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九)


嗯...
接吻應該不會被屏蔽吧(?????? 

大概有一點點的all葉XDDD

囉囉嗦嗦的過渡章,老話一句就是想蘇葉神~~



 九、

  

  從來沒有那麼一刻,韓文清覺得腦子裡塞滿了漿糊,明明葉修體溫偏低,他卻覺得對方搭上手腕的指節熱得不可思議。

  不知該如何反應,韓文清只能看著以手臂遮蓋自己雙眸,帶著苦笑的葉修,等著他下一步動作。

  「我比誰都還要早認識你,一路走來,總是以朋友的身分陪在你身邊,忍受著那些你開心就要、膩了就丟,來來去去的情感更迭。」葉修坐起身子,握住韓文清的手微微使力,明明笑得難看,卻不願避開那人直盯著自己的視線。

  韓文清覺得有點熟悉,瞥過一旁明顯被翻動過的劇本,是了,這不就是明天自己拍攝的台詞嗎?看來葉修是想和他對場戲了。

  迎上那張熟悉到避上眼都能描繪出輪廓的臉,韓文清只得無奈的笑了。

  「一開始避開我的,是你啊。」

  葉修張了張嘴,收回了原本堅定握著對方的手。

  他下意識重複著將頰側細髮梳攏到耳後的動作,露出白皙單薄、明顯透出青色血管的耳朵,低下視線小聲嘟噥道:「那時還小,權當是玩笑了,怎麼可能真的往心裡去呢。」

  「你當是玩笑,我卻真的記下了,這輩子再沒想過打你主意。」韓文清雖然面無表情,卻還是伸出手揉亂了對方頭髮,如往常一樣,帶著對親人般的寵溺和無奈。
  葉修打小就是個性格開朗調皮的孩子,還在學校那時往往是班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韓文清轉學來時,也虧得葉修照顧,才沒因木訥笨拙又帶了點語言障礙的毛病受到欺負。

  那時開始,心智比一般同齡孩子還要早熟的韓文清,已經懂得分辨自己由憧憬轉變為戀慕的心情。就在那年小學暑假,韓文清經歷了表白前的興奮和期待,以及被拒絕後的失落和不堪,兩樣大起大落極端的心情。

  對方這一番話,讓葉修醞釀許久才鼓起的勇氣瞬間崩毀。

  他原本以為自己不會輸得那麼難看,無論結果是好是壞,至少還有朋友這層身分可以抵擋,或許一句我開玩笑呢,就能化解他預期中的尷尬。卻全然沒想到,韓文清打他們那麼小認識以來,就扼殺了所有他直到現在還傻傻抱有的一絲希望。

  葉修再抬起頭時,眼眶裡已經盈滿了淚水,他向來有話直說,卻為了這麼一段根本不可能得到回應的感情隱忍了這麼久,還得扮演著好朋友的角色替對方過濾身邊一個又一個好的、壞的,自願、非自願的女人。

  一瞬間爆發而出的委屈和不甘讓他撲進韓文清懷裡,宣洩似的大哭出聲。

  「我好不甘心、好不甘心!明明贏在起跑點,卻在開始後的兩三公尺距離內狠狠摔傷了腿,比賽還沒結束,我卻已經被宣判出局了。」葉修哭得身體微微顫抖,繳緊對方衣服的十指用力到發白,毫無血色。

  「你怎麼這麼自私,我浪費了所有青春年華等待,就只因為我拒絕過你一次,還是在不明不白的時候,你為什麼就不能再勇敢一點呢?嗚….」葉修哭得太用力,開始抽噎起來,一邊打著嗝,一邊把眼淚鼻涕都抹到對方胸前。  

  韓文清不是沒看葉修在戲裡哭過,卻是第一次親身感受對方在自己懷裡哭得這麼可憐,肩膀一抽一抽的,連耳根子都哭紅了。

  意識到在自己懷裡哭泣的是葉修時,韓文清差點出戲,直接就想把對方按在桌上,狠狠地吻他,再把對方操到說不出話,只能留著淚張嘴喘息的地步。

  一如既往的韓文清,也真的這麼做了。

 

  葉修被放倒在客廳桌上時還沒反應過來,他怎麼不記得劇本裡有這段來著?

