的時間去醞釀,當你終於看見他的張狂不羈時,卻已是他情感外放的巔峰了,好比對榮耀,好比對葉修。

  

  至於兩人決定在一起時,沒有任何顧慮自然不可能,只是他們就算好奇未來有多漫長,也不曾想過放棄,這種放手拼搏的乾脆,以後或愛或不愛,說開了,都還算有個交代。

  而至少此時此刻,我要的不過是你的現在,沒有人扯未來。

  

  

  

  現在是第七賽季夏休期。

  

  他們不常見面,比較空閒的夏休期也都顧著上網搶BOSS去了,交往後唯一不同的,是兩人會特意空出小段時間見個面,多半都是韓文清去的H市,今年卻是葉修主動說要過來看看,第一次兩人約在Q市碰了頭。

  

  吃完飯後葉修也不知哪來的閒情逸致,居然主動提出了要去兜風的念頭,當時韓文清臉上那副見鬼似的表情倒是讓葉修一手刁著菸,一手捧著肚子笑了好久,半天才能說上句完整的話。

  

  都說重型機車是男人的浪漫,被認為是男人中男人的韓文清自然也有一台,葉修跟著到車庫看見時,免不得也澎派激昂了一番,湊上前去東摸西摸的,就差沒眼底發光了。

  接過韓文清拋來的安全帽,葉修就算心癢難耐,沒有機車駕照的他終究沒那個膽子玩開,還是乖乖上了後座,伸手環住了韓文清。

  「葉秋。」

  下巴抵在韓文清背上,葉修趴得正舒服,聽對方叫他也只是懶洋洋地用鼻音哼了聲權當回答。

  「我是第一次載人,要是騎得快了,你就拍拍我的肩吧。」

  葉修點了點頭。

  

  韓文清騎得快卻很穩,他為了減少風阻而壓低的身型,讓背部到腰部地流暢曲線直直繃成一條,葉修能感受到那人倏然緊縮的肌肉,也跟著下意識提高集中力,環著對方的手緊了緊,更近的貼向了韓文清。

 

  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葉修卻覺得沒有那麼一刻世界如此安靜,只剩下自己轟然作響的心跳聲,一下一下,簡直要震碎了他的鼓膜。

  他從來都不喜歡被掌控的感覺,他性喜挑戰,好勝頑強,和韓文清簡直太過相像。只是不同對方的果敢直斷,他不輕易暴露自己的情感,總是笑得雲淡風輕,把那些酸苦的、辛辣的都往肚子裡吞,只給你看他最遊刃有餘的一面,然而這樣的人,只要真正把誰放進了心裡,那就是一輩子的事。

  

  葉修清楚,就算擁有再堅定的意志也不會是天下無雙,生命長河裡,總有一個人,會令你失去理智、動彈不得。

  他的交往對象從不說些太過矯情的蜜語甜言,卻總在不經意間,把最柔軟的一部分留給了自己,倘若此時韓文清說了他們這段時間以來,不過就是一晌貪歡,葉修已經沒有自信,能在情之所深的現在,說不愛,就不愛。

 

 

 

  兩人翻過堤防,安安靜靜並肩坐在細白柔軟地沙灘上,沙上還留有白天陽光照射下的餘溫,入夜的溫度比白天低上許多,坐起來倒是特別舒服了。  

  夾雜著鹹味地海風劈面而來,浪花滔滔一波翻過一波,升起又落下,葉修望著海面,反覆把玩著手中無法點燃的菸,顯得有些焦躁,風吹亂了他的髮絲,零零落落散在眼前和頰邊,遮住了泰半視線,他卻沒有撥開,反倒是開口輕輕說了句話。

  感到對方異狀,知道這人多半是菸癮犯了,也沒轉頭去看他,他倆挨得極近,幾乎是臂膀貼著臂膀,韓文清清楚的聽見了對方喊他。

  只是一時半刻後那人都沒再開口,他也不吱聲,默默等著。

  

  「老韓。」終於,葉修又開口叫了他一次,音量比方才大了點,卻隱隱帶上了點不確定。

  「嗯。」

  他們深入聊天的機會或許屈指可數,韓文清卻也了解,至少這些年來他認識的葉秋,從不猶豫,他們的生活圈除了榮耀幾乎是沒有任何共通處,葉修不說的事情,韓文清自然不會知道,反之亦然。

  他們對這點事情並不太在意,我喜歡你不是因為有多麼了解你,而是千萬人踽踽獨行的時間裡,我們剛好在交叉點上相遇,然後並肩而行。這不代表他們不想關心對方的事情,不過是你想說,我就聽,這樣而已。

