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八)


CWT結束了,非常謝謝來場的大家,

雙角的餘本通販相關將會在下禮拜釋出~

LOFTER這裡也會放上除了特典之外的全文,

第八章部份除了韓葉還有樂葉的成分,不適者請愼入喔!



八、

 

  葉修清醒時,覺得有兩件事不太好。

  一是整晚睡在沙發上,讓他伸個懶腰都覺得渾身痠痛,老韓這沒良心的,就算醉了至少也把我丟回房間啊,葉修誹腹了一下。

  二是他生平首次嘗到了宿醉的滋味,頭痛的光是起身這個動作就讓他想再次倒回沙發上當具死屍,伴隨而來還有噁心的嘔吐感,他幾乎是一衝進廁所就抱著馬桶吐個稀哩嘩啦,察覺背後有腳步聲接近,他憋紅著臉轉過頭,勉強吐出一句話:「老韓,行行好,幫我倒杯水吧。」

 

  韓文清再回來時,葉修已經癱軟在沙發中,整個人看起來不太好,頭一抽一抽的疼,他只想敲破顱骨把裡頭作亂的元兇揪出來痛打一頓。

  勉強坐起身子接過韓文清遞來的溫水,葉修喝了一口發現裡頭摻了蜜,還沒問韓文清就先出聲解答:「蜂蜜水對宿醉後的頭痛有緩解效果,如果沒用,桌上還有止痛和止吐的藥。」

  「看在老韓你這麼貼心的分上,就不跟你計較昨晚把哥丟沙發上的仇了。」儘管不舒服,葉修的嘲諷還是無差別的。

  韓文清沉默了一會,見葉修沒要繼續的意思,心想昨晚那場性事,對方果然忘得一乾二淨,一方面鬆了口氣,同時又覺得有哪裡不太愉快。

 

   葉修是真的不記得了,他的意識只停留在燒烤店前,自己醉倒時似乎看見韓文清難得露出擔心的臉,才想著可能是自己看錯的下一秒,葉修便完完全全沒了記憶,再醒來時,就是在沙發上的現在。

  「老韓,下次別再帶我到酒吧去了,這頭疼起來,簡直分分秒秒要人命的節奏啊,之前沒日沒夜趕戲也不及現在痛苦。」蜂蜜水似乎收效甚微,葉修還是探出身子去勾桌上的藥片,吞完後又躺回沙發上,打定主意要與這東西不離不棄了。

  「嗯。」雖然不是韓文清的錯,然而對方這般虛弱模樣,還是讓他稍稍愧疚了下,打定主意等拍完戲要帶點清粥回來給葉修的韓文清,問了對方今天行程,還好他今天是下午開拍,見葉修意識迷離就要睡去,他趕緊說道:「中午回來接你。」也不知對方有沒有聽進去,韓文清把空調轉成送風,替他掖好被角,便匆匆出門去了。

 

 

  葉修下午到片場時頭已經不疼了,補了一個上午的眠,精神還算不錯,他算準時間來的,扣除上妝階段,應該要輪到自己了。

  到了棚內,卻發現上一場張佳樂和女角的戲分還有幾條沒拍過,葉修叼著菸,拍拍一旁猛灌水,面有難色的男主角。

  「怎麼,遇到瓶頸了?說來聽聽,指不定在哥調教下一條就過。」

  「不是我。」張佳樂沒好氣的推推對方又懶懶搭上來的身子,他用下顎示意葉修看向對面正慌慌張張跟導演道歉的女主:「一場簡單的辦公室吻戲,NG了十幾次,一開始不習慣也罷了,親了這麼多次,總該麻木吧。」

  「喔,所以樂樂你和自己愛人親個十來次就不來電啦?哥不知道你這麼冷感啊。」

  「呸呸呸!你說啥呢,這哪能相提並論啊。」明明對方說的是垃圾話,張佳樂卻盯著葉修,表情有些不自在,他撇過頭去:「總之老葉你有得等,這條不過,估計後面的今天都別想拍了。」

  「怎麼不能,演戲嘛,她不就是你劇中情人嗎?」

  「是沒錯…...」張佳樂還想說什麼,那頭導演已經要他就定位再試一次,張佳樂連忙過去。

   葉修也跟著挪動到前面一點的位置,打算看看兩人問題究竟出在哪。

 

 

