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嘿,蛋炒飯?

 


取名無能!!請無視標題吧˙TTTTTT

漫畫版葉修蘇死我還讓不讓人活!!!我也決定要來蘇到底,文裡描寫的葉修就是漫畫版的長相啦!!

俗話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老韓一開始就攻略成功XDDDDDD    

甜膩膩模式有(?)ooc絕對有!!這篇活像兩個自創人物,老韓一點也不兇、葉修也不嘲諷,寫得有點信心全無,但我只是寫寫這樣的設定而已請大家鞭小力一點QQQ

一發完結的炒飯店老闆韓x肌肉控(?)葉修,依然是囉嗦平淡的文風,以下放正文~

 

ps:在灣家用語裡,炒飯又可比喻為性愛,但這篇是清水文XDDDDD







一、

 

  韓文清最近有個說不上困擾的小煩惱。

  對料理極有興趣的他,學成出師後,便在市中心承租了一家坪數不大的小店面經營起中式餐館,其中他最拿手的料理是炒飯,一道作工並不繁複,價格也平易近人的家常料理。

  他對自己的手藝挺有自信的,只是市區的料理店太多太雜,五花八門的,什麼都有,韓文清的店面走的又是素雅簡約風格,噱頭不足,第一個月的營業額倒是出乎預期的差。

  只是他從來都不是個容易受挫的人,很快的調整好心態和行銷手法,慢慢磨著生意總算也上了軌道,一直到現在,只要到了用餐時間,店裡便是高朋滿座的狀態,從沒打算私藏手藝的的他,期間更是收了個名為宋奇英,看起來沉默寡言卻十份認真上心的學徒,一起負責內場的出餐工作。

  這樣的生活雖然忙碌卻也充實,至少對一往無前,腳踏實地的韓文清而言還算受用,直到那個突然闖入他生活中,掀起他生命長河裡所有波瀾壯闊的人出現為止。

 

 

  韓文清查覺到,最近他在做飯時總有一道視線跟著,餐館是半開放式廚房,用餐的客人可以直接看到廚師的一舉一動,這是韓文清一貫以來的堅持,他覺得要做出好吃的料理,首先最重要的便是維持料理台面的整潔,他這樣的方式的確讓不少客人吃得很是心安。

  一段時間下來,韓文清算是已經習慣客人的視線了,只是這麼膠著黏膩的還真是第一次碰到,他一開始以為是自己太過敏感,畢竟他的料理雖然很棒,人卻不是挺好親近的,他有著一張太過嚴肅的臉,不管笑或不笑,都帶上了點不怒而威的神情,幾乎不會有目光在身上停留太久的疑慮,直到三天下來後,他終於確信了那個男人的視線,是真真切切的,追隨著自己。

 

 

二、

 

  這家餐館離葉修平時待的工作室不算太遠,那天實在餓得慌,冰箱裡沒半點存糧,下午三點更是所有能外送的餐館都歇息了,不得已,一向奉行著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這句名言的葉修,決定還是出門覓食。

  他走沒幾步路就發現這家下午還有營業的小店,也沒多想,踏進去隨口點了道炒飯,想著隨便解決後再回去網遊裡替人打裝備,算算時間BOSS估計要重生了。

 

  炒飯上桌時,香氣撲鼻,粒粒分明的米飯均勻地裹上了蛋汁,呈現出金黃飽滿的色澤,看著就令人食指大動,餓極了的葉修迫不及待挖了大大一勺送入口中,頓時在嘴裡瀰漫開來的香氣簡直教他驚艷,饒是他對吃食如何不在乎,也明白這盤蛋炒飯肯定是極品。

  口感滑順無比,吃起來是外乾內軟,想必是白飯在熱氣蒸發前,水份就被蛋液給鎖住了,每一口皆吃的到蛋汁的香甜以及大火翻炒下蒸騰而出的炭火香氣。

 