  「老韓,你自己加戲?特麼不專業啊。」還沒搞清狀況葉修倒是先出聲了,嘲諷笑容在爬滿淚水和雙眼紅腫的臉上看起來特別不搭。

  「閉嘴。」擠進葉修兩腿之間,韓文清低下身,準確覆上葉修還在開開闔闔噴著垃圾話地嘴,示威性吻得用力,還不小心嗑上對方門牙。

  比起驚詫什麼的,葉修只是從脣縫間溢出呵呵聲,黏呼呼地嘲弄:「嘴不疼嗎?」

  韓文清撐起身,離開對方唇瓣:「先擔心你自己吧。」轉而偏頭咬上那對紅潮未退地耳垂。

  葉修屬於耳廓薄,耳垂豐滿的類型,那裡的肉特別軟嫩,輕輕一咬就會出現印子,韓文清啃了幾下,直接含入口中吸吮,再放開時,已經是濕漉漉又通紅一片,滿佈著牙印的樣子看起來特別狼狽。


  透過耳朵傳來地快感流竄過末梢神經,葉修咬牙吞下不小心湧上喉頭的悶哼,感覺對方氣息又回到唇邊,他微微抬起頭,主動迎了上去。

 

  這是兩人第一次在彼此都清醒的狀態下親吻,不同於上次醉酒時,葉修回應的動作嫻熟許多。韓文清舌頭扣入他牙關時,葉修倒是主動纏了上來,攻防戰似地,彼此擠兌著對方舌尖,就是想爭奪主導權。

  發現硬碰硬的狀態對付不了葉修,葉修極轉直下,縮了縮舌頭滑過韓文清下排外部地牙齦。這方法似乎挺有效的,趁著韓文一瞬間停頓,葉修將舌尖竄入韓文清舌根下部,探索對方內部牙齦,極輕極慢的連著牙根一顆顆舔過,挑逗意味十足。

  原本以為葉修吃素的韓文清頓時覺得小看對方了,敢情這傢伙喝醉時淺意識中也在演戲?這熟練的接吻技巧簡直太他媽的好。

  不甘示弱的韓文清伸手探向身下單薄的胸膛,隔著衣物胡亂摸索一通後,找到右邊微微凸起的乳尖,重重擰了一下。

  葉修反應極大的彈動身體,想推開韓文清,卻被對方捕獲舌頭,纏繞著吮吻。韓文清房子大又空曠,吸吮時發出的嘖嘖聲在空間內迴盪、特別明顯,葉修再沒下限也不由得紅了一張臉。

  然而他也被這聲音抓回了神智,沒用上多大力氣推了推韓文清,本沒指望對方搭理他,對方卻停下動作,撐起身子望向他,眼裡是藏得深沉、不易察覺的慾火。

  葉修還是看到了,他輕閉上有些迷離的雙眼,再打開時,眼裡已是一片澄明。

 「老韓…」開口說話的嗓音帶著自己都沒聽過的沙啞性感,他喚了對方一聲,便不再說話。

  等不到下文的韓文清,維持著雙手撐在對方頰側,再稍微低頭就能觸上葉修鼻尖的距離。定定看了那對漆黑亮眼的眼睛好一會,低頭在葉修額上印下一吻,柔軟唇瓣貼著對方光潔的額頭,不帶任何情色意味。

  直到葉修用鼻尖蹭了蹭他的下顎,韓文清才起身離開。
  都做到這步,再不明白彼此心意簡直太過矯情。

  「葉修。」  

  「嗯?」

  「明天我送你去機場吧。」

  「好。」

  有些東西,就算不用言語說明,也已成既定事實,雋刻在心裡揮散不去。

  總有那麼一個人,走得再快也不會遠離;總有一些美景,看過了就深植腦海裡,對葉修與韓文清而言,十年對手十年朋友最後昇華愛情的長遠關係裡,一定有一條通坦的大道,容得二人同行。

 

 

  

  回到興欣後,葉修簡直忙翻了。

  在往後半年多時間裡,靠著他拉攏挖掘出來幾位才能特別出眾的新人、前嘉世女神蘇沐橙,從呼嘯轉約過來和葉修一樣沒啥下限、同為人氣演員的方銳,以及前藍雨影業名導魏琛的共同努力下,終於斥資拍了部成本偏低的小電影。

