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十)


依然有一點點ALL葉橋段~

內有灣家用語!

估計是倒數第二章了,

想問一下LO上大陸的太太們,因為一直沒把繁體字轉成簡體字的習慣,

不知道看起來會不會有所影響?


(碎嘴)


最近幾天心情一直起起落落,

因為韓葉而開心、卻也因為韓葉而受挫。

一直到剛剛偶然點開了盛夏光年,

很喜歡五月天歌曲裡帶來的正向能量,

聽到我不轉彎時,突然茅塞頓開。

我不轉彎,做自己就好,總有人欣賞這樣的你。


十、

 

  榮耀金像獎於每年十一月底舉辦,地點定在首都B市,年年受到來自微草和義斬影業的贊助。一如往常地,來自輪迴和義斬拍攝的廣告,在場外投影牆上出現的次數也最多。

 

  為了一睹偶像風采,早早就來等候的影迷們站在紅毯兩旁,把用鐵欄杆圍起來的區域擠得水洩不通。

  尤其當周澤楷由加長禮車內出現時,影迷們的尖叫簡直要把天空戳穿一個洞。興欣的車晚輪迴一步到達,正好遇上這喧騰場面。

  一下車就聽到兩側尖叫聲此起彼落,葉修掏掏耳朵,對身邊穿著鵝黃色粉嫩小禮服,顯得嬌俏可人的蘇沐橙道:「走前面的肯定是小周。」

  也不知是真聽見還是剛好回頭,對上葉修視線時,周澤楷眼睛亮了起來,要是沒江波濤一旁提醒,估計人就湊到葉修跟前

去了。

  「周澤楷,今年依然呼聲最高的影帝候選人,很強嗎?」唐柔膚色很白,及肩切齊短髮烏黑亮麗,她穿了一件明紅色紗質雙層禮服,配上胸前價值不斐的鑽石項像,襯得整個人冶豔又妖媚,吸睛度滿分。

  跟著周澤楷轉身的杜明看見唐柔裝扮,霎時雙目圓睜,要不是江波濤還拉著,大概人也衝上前去搭訕了吧。

  「很強,但差我一點。」葉修笑起來時嘴角微歪,就算穿著三件式西裝,也掩蓋不了他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嘲諷氣質,葉修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出席這種場合,身上西裝還是陳果逼著他上網選的。

  方銳則走俏皮風,白襯衫打個領帶,下身是過膝七分褲,腳蹬素面尖頭漆皮鞋。

  

  紅毯中場訪問時,主持人果然提到了葉修身份話題。

  「外頭都在傳葉修就是葉秋,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是啊。」葉修一口承認,毫不避諱。

  反倒是主持人被驚得說不出話來。現場只剩鎂光燈閃個不停,不習慣的葉修微微瞇起眼,見對方還傻楞著沒有反應,葉修帶著興欣眾人就要繼續向前走,反應過來的主持人情急之下拉住了他的手腕。

  「唉,等等,還沒結束呢。」

  「今天來的是興欣,可不是我一個人。」抽出手,葉修淡淡看向明顯經驗不足的主持人,言下之意帶了點提醒。

  驚覺自己失態,主持人趕緊照稿介紹了一下興欣諸位,不敢再多說什麼,很快的放人了。

  才往前走沒幾步,葉修就看見了似乎從方才便一直等在這裡的周澤楷。

  「前輩…」

  「小周在等我?」

  「嗯。」對方點點頭,眼裡閃爍著喜悅光芒。

  「那一起走吧。」搭上周澤楷比自己要高上三公分的肩,葉修乾脆的滿足了後輩願望。這一幕讓場邊女性們又發出一陣高分貝尖叫,連女記者也忍不住殺了好幾十張底片。

  

 

  今年典禮的表演節目同以往一般,枯燥又了無新意,懶懶縮進椅子裡的葉修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剛頒完最佳原創劇本的獎項,興欣可惜地失之交臂,最後是由藍雨影業喻文州編寫的朝朝暮暮拿下這個獎。