  葉修坐的是最靠近廚房的單人座,他忍不住探頭往裡邊望去,想瞧瞧能做出這等好料理的廚師究竟生得什麼模樣。

  他從這個角度能看到的只有廚師的側臉,那人穿著黑色背心,露出手臂緊實的肌理,隨著翻動炒鍋的動作特別突出的內側肱二頭肌突突收縮,充滿著勃發的生命力。

  汗水沿著側臉和剛毅的下巴線條滑落,緩緩流進突出的鎖骨凹壑處,那裡的曲線特別漂亮,薄薄皮膚緊貼著骨骼,古銅色肌理在汗水覆蓋下隱隱約約透出的光澤,有一種脆弱卻致命的美感。

    男人抬手抹去更多即將滴下來的汗珠,葉修幾乎是直直盯著連動臂膀關節處的三角肌,無意識地咽了口口水。

 

  這廚師的身材簡直太他媽的好了!

 

  沒有人知道葉修其實十分喜歡肌理勃發的弧度,但不是那種過於虯結賁張的壯碩肌肉,而是像韓文清這種,穠纖合度,線條流暢完美的類型,也就是說,韓文清的外形完全正中葉修胃口。

  葉修是個思想開放的人,幾乎是憑著感覺走,雖然是個遊戲宅,卻頗有幾分藝術家狂放不羈的性格在,喜歡這件事他還真是看對了眼就順其自然,也不太在乎其他因素、譬如性別和外貌什麼的,於是打那天起,鮮少出門的葉修,養成了一到用餐時間,便會自覺到餐館報到的習慣。

  

  他總是坐在最能把韓文清看清楚的單人座上,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對方忙進忙出的身影,幾天後,那人終於穿著圍裙站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你有什麼事嗎?」再也受不了被人直盯著的目光,韓文清乾脆踏出廚房來到葉修跟前,臉色比往常暗上了幾分

  原本長得就不差的葉修先是愣了一會,接著便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漆黑如墨的眼裡映著透過玻璃折射進來的點點陽光,特別好看,他說。

  「我叫葉修,交個朋友吧。」

 

三、

 

  兩人熟識後,葉修已經不太會在正常的用餐時間出現在店裡,大多都是等下午時段,人潮散去,才會頂著一頭亂蓬蓬的髮,睡眼惺忪的過來蹭飯。

  有一次葉修平常的位置被人坐去,他居然捧著炒飯在那人旁邊站著吃,直到韓文清招手要他過來,他才滿臉得意的竄進廚房,坐在休息用的小凳子

上喜滋滋地用餐,之後韓文清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葉修究竟執著什麼,得到的回答倒是讓他覺得有些荒唐又好笑。

  

  「啊,不就喜歡看你肌肉麼?那位置視野最好,看得清清楚楚。」

  「你是變態?」

  「怎麼,看看也不行?老韓你真小氣啊。」

    「……以後你下午過來吧,看你有時邊吃邊打盹,肯定又熬到天亮才睡,不用勉強,店裡中間不休息。」

  「那你下午還做不做飯?」韓文清為了給學徒更多實習機會,不那麼忙時,總是放手讓人去做,下午時段吃到的料理多半是宋奇英的作品,葉修也是知情,才會有此一問。

  韓文清看了葉修一眼,說實話這家伙長得挺好看,白白淨淨的,頭髮不亂翹時細細貼伏地模樣瞧著特別順眼,有種柔軟乖巧的錯覺,雖然這人性格實際上跟這四個字差了十萬八千里遠。

  然而韓文清覺得葉修最迷人的地方,還是那雙不大卻很純粹的眼睛,談起遊戲時,眼裡傾注的滿滿熱情,簡直讓他回想起當初豪情壯志的自己,都是那麼的奮不顧身,全心全意。 

  

   

  

