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葉大寨主含將軍(上)







依然是走標題跟內文完全不符的路線XDDDDD

撐到了這時候還是寫不完,只好明天繼續了 TTTTT

 今天  @Pointless 在群里提到韓將軍後,我瘋狂在想這個腦洞啊wwww好久沒寫古風了一時之間根本不知從何下手,結果就是寫超慢derQQ

照慣例廚一下,韓大將軍腳一定很痠吧,他今天可是在我腦裡跑了一整天呢(無藥可救)

一直開坑的我TT







 

  遙望京城數百里處是榮耀城國土疆界,荒煙漫草之地,只有鎮關軍隊沿著水路搭起營帳,間或可見幾個小兵來來去去。

  再往外走,便是層層巒巒的山峰,起伏連綿。百年古樹盤根錯節,撐起的茂密枝頂讓林子裡頭終年不見天日,以龍為名的叢山峻嶺地勢險峻,難攻亦難守。

 

  榮耀曆朝河十三年,已維持十數年和平的西邊邦交國百濟來犯,發兵奇襲,我方一時不察,龍門關於此次戰役中被奪去大半疆土。

  噩耗連城,傳聞驍勇善戰地鎮夷大將軍韓文清不幸中箭落馬、行蹤成謎,至今生死未卜。

 

 

  「大意了。」韓文清呼哧乎哧喘著粗氣,幾乎是咬緊牙根才能吐出這麼一句話,空氣中飄散的血腥味濃得刺鼻,滿佈斑斑血跡,全身上下無一處安好的他,瞧著著實嚇人。

  他慘白著臉緊緊握住右臂,舉步移向身旁大樹,才擦著粗礪樹皮緩慢且艱難地坐下身子,身旁倒臥著的馬匹早已失血過多,氣絕身亡。

  韓文清知道這不是個好法子,儘管林子裡曲曲折折能阻撓追兵好一會時間,然而他明白,自身沾染地腥味極有可能誘發比敵軍更難纏的兇獸前來,現在傷了一隻胳膊的他,肯定無法安然而退。

  

  韓文清本不該如此狼狽,利箭穿過之處並不致命,卻是餵了毒的。

  他一時未查,怒極攻心時,竟是生生以手剜出箭頭,傷處頓時開了個裂口,汩汩泌出鮮血。

  箭上的毒性不強,卻在韓文清強催內力下沿著脈絡緩緩流入四肢百骸,待他發現有異後隨即連點數個穴位自封筋脈,卻已是臂膀也無所知覺的情況了。

 

  他原屬意先找處水源滌淨傷口後再做打算,卻不知這林子易入難出,最後没了力氣,還落得一身汙穢,想他韓文清征戰沙場十數年間,刀尖浪口上翻滾,不曾畏懼死亡,唯一牽掛的,也只有身後那群血氣方剛忠勇正直的霸圖兵了。

 

  儘管韓文清使勁紮緊創口,鮮血還是不斷湧出,失血過多的乏力感已讓他無法再撐起身子,意志模糊間,他突地想起那人還在位時,也不知是玩笑話還是怎麼地,他道:「老韓,刀劍無眼,你可別比爺先走啊。」韓文清那時挺不以為意,只是人一走後,生死未知、杳無音訊,他卻把這話牢牢上心了。

  最後韓文清只是低低笑出聲來,想著,我怕是要讓你笑話了。

  閉上眼前,他腦裡浮現的,是嘉世兵領頭的葉修將軍說這話時,一邊綰起墨黑長髮露出來的白晰脖頸以及那雙狀似彎月、帶笑地眉眼。

 

 

 

  有人!

  韓文清再睜眼時,入目之處一片赤紅,尚不及細想,常年征戰培養出的意識已讓他繃緊神經;左手搭上腰際,短刃正待出鞘,耳邊響起的聲音卻叫他停止了動作。

  「精神挺好的,看來血是止住了。」來人叼著菸管,咂吧著嘴抽了幾口,一身布衣質地瞧起來粗鄙簡陋,卻被對方隨意雜亂地穿著襯出一番滋味。韓文清首先入眼的倒不是那人臉容,而是他腰間繫著,那塊由他手把手交予對方的血色玉飾。

  那是一塊烈炎玉,通體血紅,卻是不慍不火,長時間配戴有活血潤燥之用。

    葉修性寒,在關外那幾年,逢冬總是手足偏冷,兩人一起窩著時,韓文清受不得那人體虛,便給玉石紮了個結讓對方隨身繫上,葉修没有拒絕,反而湊上前討好似地吻了吻他的唇角。

 

 

  「你離開嘉世後,便一直待在這林子裡?」韓文清語氣不善,然而他惱的,是對方離自己不過數步之遙,卻全無所覺的自己。

  「爺有心想躲,饒是你翻遍大陸也尋不著。」似是知悉對方所想,葉修只是扯起嘴角笑了笑。

  「傷口如何?」

  葉修一問,韓文清才發覺沉重地身體輕鬆不少,傷口經過初步清理,已經滌去髒汙,露出裡邊向外翻開的粉色嫩肉,裂口並不大,卻傷得很深。

  「裡邊沒有箭頭,估計你自己拔了才會如此嚴重……呵,但在場上要你不拔卻是不能吧,老韓,你可真是一點兒也不曾變過。」

  「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來。」

  韓文清眼裡總是如此堅毅、一往無前,十數年光陰歲月不曾退卻分毫,人人願為一世浮生醉紅塵,他卻更傾向一簑煙雨任平生。

  

  葉修不再回話,斜陽西下,餘暉透過霞雲暈開一抹澄黃,灑落在他漆黑如墨的青絲和頰上,仿若鍍上一層胭脂,無以名狀地迷人,韓文清只是定眼瞧著,似要把這二餘年間不曾見過地身影一次看清。

  葉修不待對方反應,便蹲下身子與他齊眉,伸手將韓文清頂上的朱紅傘面偏了個方向,堪堪遮住兩人身影,他小心避過瞧來特別怵目驚心地傷口,將身子擠進韓文清雙腿之間,扶住他兩條胳膊傾身向前。

 

  「方才已替你逼出大半毒素,然而僅存餘毒多在傷口處,強催真氣怕是要傷及筋絡,只得以口吸出,老韓你倒是好好忍著,別打爺主意啊。」

 

  韓文清本欲駁斥,卻在葉修濕潤雙唇吮上傷口時,隨即被撩起了兩年間不曾與他人肌膚相親的渴求,葉修幾綹未束攏地髮絲搔弄過他脖頸,更是掀起他思緒和身體上的顫動,韓文清最後愣是沒忍住,抬起左手環過了許久未見、比回憶中要再單薄上許多的戀人的腰際,深深地,嘆了口氣。

 

TBC

评论(7)
热度(33)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