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完)


PO完啦~

除了特典番外全文都釋出了~

感謝一路陪著雙角這篇文從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你:)

也謝謝韓葉和全職讓我在人生旅途中可以標上了一個這輩子都沒想過的岀本TAG,何其有幸遇見你們。

有肉請小心點閱(?




十一、

 

  「阿青,你說我們能在日落前找到民宿收留嗎?」

  海風很大,在前頭賣力踩著踏板的韓青沒有回答,沿著臉頰低落的汗水很快又被風吹乾。

  看著夕陽漸漸隱沒至海平面那端,葉子脩轉過身,將額頭抵上韓青後背:「我只說一次啊,你沒聽見就不算數了。阿青,我也喜歡你。」

  突然緊急剎車的韓青停下腳步,他轉身向葉子脩咧嘴一笑:「我聽到了,不許反悔啊。」

  

  原本說好了一群好友大家約出來玩,結果最後只剩韓青和葉子脩兩人在車站旁大眼瞪小眼,估計也是大家看不慣他們彼此尷尬了這麼幾天,希望能找個機會湊合他們。

  自從韓青向自己告白後,葉子脩便處處躲著他,雖說一個大男人這種行唯特別孬種,但葉子脩心裡對韓青有好感是一回事,真正換來對方的表白又是另一回事了。

  後來葉子脩還是被韓青拉上火車帶到了海邊。

  再後來,兩人發現天色已晚要回家時最後一班車已經在半小時前開走了。不得已,兩人只好騎著租來的車在海線上全速奔馳,希望能找到一間還開著的店收留他們。

  再再後來,就有了前面那番對話。

 

  「卡-可以了!!收工收工,學生時期全部拍完了,接下來就剩出社會後啦。」這部劇的主導,是上次和葉修合作過的那位,自從知道葉修就是葉秋後,簡直恨不得把之前稱讚過對方的話全收回。

  「辛苦了。」韓文清和葉修同時走到導演前,韓文清先對導演點了點頭。

  「文清演得很好啊,接下來一定也沒問題。」

  「我也演得很好啊,導演你偏心啊,給根菸背,嘴巴癢死了。」

  「去去去,別靠過來啊看了就煩。」導演還是遞了菸。

  說歸說也不是真討厭葉修,只是做為霸圖粉絲的心裡一時半刻無法承認對方就是了。

  「謝啦~」美滋滋地接過菸就要點燃,身旁的韓文清果然又伸手奪過。

  取而代之的,是低頭迅速在葉修唇上啃了一下的動作:「嘴癢?這樣就行了。」

  匡啷、匡啷。器材掉落聲此起彼落,霸圖顯然又要為此付出一筆數目不小的器材修繕費了。

  「秀恩愛分得快啊!」薑是老的辣,最後還是導演撿起掉落的菸,抽了一口後吐出大家的心聲。

 

  韓文清和葉修都不是太過在乎別人眼光的人,兩人一確認關係那時,就在QQ群裡給眾家好友發了消息。

  可想而知光一個黃少天就刷滿了整面屏幕,連周澤楷也發了好幾個哭泣的表情符號,但是最後,還是得到了每個人帶著真心誠摯地祝福。葉修很慶幸能認識這群好友。

  他不是真的那麼傻,傻到沒發現黃少天、周澤楷,甚至是其他人對自己帶有的那點異樣情愫,只是他打認識對方開始人,一顆心就撲在韓文清身上了,對其他人也只能說抱歉。

  之後韓文清和葉修也同自己親如家人的霸圖和興欣夥伴們宣布了這個消息。

  興欣方面簡直喜聞樂見,他們心中唯一能好好管住葉修的人非韓文清莫屬,所謂一物刻一物,葉修天生就是要栽韓文清手上的。

  霸圖粉絲可就沒那麼歡樂了,當下除了手上所有東西都掉落地上壞了不說,心裡上的煎熬和辛酸可真的沒人能體會。雖然他們總是一致喊著口號希望韓文清能幹死葉修,卻沒想到韓文清真的幹了,還一口氣讓對方成了霸圖的大嫂,簡直太細思恐極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肉要藏起來V/////V