  下午正是韓文清吃飯的時候,他會多準備幾道菜和葉修邊吃邊聊,雖然話題不太相關,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卻也不覺無聊,多半時候都是韓文清聽葉修繪聲繪影的說著工作上的內容和趣事,偶爾換他談談自己一路走來到現在經營店面的心路歷程,儘管平淡,葉修也沒表現出什麼不耐,偶爾聽得起勁了,還會呵呵笑個幾聲。

  這樣子有人陪伴的日子,老實說,韓文清並不討厭,他甚至已經開始習慣,有那麼一個人,毫無預警地,闖進了他總是獨來獨往的生活裡,就像在時光無涯的荒海裡,正好碰上了舊人,再沒有多的言語,只有輕輕的一聲招呼:「啊,你也在這裡。」

 

 

四、

  葉修已經將近二個星期沒有出現了。

  他們從來沒有做過什麼約定,韓文清卻理所當然地,一直替葉修保留著那個單人座的位置,他不是毫不在意,只是除了每天吃飯的時間外,他還真沒葉修的聯絡方式,也不知從何問起,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替他空著專屬席位,等他哪天又突然出現時,能繼續坐在那兒等他忙活告一段落後,再一同共進午餐。

 

  「這裡的裝潢挺不錯的,簡單大方,看著舒服。」軟綿綿的女聲響起,帶了點撒嬌意味,很是可愛。

  用餐時間已過,店裡空蕩蕩的也沒別的客人了,此時玻璃門被推開,韓文清下意識往門口望去,好幾天未見的葉修西裝筆挺,看起來格外斯文帥氣的身影,就這麼映入自己眼簾,韓文清一時間還真不習慣這陡然劇變的畫風,人已經從廚房走了出來卻不知該說些什麼,何況葉修旁邊跟著的,挽著他手臂的女孩兒韓文清沒見過,也不打算冒然上前招呼。

  葉修倒是發現了他的存在,抬手說了聲:「呦,老韓,好久不見了,想哥不?」

  「幼稚。」

  不知怎麼地,韓文清心情似乎不太好,平時看慣了的那張臉今天瞧來威懾力更是上了一層,葉修還想說些什麼,對方卻已經轉身進了廚房,一邊的蘇沐澄卻是咯咯的笑出聲來,她可沒露看韓文清有意無意飄向自己的視線,明擺著看不慣她貼著葉修呢,看來葉修完全不需要擔心自己是不是單戀了,分明是郎有情,郎也有意啊。

  「沐澄妳笑啥呢?」

  「呵呵,沒有啊,快坐下吧,我迫不及待想嚐嚐你大力推薦的手藝了。」

 

  雖然有兩個人,葉修依然選擇坐在以往的位置上,只是拖了張椅子過來,和蘇沐澄兩個挨得極近的坐在一塊兒。

  「葉修哥你別看了,口水都要滴下來了。」蘇沐澄見葉修直直盯著韓文清身影的視線,忍不住出聲提醒,那火熱的目光簡直要把人戳穿一個洞,她就不明白,韓文清怎麼會毫無所覺呢?

  「反正他也習慣了,二個星期沒看,總覺得今天的線條特別不一樣。」葉修指得自然是韓文清的肌肉。

  「你這習慣不改,還真的挺像那叫什麼來著……癡漢?」蘇沐澄忍不住嘟嘟囊囊的吐嘈幾句。

  「呵呵,總有人不嫌棄便好。」 

  「葉修哥,我想吐。」

  「好好、我不說行了唄。」

 

  韓文清也不知為什麼,看到兩人貼得近時,煩躁感便油然而生,切蔥花時力道特別大,篤篤篤地聲音聽起來像是要把砧板一起給剁碎了,然而廚師的驕傲不允許他讓情緒影響料理的美味,端上桌時除了兩盤完美的蛋炒飯外,還下意識多了幾道菜,估計是同葉修吃飯時養成的習慣,待他回過神來,已經跟著主餐一起端上桌了。