  離下班時間又過了兩個小時,剩下兩人的辦公室內,只有打字鍵盤聲響喀答喀答迴盪在空氣中。

  「完成了!」張浩興奮地大叫一聲,伴隨著舒展身子的動作,還可以聽到骨關節發出細微哀鳴。

  「我也差不多了,等我一下。」唐葳回應道,手上要輸入電腦的文件還剩一些,但也快結束了,見狀,張浩乾脆直接竄到她身後,盯著唐崴電腦巴不得對方快些關機,背後傳來的灼熱視線簡直要把螢幕燒出一個洞來了。

  對方小孩子氣的舉動忍不住讓唐葳笑出聲來,瘦弱肩膀一顫一顫地,開心的模樣看起來有些淘氣:「別鬧啊,快好啦。」
  這是兩人第一次獨處,張浩正直血氣方剛的年紀,雖然唐葳比他要大上一點,卻不影響她在他心理害羞可愛的形像,前陣子才確定關係的兩人正值熱戀期,張浩一時情動,湊上前吻了她臉頰一記。

  唐葳也帶著甜蜜笑容轉過身,見張浩期期艾艾的眼神,忍不住伸手拉過對方,急不可耐的吻上那兩片薄唇。

 

  「卡!!!唐葳的部分還是不行!再來一次。」這導演直爽歸直爽,卻有個怪毛病。

  他幾乎不會去干涉演員的演技,任憑對方自個詮釋發揮。

  這模式雖然自在,但抓不到導演要的感覺時,就會發生這樣一再重來的事情,他這種性格並不適合拍攝有新人參與的片子,要不是女主角後台挺硬的,導演也不願接這苦差事,至於經驗豐富的老演員,倒是挺開心能同這種導演配合。

 

  眼看飾演唐葳的女演員就要哭出來,為了既定內的拍攝行程,葉修決定做個好人。

  「導演,我試試唐葳這個角色你看成不成啊?」

  「喔,老葉啊,行,你試試唄。」導演一口答應,倒是一旁的張佳樂張大了嘴,表情呆愣。

  「樂樂你傻站那幹嘛?哥親自下海給你試戲呢,多光榮啊。」見張佳樂還是沒反應,葉修又道:「看不出來你還挺純情啊?兩個男人有什麼好害臊的,不是吧?莫非樂樂你…」

   這次葉修話還沒說完,張佳樂已經迅速回擊:「滾滾滾!葉修你個沒下限的,誰害臊啦,等等別被我的演技嚇到說不出話來。」

  沒理會張佳樂的叫囂,葉修轉身對上帶著不安表情的女角,笑著安撫了句:「妹子好好瞧瞧,等會兒上場時一條就過啊。」女角這才破涕為笑,點點頭。

 

  

 

  張佳樂一直到導演喊開始前都還有些恍惚,那個雖然欠揍卻人緣極好,仇恨值拉得滿滿卻又深受大夥信賴喜愛的葉修,居然要跟自己拍吻戲?張佳樂不得不承認,比起其他亂七八糟的情緒,湧上心頭大大的喜悅感還是騙不了人的。

 

  為了節省時間,兩人直接從張佳樂繞到葉修背後的橋段開始。

  張佳樂來到葉修身後,盯著電腦巴不得對方快些關機,背後傳來的灼熱視線簡直要把螢幕燒出一個洞來了。

  此時的張佳樂腦裡想著的不是接下來劇情,而是葉修出門前洗過澡啦、身上味道挺好聞這些無關緊要的事。

  對方小孩子氣的舉動忍不住讓葉修笑出聲來,他靠得很近,溫熱鼻息若有似無地撫過葉修頸間,他縮了縮脖子。

  然而張佳樂沒有錯過對方的小動作,刻意將身子又貼近了一點。

  無奈的葉修兩頰泛起紅暈,開口的語氣裡帶著一點撒嬌般的嗔怪,綿密柔軟:「別鬧啊,快好了。」

  張佳樂年紀不算小,對方比他還要大上一些,但這不影響葉修從出道開始,就深植在張佳樂腦海裡、那張拿下影帝時笑得乾淨、純粹又滿足的臉,一想到兩人此刻扮演的情侶身份,他一時情動,傾身上前吻了葉修臉頰一記。

  感覺到懷裡好聞的身軀先是一顫,薄紅迅速由臉頰蔓延至耳根,葉修根本不敢轉過身,整個人像是被丟進熱鍋裡煮過一遍似的,體溫漸漸升高,身子更是往前挪了挪、想要躲開身後戀人舖天蓋地襲來的氣息。  