  透過後勤部極限壓縮時間下剪輯完成,終是在金像獎報名日期截止前把影片交了出去。

  期間葉修除了自編自演外,還必須肩負起大大小小雜事,雖然有蘇沐橙、方銳和魏琛這些經驗豐富的人在旁輔佐,但對於一入經濟公司就要拍電影的新人們而言,還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

  所幸這些新人除了生疏些,多少都有跟過劇組,拍過電視劇的經驗,一開始的兵荒馬亂,也在葉修有條不紊的指揮下漸入佳境。

  這部小成本電影取名為欣欣向榮,幾乎動員了興欣全體,有個如此正面名字的影片內容走的卻是懸疑色彩,開放式結局。

  男女主角部分則是由葉修和唐柔出演。

  等待入圍名單出來期間,葉修還接了支微草的廣告,其他人也各有各的行程。

  看著正以穩健步伐快速成長起來的心血結晶,陳果從沒想到有一天她能完成這個從父親還在世時,就渴望能以經濟公司名號拍攝一部電影並參賽的夢想。

  她不知該怎麼樣才能表達出對葉修的感謝,曾經問過那人自己有沒有什麼可以回報他的地方,卻得到了葉修帶著乾淨明亮的笑容回答:「老闆娘,妳不旦在不清楚我是誰的情況下收留了我,還肯讓我放手去做,再次重回這個舞台,好心有好報啊~所以,扯平咯。」

  陳果差點沒丟臉的哭出來,只好趕快背過身去偷偷拭淚,帶著鼻音回道:「那我就等著你把興欣帶上頂峰了,不許失敗啊。」

  「我什麼角色呢,不用太久的。」

  葉修這話明明聽著挺欠揍的,陳果卻開心的笑了。

  或許我們都是他人生命中的過客,然而她將永遠不會忘記,短暫生命裡,曾有這麼一個人,帶著足以睥睨天下的自信,帶領他們邁向榮耀的巔峰。

  

 

  

  名單公布那天,陳果老早就抓著入圍通知,叼著咬到一半的三明治,衝進了興欣的會議現場。

  「進了,進了!!小唐、沐沐和方銳都進了!!!」

  唐柔一直都挺淡定的,然而聽見消息時,還是讓她綻開了愉悅的笑容。

  同個獎項一部劇裡至多只能一名參賽,葉修自然是幫唐柔報了最佳新演員的部分,至於他自己,雖然以葉修的名字重新出發也算得上是新人,但他可沒想著跟人搶奪這一生或許只能拿過一次的新人獎項。所以他並沒有在這次參賽作品中提名自己。

  至於方銳和蘇沐橙則同時入圍了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的獎項,整體影片部分則入圍了最佳原創劇本。

  以初試啼聲來說,興欣這次的成績可說是非常不錯,各大知名影業看見入圍名單時,除了各家知道內情的人氣演員外,多多少少都對興欣這名字上了點心。

  

  

  

  會議結束後,葉修打開電腦上了QQ,演員群內果然炸開了鍋。

  他丟了個帶墨鏡的表符出去。

  葉修 :呵呵

  黃少天:葉修葉修你可終於上了,入圍名單那怎麼回事你們興欣怎麼也在上頭呵什麼呵啊快解釋清楚隊長也想知道快快快

  周澤楷:莫非時間…電影…參賽

  江波濤:周少的意思是,難不成前輩在短時間內拍了一部電影並趕上榮耀金像獎的參賽日程了?

  張新杰:前輩早安

  喻文州:嗯^^

  葉修 :是啊,有意見?哥分分鐘把你們打趴的節奏

  張佳樂:還真的開掛啊,老葉不是吧別跟自己那身老骨頭過意不去

  葉修 :就哥這身老骨頭還能把你迷得神昏顛倒呢

  張佳樂:握槽你別亂說啊我那是入戲太深

  黃少天: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葉修你又跟張佳樂做什麼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別總是賣關子啊快說快說到處拈花惹草人幹事

  葉修 :拈張小花惹你這支草咯

  張佳樂:不許叫我小花!!葉修有本事出來戰!!!