  那是部民國劇,黃少天把裡頭生離死別的橋段演得極好,令人動容。

  葉修也看過,他還難得發了QQ稱讚對方,只是後來收到的一長串回覆他就直接略過了。

 

  後頭頒發的最佳新人演員獎,不負興欣眾望,由唐柔一舉奪下。頒獎人才唱完名,輪迴的杜明已經激動的站起身來,用力鼓掌。彷彿得獎的人是輪迴而不是興欣。

  杜明偷偷地往興欣那望去,就見唐柔含著笑朝他點頭示意,頓時感到世界美好的杜明,傻笑著向她揮了揮手,同公司的方明華和呂泊遠早就笑得東倒西歪,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去。

  唐柔風采逼人,上台時舉手投足間盡是名媛千金般的高貴優雅,她舉起獎杯,微微鞠躬:「謝謝評審們對我的肯定,謝謝興欣所有人,對於出道沒多久就能獲得這個獎項,我感到無比光榮和珍惜。謝謝。」簡短但得體的感言,和唐柔個性如出一轍。

 

  頒完導演獎後,全場燈光暗了下來,牆上投影接著閃過一幕幕畫面。

  前幾分裡全是葉秋退役前所出演過大大小小的角色,各個都是耳熟能詳的經典,唯一共通處是都不露臉。後面比較短的部分,則是改回葉修真名後,近期出演的角色。有一些甚至是還沒上檔的片花,估計是向其他影業要來的,不可謂不用心。

  影片中簡短交代了葉秋的真名是葉修這件事,自然當初離開嘉世時簽的條約就不算數了。

  金像獎執行委員會和評審們一致承認葉修十年間在電影工作上的熱情和成就,既然對方不是新人,傑出電影人的稱號也算得上實至名歸,非他莫屬。

  

  短短幾分鐘的影片,囊括了葉修從出道至今所有成就,台下許多一路陪著過來的影迷深受感動,忍不住啜泣出聲。

  影片播映完畢,隨著燈光漸亮,低沉嗓音同時響起:「現在頒發的是,榮耀傑出電影人獎。」

  韓文清身影緩緩從舞台中央出現。

  「致葉修,我可敬的十年對手。」韓文清話不多,一句話卻已足夠讓底下歡聲雷動。

  主辦單位挺有心的,宿敵同台話題性十足,雖說是個噱頭,卻在瞬間將典禮氣氛帶向高了峰。

  葉修帶著笑依序擁抱過興欣每個人,輪到陳果時他說了聲:「老闆娘,謝謝。」差點沒讓陳果淚灑典禮現場。

  上台的路明明很短,葉修還是花了比平常人更多的時間。黃少天也不管藍雨的位置安排和興欣有段距離,硬是過來用力抱了葉修一下。其他也如法炮製,紛紛從自己位置過來擁抱葉修。

  「沒辦法,哥就是魅力大。」嘴上這麼說著,葉修眼裡嘴角掛著的笑意卻很溫暖,挨個抱過後,他才終於上台。期間提醒流程時間的鈴聲響了幾次,倒是沒人去管了。

  

  「恭喜。」韓文清遞上獎座時仍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葉修卻看得出他唇邊隱隱含笑,臉部線條也柔和了不少。

  「老韓。」葉修主動上前給了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我還能再戰十年呢,你可別一直輸啊,趕緊追上來吧。」

  「從頭開始的人是誰?你好意思。」

  「呵呵~」

 

  葉修舉起獎杯,整個人在燈光照射下閃爍著耀眼光芒,他揚起張佳樂印象中那抹純粹又滿足的笑。

  「我回來了。」

 

 

 

