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葉大寨主含將軍(中)


喝了太多咖啡,精神好到不行,於是來把含將軍中擼完!
一開始寫這篇最想寫的是兩人並肩作戰的情景,
沒想到到了中還是寫不到,只好放到下了TTTT


古風文苦手,求輕抓輕放XDDDD



  腰際上雙手的溫度燙得嚇人,葉修這才驚覺對方發著低燒,估計是南方林子裡燠熱難耐、傷口化膿了。葉修知道單憑自己身上粗簡的傷藥對韓文清起不了什麼作用,還是得把人帶回寨子裡請安文逸看過,若此時霸圖第一神醫張新杰在此自然更好,然而那傢伙習文不習武,上不得戰場,雖然第一時間要莫凡給人捎了韓文清安好無恙的消息過去,卻不知能起到幾分安撫軍心的作用便是。

  

  餘毒差不多全清了,葉修四處摸索著也沒能找到塊乾淨柔軟的布替對方紮好傷口,遂解了髮帶給韓文清緊緊繫上。

  許久未曾修剪的墨黑長髮順著顱骨形狀乖順地披散腦後,葉修湊近身子替他細細處理傷口的雙手白皙透亮,十指尖尖,指縫乾淨而透著淡淡粉紅。葉修相貌生得並不特別,頂多稱得上順眼,韓文清卻鬼使神差地,想起了青絲飛如瀑,皓腕凝霜雪這般絕美的形容,他想自己大概是腦子燒壞了,那個昔日征戰沙場,將一柄戰矛舞得虎虎生風,氣勢雷霆萬鈞的鬥神,可完全與嬌氣的姑娘家沾不上邊啊。

  韓文清一時間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荒謬,他忍不住笑著搖搖頭。

  「想啥呢老韓,能走不?」

  「還行。」

  「撐著點,我扶你回寨裡。」語畢便要支起韓文清身子,卻在對方用力拉扯下一個裂殂差點直直磕上傷者腦門。

  「葉修,你說寨子?」韓文清面色不善。

  「呵,偷拐搶騙之事咱興欣可不屑做,爺是哪種人嗎?。」葉修自然知曉韓文清在意什麼,很多時候,他甚至覺得他清楚這個人比清楚自己更多。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韓文清欲言又止,終沒說出口的,是心底抱持的疑慮和躁動。

  葉修為何離開嘉世,這二餘年來他又經歷了些什麼,彼時傲骨清風,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人,怎麼就甘願屈身於這叢山峻嶺內的小小寨子裡?

  仿若知曉韓文清難得地玲瓏心思、千迴百轉,葉修開口道:「得了,不過就是重振旗鼓,這日子過得也挺悠哉的。」索性坐直身子,輕輕倚著韓文清沒有受傷的左邊肩頭:「無論身在何方,我保疆衛土的想法,從來都是為了在乎的人,待哪兒都是一樣的。不同之處在於,以前是嘉世,現在則是興欣寨裡的大夥。老韓,你不也是?」

  「嗯。」

  只有韓文清心裡明白,一生一代一雙人,惺惺自古惜惺惺。讓他久戰沙場的理由除此之外,是他更樂於在場上同葉修捉對廝殺、招來招往間難分高下時,油然而生的相知之感與奔騰快意。

 

 

 

葉修沿路半扶半推的,總歸是把人平安送回寨裡安置,隨即請安文逸進房替韓文清瞧瞧。

  安文逸一見傷者是韓文清,便急急上前,低喚了聲將軍,那語氣裡帶上的崇敬惹得對方多看了他幾眼:「你識得我?」

 

  還不待安文逸開口,一旁的葉修倒是先出聲:「小安可是我從你們霸圖營裡挖掘出來的好苗子,假以時日,估計新杰頂尖神醫的名號就得拱手讓人了。」

  「前輩說笑了,在下歷練未足,不可同張前輩而語。」瞧韓文清帶著移惑目光上下打量他,他趕緊續道:「彼時在下待的並非正規訓練營,雖是軍醫卻沒沒上過前線,醫治同袍的經驗更是掐指可算,將軍不識得在下那是自然。」

  「嗯。」韓文清點點頭,不再多談,只是坐在床沿倚著桅桿,任由興欣大夫細細替他傷口上藥。

  一旁的葉修倒了杯茶潤潤喉後,才起身到外頭同大伙解釋韓文清來歷,那些沙場上退下來的老將以及昔日戰友自是清楚韓文清身分,要說真有誰迷迷糊糊的,估計也只有寨子實質上的擁有者陳果了,至於包榮興和唐柔那些個不太管事的新生小輩也沒啥意見。

 

  「我說葉修啊,你不過就出去散散步,怎麼就撿個人回來了,你倆啥關係?」陳果小心翼翼地覷了眼房裡狀況,見韓文清那張面無表情雷打不動的臉,忍不住縮了縮頸子。

  「寨主與壓寨夫人唄。」葉修露出了一個狡詐的笑容。

  「……哈哈、哈哈。」陳果尷尬地笑了幾聲,也不知葉修究竟鬧著玩兒還是說正經地,她頓了一下,拉過葉修前襟湊上前低聲道:「我都不知道你口味還挺重的,這個……只能說人各有好便是。」