  張佳樂簡直要被葉修純情的反應逗樂了。

  他輕輕使力扳過葉修身子,那張紅透的臉上嵌著一對濕潤的眼,張佳樂彷彿看見一頭小鹿正以濕漉漉的眼神望向自己。

  葉修微微偏過頭,有些羞窘,他輕咬下唇,含羞待怯的模樣讓對方跟著紅了一張臉,急不可耐地壓下葉修身子,張佳樂低喃幾句,傾身就要吻上葉修唇瓣。

 

  剛好來探班的張新杰,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葉修怯生生被張佳樂壓在身下強吻的畫面。

  張新杰推推眼睛,問向一旁的工作人員:「霸圖什麼時候也開始跨足同志領域了?」

  「張大哥!」新來的工作人員有些興奮,張新杰不常在片場出沒,他雖然也是演員,但比起演戲,張新杰做為編劇身份所發表的作品更讓人驚艷,大大小小經手他創作修改的劇本,往往能替霸圖奪下亮眼成績。

  此刻不但見到本尊,還能同對方說上話的工作人員,覺得自己簡直夠好運了,他感緊接著道:「是新人說要給女角試戲呢,這個葉修特別厲害啊,樂哥韓大哥貌似都跟他挺熟的,就不知是什麼來頭。」

  張新杰沒回答,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原本想來同葉修打聲招呼,方才手機響起的訊息提示音卻打亂了他的計畫,他並不喜歡任何變數,卻不得不接受圈子裡瞬息萬變的文化。

  早已約好晚上相談新劇本的導演臨時有事,希望能現在就過來和他討論,儘管不悅,但比起變化張新杰更厭惡拖延,只得乖乖赴約。

  

 

  「卡!!很好!!」導演的聲音喚回張佳樂理智,他迅速抽身離開,卻掩不去因興奮而起,反應在臉上的熱度。

  「呵呵,瞧樂樂你那模樣,肯定被哥迷死了。」

  不知出於什麼心態,張佳樂只是走向一旁,拿過冰涼的礦泉水貼上自己臉頰,企圖降低臉上燥熱的溫度。
  張佳樂沒理他,葉修也不在意,倒是特意走上前向女角說了幾句:「妳記得唐葳的性格設定是怯懦、缺乏主見吧?」

  女角點了點頭。

  「看完我的唐葳後,覺得有哪裡不一樣嗎?」葉修續道。

  她偏頭想了想:「...…太主動?」語氣裡仍然帶著很大的不確定性。

  「是啊,何況劇裡妳同張浩才開始處對象呢,」葉修頓了下,突然扯起一抹壞笑:「再喜歡樂樂也別忘了妳可是演員啊。」

  被拆穿心事地女主角瞬間臉色一紅,囁嚅著想說些什麼,那人卻早已湊到導演身邊去了,她四處張望著還想找對方解釋,不經意撞上張佳樂望過來的視線,感到一陣羞窘的她,趕緊轉身離開現場。

  

  張佳樂望向葉修不知和導演兩人躲在一旁嘀咕些什麼的背影,腦裡只有一句話。

  -太危險了。

  

  和葉修對戲時,幾乎是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他知道方才自己呈現出的,根本不是演技,而是本能。

  好的演員有很多種表現方式,其中一種是內化,業界最有名的代表類型就屬韓文清了。

  他會把所有角色的性格都轉變為自身特色,演出一種全然帶著自我風格,彷彿角色本身就是韓文清這樣個性和行事作風的人。

  另一種是變身。

  好比葉修,能憑藉著豐富經驗和技巧,完美成為任何一種他所要扮演的角色,這種完全融入角色本身的方式,需要十分精準的詮釋。

  葉修有著極高的敏銳度和洞察力,思緒靈活、細膩,幾乎任何劇本到他手中,他都能賦予裡頭角色蓬勃朝氣的生命力,活靈活現,自然地好似你身邊真有這樣一個人存在。

  葉修還叫做葉秋的時候,曾經飾演過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殺人犯,在劇中犯案時,當下那殘忍戲謔的眼神,簡直看得人腳底發寒。

  