  興欣成功打響知名度後,旗下藝人果然邀約不斷,葉修提點了他們一些選角的注意事項,便放手讓人去做,自己則是成天和魏琛窩在一塊,為興欣下一部電影做準備。

  兩個老菸槍討論起事情來,那一根接一根沒停過的菸把會議室內搞得烏煙瘴氣的,陳果沒辦法只得另外隔了一間吸菸區出來,再沒忌諱的兩人乾脆就待裡面不出來了。

  點子湧上,葉修正和魏琛指手畫腳大肆討論時,來了封簡訊。

  『上QQ。』韓文清寄的。

  『忙著呢。』葉修順手回覆。

  『等你。』

  韓文清再傳來時葉修沒回了,直接將手機扔到一旁。

  「小韓?」魏琛隨口問了句,兩人關係除了視如親妹的蘇沐橙知道外,老早便和他們認識的魏琛,多少也能從他們一直以來的互動猜出點端倪。

  「嗯,有事找我。」儘管沒特別公開,對這些一路奮鬥上來的好友,葉修也沒否認的意思。

  「小韓不錯啊,老葉你可別錯過啦。」

  「怎麼你叫他小韓我就是老葉了,老韓還大我一歲呢。」

  「你老油條好意思稱小我還叫不出口呦,比老夫年輕的通通都是後輩別囉哩囉嗦。」

  「倚老賣老丟不丟人,素質呢?」

  「討論討論別聊這個了。」

 

  

 

  終於擬好想法由會議室離開時,已經是黃昏了。

  葉修出門買菸順手打包了一碗餛飩麵回宿舍。

  等他看到電腦時,才想起韓文清的訊息,果然一上QQ就接到對方丟來的訊息。

  韓文清:真慢

  葉修 :哥可沒叫你等啊

  韓文清:[傳送文件]

     葉修 :這啥?

  韓文清:你先看

  

  葉修點開文件,是張新杰新寫的劇本,劇情大綱簡述的是一對同性愛侶求學到出社會後,由相識、相知到相惜的過程。

  因為是霸圖從沒嘗試過的同志題材,影業高層也表達出極高興趣。

  至於主角的名字,一個是寒青,另一個,是葉子脩。

  

  葉修 :小張這是受什麼刺激了?

  韓文清:[圖片]

  韓文清:他看到這幕覺得挺不錯就拍了下來,回去後聽說靈感源源不絕

  葉修 :······握槽小張那天在場我怎麼不知道

    那張圖片正是張新杰看到,葉修和張佳樂對戲時被對方押在辦公桌上的畫面。

  韓文清:拍得挺不錯

  葉修 :我說老韓你好歹吃個醋唄

  韓文清:無聊

  葉修 :小張那角色名,是屬意咱倆出演了?

  韓文清:嗯

  葉修 :學生啊~

  葉修 :哥就算了,老韓你那張臉······

  葉修 :呵呵

  韓文清:新杰問你檔期行不行,接不接?

  葉修 :我沒問題,沒試過這類型劇本,挺期待的

  葉修 :倒是老韓你行嗎?跟個男人什麼的

  韓文清:是你就可以

  葉修 :老韓你這話莫非是想跟哥處對象啦

  韓文清:嗯。也差不多了

  親口聽韓文清確認,儘管早已心知肚明,葉修還是忍不住感到彆扭。

  葉修 :好歹給個戒指表示誠意啊,就丟個劇本過來,不怕別人笑你小氣?韓文清大大

  韓文清:等你過來

  葉修 :呵呵,多大鑽,幾克拉啊?

  韓文清:干你屁事,管收就成。

  葉修 :嘖嘖,送禮都這麼流氓,果然是霸圖男兒

  葉修 :小張不愧是葉韓黨,照片裡明明是我和樂樂嘛,怎麼就找上老韓你了呢?

  韓文清:葉韓?