***

  「怎麼這麼早起?」儘管枕邊人的動作很輕,感覺身邊溫暖抽離的葉子脩還是醒了,帶著一張迷迷糊糊的臉,他揉了揉眼睛,望向已經起身換好西裝的韓青。

  「啊,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今天要出差,得趕最早一班車。」低頭給了戀人一個早安吻,韓青打好領帶,看見葉子脩掙扎著要起身時,被子滑落,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背部,上面布滿的點點紅痕是他昨晚印上去的傑作。

  韓青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對方直白的反應讓葉子脩不禁輕笑出聲,他勾勾手要戀人靠近一點。

  韓輕靠近床沿時,葉子脩突然伸手扯過領帶,韓青只得壓低身子,同時,葉子脩也撐起身體湊向前,給了戀人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回來繼續吧。」

  「好。」韓青笑了,太陽剛剛升起,透過玻璃窗折射出的光輝投映在韓青臉上,看起來特別耀眼。

  「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

  這是韓青和葉子脩相識十年來,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日常。簡單、溫馨,卻很美好。

  他們相信不只十年、二十年,等到年華逝去青春不再時,還能牽著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


  「導演,我覺得眼睛好痛。」男工作人員們叫苦連天,這兩人戲裡閃就算了,戲外也閃是還讓不讓人活啊。

  女工作人員的反應卻是各個都如同打了雞血般幹勁十足,尤其是造型師回想起早上葉修一到片場時,完全不需上妝就自體攜帶的紅痕,簡直又能吃下三碗白飯了。

  「好啦好啦以後你想看也看不到了,因為,殺青啦!」隨著導演一聲大吼,霸圖片廠內響起了此起彼落的掌聲和一句句辛苦了。

  

  葉修照慣例,在殺青當天便打好了直接回興欣的機票。

  婉拒了慶功宴邀請,葉修要搭上韓文清的車前,張新杰叫住了他。「前輩。」

  「小張啊,有事嗎?」

  「謝謝你完美詮釋了這個我在任性之下創作出的劇本。」張新杰微微鞠了個躬。

  「我們都什麼交情了你客氣啥呢?再說本子挺好的我也演得開心。」葉修上前拍了拍張新杰。

  「有句話一直沒說。」張新杰再抬起頭時,露出了一個笑容:「祝前輩和文清大哥幸福。」

  「唉,這種肉麻兮兮的句子就不用說啦,哥趕機呢,先走啦。」

 

 

  一年後,葉修憑藉著興欣自制的電影,四度入圍影帝,再次角逐這份殊榮。

 

  「年度最佳男演獎,得獎的是-葉修。」

  聽見消息宣布時,葉修嘴裡還塞著韓文清的舌頭,倒是韓文清先放開了他。

  看著對方眼裡蒸騰而起的霧氣,葉修雙頰緋紅,氣息紛亂,不得不說很是誘人,然而讓韓文清移不開眼的,是那雙漆黑如墨瞳孔裡流轉著的光彩,奪目耀眼並且生氣蓬勃。

  葉修又低下頭去親了韓文清一會,對方則是伸出手緊緊扣住了他的十指,雙方無名指上兩個同款式的戒指閃著溫潤光芒,葉修偏過頭咬了咬對方耳垂,帶著掩不去笑意的聲音聽起來特別像撒嬌,「老韓。」他喚。

  「嗯?」韓文清也偏過頭去親了親他嘴角。

  「我回來了。」

 

  韓文清笑了,剛毅的臉部線條在他微揚的嘴角下變得柔和起來。

  「歡迎回來。」

 

  我穿過這個世界上最洶湧的人群 ,一一走過了他們,懷著一顆用力跳動的心臟,站在了你的面前。

  


  至於興欣在往後的時間內,完成了許多部膾炙人口的影視作品,並囊括了榮耀金像獎大大小小的獎項,可謂真真正正攀上了巔峰。

  


END


评论(9)
热度(42)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