  「老韓,不一起吃嗎,我剛從老家回來,衣服都還沒換就匆匆來了,你不賞個臉?」放下菜就要走的韓文清,聽這話時停頓了下,最後還是走回廚房卸下了帽子和圍裙,挨著葉修另一邊坐下。

  小小的桌子擠了三個人的畫面看起來異常不搭,主事者卻也沒人覺得哪裡不對,只是誰也沒說話,直到蘇沐澄吃下第一口炒飯後,眼裡迸發出的讚賞光芒,才讓韓文清緊皺的眉頭緩和了一些。

  「這好好吃!」蘇沐澄驚呼出聲。

  「沒騙你吧,吃過後再也吃不了別家炒飯啦。」

  韓文清雖沒說話,臉色卻是不錯,此時葉修才想起什麼似的,拍了拍韓文清,介紹道:「老韓,這是沐澄,我最疼愛的妹妹。」

  「韓大哥好。」蘇沐澄嘻嘻笑著,俏皮可愛的模樣令人心神蕩漾。

  「你好。」

  原來是妹妹,韓文清頓時覺得心頭上沉甸甸壓著的不明情緒輕鬆不少,嘴角更是幾不可察的上揚了些許弧度,心思細膩如蘇沐澄自然看出來了,他在桌下緊緊握住了葉修的手。

  一開始聽葉修提及喜歡的對象是個男人時他還有些驚訝,不是反對,只是沒那麼容易進入狀況,此時看到韓文清露出的不同樣貌,她突然覺得,葉修果然沒有看走眼,一直以來,他所喜歡所追求的東西,從來都是最獨一無二的。

  人間總是充滿了奇蹟,在某一個瞬間你忽然決定要對某人心動,可能是因為一點微笑,一個低頭,或者一點挑眉,這完全沒有任何理由。

  蘇沐澄突然想起了前幾天不知在哪看到的這些話,她覺得這兩人,或許就是彼此生命中的奇蹟吧。

 

 

 

五、

 

  餐館的廚房後方有一個置物間,裡面放了一張可以摺疊的沙發床,和韓文清約好了下午一起去採買的葉修,耐不住熬到中午時分的睏意,吃飯時頭差點沒直接埋進盤子裡,被韓文清趕進來這裡後,便一路睡得昏天黑地了,直到韓文清忙完進來時碰倒了一旁的掃除器具,發出極大聲響時才醒了過來。  

  看著那人白皙臉蛋下兩大片青紫的黑眼圈,思考著是否要讓對方繼續睡下而自己去賣場的韓文清,注意到葉修大大伸了個懶腰,露出腰間整片肌膚和微凸的軟肉,他不再多看,很快的偏過頭去。

  儘管沒有明說,這麼久相處下來,兩人對彼此的心思多少有所察覺,卻誰也沒有跨出那條界線,依然故我的,營造著若有似無地曖昧氛圍,他們不避諱牽手和擁抱,卻也僅止於此,沒有更多了。

  

  「老韓,你忙完了?」葉修剛清醒時說的話總是帶上了點軟糯的鼻音,雖然以男人來說有些不搭,韓文清卻挺喜歡的。

  「嗯,你想睡可以再睡會,晚點去也行。」

  「不了,都醒了,早點用用吧,晚上有個75級副本說好了幫人刷記錄呢,對方是個壕,開的金額挺不錯的,我可不想錯過。」

  「你別總是熬夜,要是真起不來也別勉強到店裡來了,收店後我給你送夜宵過去。」 

  「嘿老韓,哥都心動了啊。哪個姑娘家嫁了你你肯定不錯,除了臉可怕了些,其他倒是挺好的。」

  韓文清沒有再說話,兩人就這樣相伴兩無言的上了車一路駛向賣場。

 

  「葉修,你有銅板嗎?」

  賣場的推車是鎖著的,需要一枚銅板才能推動,兩人摸遍了全身也挖不出一個子兒,韓文清只得拿著紙鈔到一旁店家兌換,待換了一些銅板回來後,葉修已經推著一輛車在等他了:「你一轉身去換,我就發現這裡只剩下最後一台無法扣上的,我也懶得出聲叫你,索性就先推了。」