  「哈哈哈哈哈哈。」陳果的聲音本就不小,習武之人聽力自是比他人要敏銳許多,一邊的蘇沐澄,方銳以及魏琛幾個知內情的,愣是沒忍住,各個捧腹笑得東歪西扭的,畫面看起來還真有些詭異。

 

  裡邊的韓文清自然沒有聽漏,只是礙於手臂給人拽著,不好發作,原本剛毅肅穆地臉卻是暗了一層,幾乎能瞧見周身有黑氣環繞,安文逸不由得縮回手,下意識摸上了兜裡錢袋。

  葉修那是壓根沒打算忍,笑得連腰都彎了下去,再直起身時,眼裡還帶著笑出來的淚水,他以指揩去,回道:「我也挺不解的,不過栽了就栽了,我這人偏懶,好上了就沒想過要換。」

  「老葉你還能不能更煽情些。」魏琛和方銳聽聞這話,眼白都要掀上頭頂了,倒是蘇沐澄帶著張盈盈笑臉,眼底有難以察覺地滿足。

  「當然,爺多著呢,你們想從哪聽起啊,暖帳春宵之纇的行不?」

  「別別別!嘖,你不要臉人家沐澄、小唐和老闆娘還要呢。」

  「呵呵。」

 

  外頭是語笑喧闐,裡端的安文逸卻被韓文清搞得有些無措,雙手在空中來來回回,就是不知還能不能碰觸對方,直到葉修那話說完,韓文清緩下臉色後才敢繼續動作。

  上藥期間,安文逸不時抬眼覷看對方,若非眼力不夠,他似乎要以為自己瞧見了韓文清那生硬線條軟化許多的臉上,隱隱約約勾起的唇角,他趕緊甩頭撇開這荒唐想法。

  「葉修在這裡,過得如何?」韓文清突地出聲問了一句。

  意識到對方同自己說話呢,安文逸想了想,謹慎道:「前輩肯定吃了許多苦,但他看起來挺愉悅的,只是在下來得晚,興欣寨那時已算是有點模樣了,在下也說不太準,要不將軍去問問沐澄吧,她和前輩可親了。」

  「這就夠了,療傷之恩韓某在此先行謝過。」安文逸說的狀況韓文清不會不明白,他僅僅是想從他人言談裡,得知葉修過得不錯這回事。

  

  流年匆匆、紅塵紛擾,我只願你一世安好。

 

 

 

  子時方過,夜色最濃,韓文清和葉修兩人拱著背,窩在僅可容納單人的床板上,睡意全無。

  興欣寨本就不大,已無空房再供人留宿,陳果索性要韓文清與葉修共睡一間,稍晚時她抱了被褥過來,說韓文清來者是客,要葉修在地上將就一晚,卻被韓文清回絕了:「不用麻煩,我與他同睡一床便可。」

  「但那床挺小的……」陳果還欲說些什麼,見主事者皆未表態,也點點頭,只多留了一床被子,離去了時還不忘替兩人帶上房門。

  「老韓。」睡不著的葉修艱難地轉過身子,太過狹窄的距離讓他不得不讓額頭抵著韓文清背後,才能拉出空隙說話。

  「嗯。」感到葉修細軟地髮絲密密麻麻搔過後頸,韓文清壓下湧上心頭的異樣衝動,穩穩回了聲。

  「我話都到這分上了,你倒是沒啥表態,這可不是我熟識的韓大將軍哪。」葉修從來不是什麼欲語還休、矜情作態的主,拋了句乍聽之下沒來由地話,韓文清卻已明白箇中心思。

  再也耐不住打再見這人時,便直直擾亂心尖,化弦地情絲,所有繾綣柔腸皆成萬千流水,自心底傾洩而出,韓文清終是鬆了眉梢、軟了眼角。

  他緩緩坐起身子,回頭面向葉修含笑的臉,抬手撫去戀人頰邊幾許碎細墨髮,俯身吻上那張一直都不夠紅艷,卻潤嫩無比的唇。

 

  韓文清密密的吻讓葉修憶起了年少輕狂,兩人征戰沙場後,總是帶著殺戮戾氣、致死方休的交歡方式,儘管粗暴且似無忌憚,卻是最能直接讓兩人感到勃勃生機的法子,他們相互啃食舔牴、交換鮮血與肉體,直到其中有人敗下陣來。那是最輝煌的歲月,滿是酬情壯志的他們,無所畏懼,國仇家恨,覓愛追歡,都如此。

  

  遮莫君去更無明日,我願擬把醉同君住。

  

  

TBC


我好像每次都斷在很惹人厭的地方......

评论(7)
热度(44)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