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上錯節目嫁對郎(二)



(依舊言小風)

今天一整天都瘋瘋癲癲的靜不下來,

情緒一直被抽離寫起劇情進展慢到不行 ,所以只好卡肉了(淦

本來打算上中下三章完結,但我太囉嗦不小心劇情又爆衝了,

只好希望能在五回內寫完了TT,

本回的葉修大大依然在暗戀的道路上狂奔著.....








一、

  

  葉修站到韓文清跟前時,只覺得心臟突突地跳,他下意識伸舌舔弄雙唇,不斷用手撥弄鮮紅色的領結,想藉此掩飾所有緊張和不自在。

  反觀對方,依然是扳著張恨不得讓人把家當全掏出來巍顫顫交上去的錢包臉,定定看著他。

  一旁的製作組還沒給提醒呢,葉修倒是搶先開口:「要不是哥心理素質好,估計就給新郎這臉嚇尿了。」

  韓文清冷哼一聲,嘴角勾起個不易查覺的弧度,頗有幾分自信風采。

 

  葉修心裡的火燒得更旺了。

  他從沒想過,對什麼都不甚在意的自己,竟會惦記一段感情如此之久。    

  午夜夢迴時,他總是用這雙手細細描繪著這人剛毅深邃的輪廓,從斜斜上挑的眉梢一直到下垂的唇角,儘管十年不見,高中時的韓文清依然鮮明地存在葉修記憶裡,不曾被抹滅分毫。

  然而他知道,彼時的韓文清不會這麼笑;至少他不曾見過。

  

  二十八歲的對方容貌沒有改變多少,只是周身張揚的氣質內斂了許多,變得更加成熟、穩重,就像與惡水搏鬥的海鷗,風裡來浪裡去,最後停泊靠岸時,那些經歷過的桑田與滄海,都成了滋養他愈發茁壯的養分。

  葉修發現僅是這樣的距離,自己便差點克制不住、要被男人味十足的韓文清當場撩起慾火,他趕緊狼狽的撇過頭去。

 

     

  儘管這是個節目,結婚時該有的禮節還是一樣沒少,力求真實性。

葉修一時間還真有要跟韓文清共度人生的錯覺。

    待兩人站定後,牧師先是望向葉修點點頭,開口詢問:「葉修先生,請問你願意與韓文清先生在這五個星期內結為連裡,像一般夫妻一樣,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深愛對方不離不棄嗎?」

  「我願意。」

  我願意。

  我願意在生命有限的時光刻度裡,傾盡所有感情與你同行。

 

  牧師和藹地笑了笑,轉向韓文清的下一刻笑容便掛不住了,他扶正下滑的眼鏡,聲線不穩的才開口說了個你字,韓文清低沉醇厚的嗓音已跟著響起:「我願意。」

 

  如果這是場精心設計的騙局,那就騙我一輩子吧。

 

二、

 

  節目安排的新居是公寓式套房,空間還算寬敞,兩房一衛一廳,是簡單的家庭式格局。

  兩人只帶了隨身行李和衣物出門,很快就打理好環境,葉修從房內出來時,韓文清已經在沙發上轉起電視頻道了。

  

  這次的實境秀節目要求兩人為期一個月多的時間都要同住一起,依照節目給出的題目和進程進行錄製與拍攝。

  當然,每集節目內容都沒有腳本參照,全是參與人員最真實地反應。就像每天規律的上班族一般,開機時間分早中晚三個時段,其餘時間則不受干擾,這在當初參與節目時簽訂的條款裡已有明確規定,同意的兩人自然不會置喙太多。

 

  葉修沒有上前,他繞過客廳,直接走向外邊陽台。

  夏日晚風總是夾帶著一股悶熱感,濃稠地教人感到黏膩與不適,今晚不知怎地卻有些微涼,晚風灌盡腦子裡,正好有助於他釐清混亂思緒,習慣性點起菸來吸了一口,葉修軟軟的背牆倚著,身上的重量全靠搭上牆沿的肘間支撐。

  他記得韓文清不愛菸味,然而那時的他,在最好的朋友蘇沐秋意外喪生後,便學會了用苦澀麻痺自己。他再也不想感受一次,那種宛如心臟被人挖出、狠狠灑上鹽巴一口一口吞掉的悲痛欲絕。

  那段時光裡,韓文清不是沒勸他戒過這傷身體的陋習,他卻只是笑著擺手要他別管了:「老韓,有些東西被拿走了以後,就永遠拿不回來了,比如我隨著沐秋死去被一併帶走的依賴和不甘。」

  韓文清知道蘇沐秋對葉修來說,是比家人還要更親的存在,他認識兩人沒幾個月後,蘇沐秋就發生不測了,他永遠也忘不了葉修摟著蘇沐澄時那雙通紅著血絲卻怎麼也留不出淚的眼。

  韓文清讀不出對方眼底究竟飽含了多少情緒,只是陪著他在醫院待了整整一晚,直至天日將明,他都沒有碰上葉修那持續繃緊著肌肉、微微輕顫的身子,以及那雙毫無血色、抖得連水杯都握不穩的手。

 

  之後葉修發現,自從那次過後,韓文清再也不制止他吸菸的舉動,只會在他忍不住吸上一根又一根的時候,靜靜的與他背對而坐,透過對方溫熱體溫傳來的還有那一貫沉著冷靜的聲調:「臭死了。」

  「呵,哥可沒強迫你聞。」他忍不住笑了。

  再之後,葉修開始學著在韓文清靠近時減少吸菸的次數,卻總是無法壓下耳根泛起地紅潮,隨著鼓動的心臟充盈著滿滿眷戀,桃花流水,暖意繾綣。

 

  所以當韓文清拉開落地窗,朝他走來時,葉修忍不住地,又想起了青春歲月時,那個只要和對方一起待著,便迷戀狂顛,再也無法回頭的自己。










评论(7)
热度(39)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