  「你還能不能再懶散一些?」韓文清瞪了他一眼,把銅板都放進褲袋裡,頓時鼓起來的後口袋看著還真有些好笑,彷彿臀部的部分突出了一塊。

  葉修臉皮極厚,先是沒忍住一掌拍了上去,換來韓文清差點沒揍過來的拳頭和難看到極點的臉色,沒個正經的笑道:「行啊,哥還有更多偷懶的一面你沒看到呢,改天有機會讓你見識見識。」

  「無聊。」韓文清壓根不打算理會他,推了推車就往食材區走去,葉修倒是順手補充了好幾條煙,就算韓文清皺眉要他少拿些他也不當回事,韓文清見勸阻無效,也不再多說,自顧自的挑起食材。

  

   待東西都選得差不多,葉修才想起家裡的衣櫃壞了,他的衣服全都散落在床上和地上,有些凌亂,既然都來到了賣場,乾脆再買個新的回去組裝,於是他便拖著韓文清到傢具區去選購。

  他對這些東西沒什麼概念,看了幾個下來也不知要選什麼,倒是覺得有趣似的,敲敲打打把展示用的衣櫃都摸了個遍,最後發現一個與人等身高甚至同寬的衣櫃時,乾脆整個人鑽了進去。

  「老韓,這衣櫃真大啊,估計都能塞下我們兩個了,你進來試試。」葉修也只是隨口叫叫,他可不認為韓文清會陪他做這麼小孩子氣的事,沒待多久就打算跨出去,卻被人一推又倒回了衣櫃裡,卻是韓文清跟著擠了進來。

  展示家俱的門是關不上的,只有一層布簾虛掩著,兩個男人胸膛貼胸膛的擠在這狹小空間裡,實在怪異非常,葉修卻早已沒了心思,連想嘲諷韓文清配合自己行為的話都說不出口,只覺得這麼近的距離下,吸進鼻腔裡的空氣,滿滿都是韓文清身上傳來的味道,濃郁且性感,他幾乎是意識到的當下便有了感覺。

  韓文清更是好不到哪裡去,一時腦熱把人推了進來,也不做他想,只是在低頭瞧見葉修微微泛紅的耳骨時,終是一時情動,無法抑制的,吻上了那人的唇瓣。

  僅是雙唇緊貼的動作,竟讓兩個幾欲奔三的男人額際間都出了一層薄薄的汗,理智雖然清楚不該在這裡表現出如此親密的行為,情感上卻不受控制,這種隨時可能被人發現的偷情般快感,反而讓人更有感覺,兩人都清楚再繼續下去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卻沒人想先從膠著的情況下抽身出來。

  直到賣場服務人員在外頭出聲勸阻時,兩然才像觸電般趕緊分開,卻因為空間狹小,背部分別撞上了身後的層板,發出的巨大聲響引來不少側目,當葉修還紅著臉揉著腰從裡邊出來,而韓文清陰沉著一張臉,面色不善時,服務員簡直是顫抖著聲音說:「你、你們繼續,我、我,……」

  話都沒說完,兩人已經迅速推著推車結帳去了,從此以後,韓文清打死也不到那個賣場去了。

 

六、

  至於當晚兩人結束行程後,葉修自然是被韓文清直接開車載了回家繼續下午沒完成的事,直到韓文清打算第三次進攻時,葉修終於大聲嚷嚷著:「老韓你不是就是個炒飯的嗎?怎麼體力能那麼好這不科學。」

  韓文清只是挑起一邊的眉,帶著笑意回了一句:「呵,我沒說過嗎?不管是哪一方面的炒飯,我都挺在行的。」




END


评论(17)
热度(110)
  1. 汪叽家的兔几灣灣 转载了此文字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