 

  「我沒打算放棄榮耀。」

  那人說這話時,韓文清彷彿能想像他叼著根菸,菸頭火光一閃一閃的,在昏暗中特別明亮,就算看不清表情,也能感到他的決心,韓文清心裡卻是莫名騷動。

  「你這話什麼意思。」

  「總有些事時不予我,但還不是現在。」  

   這種時後,韓文清特別討厭葉修如此飄渺的笑容,但他除了這一號表情,似乎再也沒有不同情緒,方才感受到的不確定感在這人身上已經完全沒有了,看著葉修波瀾不驚的眼,韓文清頓時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煩燥極需被弭平,他索性扳過那人肩膀,啃上了他的嘴。

  

  葉修順著勢頭傾身向前,用了力氣,一陣天旋地轉後,韓文清已經讓他按在了身下,皎潔月光映著葉修的髮,沿著髮稍和後頸滾落進連著皮肉的鎖骨處,灑滿一地銀白,襯得那人本就慘白的臉更無血色,韓文清本想推開他,卻見葉修撐起身子,雙手分開支在他頰畔,懶散的笑著:「哥難得主動,你不好好享受?」

 

  葉修眼底有無法明辨的執拗,韓文清本來就是不肯退讓的人,這幾乎是激起了他的勝負慾,壓下那人的頸,看也不看就側頭咬了上去,仿若毛毛躁躁、情竇初開的小夥子,磕磕绊绊地碰傷了彼此的唇。

  

  鮮血混著唾沫在唇齒間相濡交替,口腔中漫延開來的腥味並沒讓他們放開彼此,舌根被大力吸吮,已經麻木的沒有感覺了,韓文清把手伸進葉修髮絲之間,按著他的頭顱,更深的讓對方貼進自己,唇與唇間再沒有縫隙。

  直至葉修無法吞嚥的的唾沫沿著下巴流淌到韓文清臉上,他們才終於放緩攻勢,改為慢慢舔牴,他們吻了很久,誰也沒想要放開,嘴唇肯定是腫得一蹋糊塗了,心裡卻是異常滿足。

  疼痛對他們而言,像是一種以在乎為名的烙印,雋刻著此刻他們的心情。或愛恨、或空虛,或揮霍、或珍惜。

 

  激烈的親吻幾乎奪去了葉修肺裡所有空氣,結束後他乾脆就著原本姿勢趴在韓文清身上不動了,閉著雙眼平緩呼吸。

  韓文清也沒推開他,只是抓起了一把沙子,看著它從掌縫間溜走。

    

  「回家吧。」韓文清推了推他。

  「好。」  

  

  扣上了韓文清空著的手,他們往回走去,在沙灘上留下了兩排深淺不一的腳印。

 

   葉秋這人就像是掌心的沙,無論你攤開了還是握緊,終究是會從指縫中一粒一粒流瀉乾淨,永遠無法掌控,這很矛盾,韓文清卻清楚,他喜歡的,正是這種無法征服的快意,他們是對等的存在,他從來不想也不會束縛對這段關係,就算不明覺歷,但只要葉秋不說,他就不問。

 

  這不是默契,而是我信你。

 

 

 

 

  第八賽季,冬季轉會。

  

  富有節奏的敲擊聲在房內響起,葉修飛快地敲擊著鼠標和鍵盤,神情專注。

  看著大漠孤煙的角色揚著血花倒下去時,忍不住發出了呵呵的笑聲。

  「這樣就是三勝三負平手啦。」

  「再來。」耳機那頭傳來了韓文清低沉的嗓音。

  正想答應,房門突地被人打開了。

  「沒機會了,老韓,下次吧。」拒絕了宿敵的再一次約戰,下次兩個字說的特別用力,葉修這才抽出嘴裡的菸捻熄在一旁的菸灰缸裡,退出了遊戲。

  「來了?」

  「來了。」來人應了聲,葉修沒有回頭,彷彿早已知曉這一刻終將到來,他起身從登錄器上取下一張卡,慎重的放入了口袋。

 

  「走吧。」

 

  2022年冬,榮耀第十區開服。

  一代大神葉秋,宣布退役。

 

 

 

  次年全明星賽上,龍抬頭再出,採訪時各家選手沒有多說什麼,只有葉秋一直以來的宿敵,霸圖戰隊的隊長韓文清,直視了鏡頭,不閃也不避,他說:「我等你回來。」

  

  十年一瞬,栽出了絢爛的花,而歲月如酒,情意正濃。

 



END

评论(8)
热度(157)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