  葉修 :又一次被壓倒在床上的韓文清黑著一張臉的看著上方興致高昂的戀人。

     「葉修你說老實話,這真的不是你和新杰聯合起來整我的玩笑?」

     「你覺得小張是這種人嗎?他只是說了盡量讓自己勞累一點有助睡眠嘛~」

     至於每晚上你這件事當然是我自己加的,葉修心想。

  葉修 :老韓你就從了哥吧

  韓文清:Google 韓葉 約有347,000項結果 (搜尋時間:0.11 秒) 

  韓文清:Google 葉韓 約有15,000項結果 (搜尋時間:0.14 秒) 

  韓文清:嗯?

  葉修 :······老韓你真的學壞了

 

  

  

  

 

 

 

  葉修到Q市時照慣例是韓文清來接的機,只是對方那張看起來年輕了幾歲的臉一時間竟讓葉修有點時光穿越的錯覺。

  「老韓你這頭髮怎麼回事?」

  一直到坐上副駕駛座,韓文清拉過安全帶給他扣上後,葉修才反應過來。

  韓文清一直都是簡單俐落,短到可以露出整張臉來的黑髮,現在不僅帶上了遮蓋住半邊眉骨的長瀏海髮片,顏色也染成了在陽光照耀下偏淺的棕色頭髮。

  「剛在試妝,試完了就直接過來,還沒卸。」   

  「老韓你這畫風全變了,哥都認不出來。」

  「不好看?」韓文清笑了一下。

  「······就是不習慣而已。」葉修簡直要為光看到韓文清朝氣許多的臉露出笑容,便一陣心動的自己點蠟了,也太特麼沒出息。

  

  這次因為葉修本身也忙,排給霸圖的檔期至多二個月,要在二個月內拍完不算太難,只是行程勢必不能耽擱,身為主角的葉修和韓文清,幾乎每天都有好幾場戲。

  葉修到達片場時,唇有點腫,造型師一邊給他蓋上潤色膏,一邊叮囑他要小心些,無緣無故的紅腫很可能是內分泌失調出現的生理警訊。

  

  葉修外貌上沒多大改變,他膚況不錯,只需要上些遮瑕和頰彩,以及補上細細眼線讓眼睛看起來有神一點就行了。

  最後造型師捧過他的臉左右端詳一番,拿過髮卡別上,讓葉修露出右邊耳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再小上一些後,才滿意的放人。

  定裝照結束後,為了壓縮時間,打算下午直接開鏡。

  能抓緊時間補眠的早就攤在一旁了,兩位主角也迅速沒了蹤影。

 

  「老韓,哥都被說內分泌失調了,懂不懂什麼是憐香惜玉啊。」

  剛拍完照,葉修一路被韓文清抓著塞進了離片場比較遠的男廁最裡間,整個人被逼進牆角,攏罩在韓文清懷裡。

  「閉嘴。」伸出手指反覆摩娑著戀人薄卻柔軟的雙唇,看潤色膏掉的差不多了,不給葉修抗議的機會,一手撐著牆一手環住葉修的腰,俯身吻了上去。

  對於戀人不同於平時的樣貌,不光是葉修,韓文清一樣會心動。

  礙於待會還要拍戲,他沒有太過份,淺嚐輒止。

  葉修微微喘著氣,韓文清額頭貼著他的,鼻尖輕輕摩梭著,葉修覺得對方這個動作有些可愛,忍不住又親了他下巴一口。

  最後兩人同時笑出聲來,明明都是要奔三的男人了,卻還像小伙子情竇初開似的,難以忍耐。

  葉修有時會覺得和對方在一起太過危險。

  感情方面自己就像是銅,而韓文清是銅上的鏽,隨著時光流逝慢慢滋長,最終鏽會把銅的顏色完全覆蓋,陣地全失。

  他不曾想過把自己全心全意交給誰,直到遇上了韓文清。

  愛情從來不是匆匆而來、匆匆而去,而是一步一腳印,慢慢走進那人的生命。

  所以他不想,也不會後悔。


评论(3)
热度(37)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