  和這種人對戲,一不小心就會陷進對方編織好的網裡,被牽動情緒。

  這沒什麼不好,但對張佳樂這種級別的演員而言,無法掌控自己的感覺他並不喜歡。

  葉修這人真是太魔性了,最後張佳樂也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真是不錯,可惜這段不能用。」

 那邊全然不知張佳樂內心煎熬的葉修,正和導演窩在角落樂呵呵地抽著菸。

 「有我出現的每一幕都挺好的。」葉修簡直不懂謙虛為何物,說這話時的表情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哈哈哈哈,是不錯,有沒有興趣轉簽霸圖的經紀約啊,你待的那間興欣名不見經傳地,太埋沒才華。」要是導演知道葉修就是葉秋,同為霸圖鐵粉的他,肯定會先狠抽自己一掌,再來懊悔如此和顏悅色說出這番話的自己。

 「呵呵,或許今年火侯不夠,但明年金像獎肯定是咱們興欣的天下,到時導演你可別哭啊。」  

 「你小子臭美也得先秤秤斤兩,霸圖男兒一如既往,年年都會是最大贏家。」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葉修眉眼帶笑,悠悠地吐了口菸。

  煙霧繚繞間他想起了十幾歲時還帶著囂張氣燄的自己。

  無畏地衝鋒陷陣編織夢想,儘管後來不歡而散,他卻從沒後悔進入嘉世,畢竟那是他嶄露鋒芒,獲得無數榮耀的最初。

  離開頂尖的嘉世影業到默默無聞的興欣,對葉修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同,不過就是從頭再來罷了。

  對他而言,從來喜歡、想要的,就只有演戲而已。他依然屹立不搖地站在這個舞台上,那就足夠了。

  至於往後加冕興欣為王的艱辛路程,或是他演藝生涯長河裡不停掀起翻騰的絢麗浪花,終將讓葉修成為永恆豐碑,並在往後流年歲月裡,被時光證明。

 

 

 

 「老韓,我明天拍完最後一場戲,就直接回欣興了。」葉修洗完澡出來,看見韓文清正坐在客廳裡讀劇本。

 「嗯,票打好了?」對方抬頭看向他。

  頭髮還很濕,葉修胡亂撥弄幾下,就把毛巾掛回頸間,到廚房拿了兩杯烏龍茶走到韓文清身旁坐下。

  「網上訂了,你看什麼呢?」葉修挪過身子湊近韓文清,身上隱隱約約傳來沐浴後的清新氣味,韓文清挑挑眉,不動聲色。

  靠得太近,葉修濕漉漉還低著水的髮梢擦過對方肩膀,低頭看向被打濕一小片的衣裳,一把抽過葉修頸間毛巾,用力蓋上了那人的頭:「擦乾。」

  語畢大力搓揉起對方濕軟的髮。

 「老韓輕點,要禿了啊,嫉妒哥頭髮比你多也不帶這樣弄的。」葉修掙扎著要從韓文清幾乎是拉扯他頭髮的粗魯動作下逃出生天,卻被對方用了點力死死按在沙發上,他只好不斷拍打一旁韓文清結實勁瘦的大腿肌肉,以示抗議。

  沒理會葉修,韓文清直到感覺手中毛巾吸收了大量濕氣後才放開他。

  帶著一副生無可戀,彷彿經歷過什麼天大浩劫的臉望向對手,葉修嘖了一聲。   

  「多大仇啊老韓。」

  「是不小。」

  「就說你嫉妒哥。」

  「嗯?說人話。」韓文清看向葉修的眼神裡充滿了鄙視對方智商的意味。

  

  「哥跟你說話呢,莫非老韓你不是人?」葉修涼涼回了句。

  「幼稚。」

  「嘖嘖,這回合又是哥獲勝啦。」

   忍住不揍上葉修那張得瑟的臉,韓文清直接起身回房拎了換洗衣物出來,踏進浴室洗澡去了。

   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葉修什麼也不想做,順手撈過韓文清丟在桌上的劇本看了起來。

   雖說電影未上市前劇本姑且都算是商業機密,兩人卻也沒多加避諱,畢竟背後耍小手段、剽竊對方心血這等事,他們還真的不屑去做。

 

   韓文清洗好澡出來時發現客廳的燈暗了,以為葉修已經回房的他,也打算把劇本帶回房裡看,才要彎腰去拿,微弱燈光下一隻蔥白的手突地握住他腕骨。

   「老韓......為什麼,你不能喜歡我呢?」

 

 

 


评论(7)
热度(32)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