  黃少天:葉修有本事出來戰+1

  喻文州:恭喜前輩和沐橙^^

  周澤楷:恭喜…前輩

  張新杰:恭喜前輩和沐橙

  江波濤:恭喜前輩和女神

  方銳 :媽蛋怎就沒人恭喜我?我好歹也入圍了男配角啊

  葉修 :廢物點心別吵,一邊涼快去

  方銳 :葉修有本事出來戰+2

  葉修  :給方銳大大點蠟,以下隊形走起

  黃少天:給方銳大大點蠟+1 

  周澤楷:給方銳大大點蠟+2 

  張佳樂:給方銳大大點蠟+3 

  江波濤:給方銳大大點蠟+4

  張新杰:給方銳大大點蠟+5

  喻文州:給方銳大大點蠟+3

  葉修 :….文州你還是別回了吧

  張佳樂:23333333333333

  方銳  :23333333333333

  葉修 :下啦

  您的好友葉修已下線

 

 

  葉修仰頭倒向椅背,吐出一個又一個菸圈,含著菸頭,低低笑了出來。

  興欣可說是本次榮耀金像獎突然殺出的一批黑馬,夾帶著凶猛之姿突出重圍,一口氣入圍了四個獎項。

  僅管志在得獎,葉修卻十分清楚,獎項這東西可遇不可求。

  何況欣欣向榮這部片嚴格說起來還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葉修本來的目的,就在於宣傳興欣名氣,對得獎這事意外看得挺開,儘管他的目標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簡訊提示音響起,葉修拿過手機。

  寄件人是韓文清,裡面只有兩個簡單的字:恭喜。估計是剛下戲,看完了群裡熱鬧才想到要發來祝賀。

  「果然是老韓啊。」

  感情真的是個難以捉摸的東西,以前就算兩三年沒見上一面也不覺得有哪裡不好,明白彼此情感後,葉修看著手裡文字,莫名地,思念起了那張總讓人想掏出錢包交上去的臉。

  至於第二則令人震驚又困惑的消息,來自金像獎評委們複審會議後的內部記者會。

  特別為有貢獻的電影人增設,無論是工作人員還是演員本身都有資格報名的榮耀傑出電影人獎,在記者會上宣布的名字,是葉修。

  一個近來鋒芒大聖,特別容易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新人演員。

  記者方面簡直摸不清頭緒,讓一個從沒得過任何獎的新人演員拿下傑出電影人獎還真是史無前例,頭一遭發生的事。

  面對媒體們的連番追問,榮耀金像獎基金會董事馮憲君握緊了手中藥罐,長長嘆了口氣:「頒獎那天,大家就知道了。」
  想起前幾天同葉秋,不,現在叫做葉修通過電話,確認了他的身分和事情來龍去脈,聽葉修一聲聲老馮老馮的喊,馮董事原本不老的心瞬間都老了十歲。

  

  一時間葉修的身分話題被人放大好幾倍,近期他參演過的所有作品都被刨根究底挖了出來。

  幾個比較資深的記者,透過情報交換和沙盤推演,得出最荒唐卻也最能解釋的的答案,便是葉修就是葉秋。

  在得到公司方面許可後,媒體們決定砲口一致向外。

  頓時各種葉修就是葉秋的傳聞甚囂塵上,更有人直接以昔日影帝光芒不再,葉秋改名想從頭再來???的標題對比前嘉事影業和興欣間的差別寫了篇幅不短的報導。

  興奮的、失落的、看好不看好的各方意見,讓這則消息的熱度延燒了好幾個禮拜,遲遲不退。

  

  

  興欣的知名度瞬間大漲,葉修當然喜聞樂見,卻苦了陳果。

  她沒想到這個偷偷替葉修報名的舉動會惹來這麼大的風坡。

  連帶好幾天興欣影業的大門被粉絲和媒體們擠得水洩不通,於是她乾脆拉下鐵門,改由旁邊窄巷的後門進出,掩人耳目。

  其他人也暫時排開所有行程,不能出門,就乾脆窩在興欣提供的員工宿舍中,組了個十人副本團,瘋狂的玩起連線遊戲來了。

  

 

 

  同一時間,各家影業紛紛表示,最近旗下的人氣演員們,似乎都迷上了網路遊戲,就連等戲空檔,都拿著筆記本把鍵盤敲得喀喀作響。

  


评论
热度(27)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