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六)


結果第六集還是拖到今天才發了上來,
我也懶癌末期沒藥醫了XDDDD

因為雙角會在台灣的全職Only上出實體本首販,
緊接著還有8月的CWT,

LO上公開的部分大概就只先放到第六集了,
CWT結束後再把後續和結尾的部分一併發上來~

目前還在趕死線中關不了窗 ,
求葉神賜我手速讓我一秒碼3000字吧TT

以上,下面正文走起~  






  
  韓文清的輪廓很深,彷彿雕刻般有稜有角,線條剛毅直接,眼珠黑白分明,那是一張完完全全屬於男人、充滿張力的臉。

  盯著那張臉自己愈來愈近,葉修沒有躲開,直到感覺韓文清溫熱的鼻息拂過頰畔,他才下意識縮了縮頸子,下一刻耳根處便傳來柔軟濕熱地觸感。

  

  葉修渾身一顫。

  

  明白那是對方吻上自己的事實,幾乎讓他僵直了身子動彈不得,只有從脖頸處蒸騰而上蔓延到耳際的薄紅出賣了他的情緒,此時韓文清嘶啞低沉的嗓音說了句好吵,直直貫入葉修耳膜-該死的迷人。

  葉修突然怨恨起自己完美的聽力,潮紅漸漸佈整張臉,他無意識地咬緊下唇,輕皺著眉頭閉上雙眼,卻沒有掙開韓文清只是虛握著他的手腕。

  「葉修…」他低低喚了一聲,比方才更沙啞的嗓音震動著他的耳膜和心跳,他可以感覺到韓文清拉開了彼此間的距離,雖然不解,葉修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最後韓文清只是把手繞過他背後,就著半跪姿態攬過葉修的腰把他拉進懷裡,不發一語。

  原本以為對方要做些什麼的葉修,一邊為自己微微失落的情緒感到不恥,一邊疑惑地詢問出聲:「老韓?」

  「嗯。」韓文清沒有說出口的,是遲了很久,還能再次觸碰這個人的心安

 

 

  

  葉修埋進被窩裡時還迷迷糊糊的,儘管沖過了澡,身上熱度似乎還未退去,不自覺地揉捏起那隻被吻過的耳垂,帶著紛亂思緒,葉修強迫自己闔上雙眼。

  有些東西不說破,總歸是隔著一層窗紙,如同他與韓文清的關係,說不明道不清,恣意在模糊地帶裡享受動心、揮霍愛情,然而這份相處越深入越長久,在意就越來越具體,從雅緻的心靈層面到凡俗的生理接觸,葉修已經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還能一往無前,就像你正在歷經一段徒步長途旅程,走到一半時有人說了句:「上車吧?」你的腳便很難再邁步向前。

  十年來的相知相惜,韓文清的存在已經一點一滴滲進了葉修骨髓,在血液深處發芽深根,硬要除去肯定會給身體造成不小的傷害,最好的辦法,就是與之共存,聰明如葉修不是不明白,然而除了事業上的春風得意外,他真沒有任何明戀暗戀的經驗,況且第一次、或許也是最後一次的對象還是個男人,也算是襯得上葉修不按牌理出牌的演技教科書名號了。

  最後葉修決定,還是把一切交給韓文清去煩惱吧,想通之後,他便乾脆眼一閉,打算輕輕鬆鬆作夢去了,然而天不從人願,葉修還是因為精神太過亢奮失眠了。

 

 

  今天一早有戲,葉修起床下樓時發現韓文清比他更早起,已經坐在餐桌旁一邊讀報紙一邊吃早餐了,見他下樓時還頓了一下:「我不知道你這麼早起,沒準備你的份。」

  葉修擺擺手表示不在意,他拉過另一張椅子坐下,懶懶打了個呵欠,黑色素在眼皮底下形成淡淡一圈陰影,明顯一副睡眠不足的樣子。

  見狀,韓文清起身到廚房倒了杯黑咖啡,想起那人平時習慣不好,喝純的鐵定傷胃,便加了點牛奶進去,回頭要遞給對方時才發現葉修根本沒醒,低著頭一點一點打著盹,好幾次都差點撞上桌沿。

  韓文清覺得有點好笑,他用力拍下桌子發出清脆聲響,只見葉修一個激靈、立馬坐直身子左顧右盼的動作,讓他嘴角跟著勾起一絲弧度。

  葉修瞪了十年對手一眼,接過韓文清遞來的咖啡,懶懶掀了掀嘴皮:「幼稚。」

  「你也知道?」

  「哥說你呢,韓文清大大。」

  「哼,對你,剛好而已。」

 

  葉修洗漱完畢準備出門時,韓文清已經在車內等他了,他上午也有個廣告要拍,便順路載葉修一同過去片廠,儘管那人沒有吃早餐的習慣,途中他還是買了個三明治要對方帶上,至目前為止,兩人都挺有默契的沒提起昨晚的事。

 

 

 

  或許是韓文清的關係,霸圖出過一系列上班族設定相關的電視劇,其中總裁的角色對韓文清可說是駕輕就熟、渾然天成,先不論外貌,就氣場而言,簡直是這職位的最佳代言人,上市以來,自是部部賣座,也幾乎成了霸圖電視劇的代表作。

  這次的劇本依然與上班族設定脫離不了干係,不巧韓文清近期專心於電影拍攝,無法再接下戲份較為吃重地主角一職,便改由正好空下檔期的張佳樂出演,張佳樂頂著那張看起來沒多少歲的娃娃臉,演的自然不會是總裁,而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

  至於葉修,則是透過霸圖的全國試鏡徵選,輕而易舉地拿下了與主角同家公司的高層經理角色。 

 

   今天葉俢的唯一一場戲,是與女主角的鏡頭,西裝筆挺,戴著銀邊細框眼鏡的他,看起來真有幾分正兒八經的精英氣息。

   「如果不頂著那張看起來無精打采的欠揍臉,還是挺有模有樣的。」推了推彷彿沒骨頭似懶懶倚在自己身旁的葉俢,看不習慣的張佳樂沒忍住,硬是嘲諷一句。

   「嘖嘖,讓專業的來,哥這叫素質呢,樂樂學著點。」葉俢慢悠悠地撐起身子,在導演各就各位的呼喊聲下,這才挺直背脊走向定點。

 

   張佳樂沒有錯過那傢伙一瞬間地目光轉換,葉修收齊下顎,背部線條又緊又直,藏在平光鏡片後的雙眼直視前方、無所困惑,整個人瞬間嚴肅拘謹了起來,簡直與先前判若兩人。

  張佳樂不是第一次看葉俢演戲,卻還是會為這人的才華感到驚艷,不光是他,他想所有的著名演員,多少都抱著點這種矛盾似的崇敬心態、除了輪迴那位明擺著我就是戀慕葉俢前輩的影帝之外。

  

  正式開拍後,原本嘈雜地片場頓時鴉雀無聲,女主角敲響木門的聲量顯得別清脆。

  「進來吧。」葉士享頭也沒抬,埋首在公文堆中振筆疾書著。

  唐葳小心翼翼的探進頭來,誠惶誠恐地模樣彷彿裡頭待著的是什麼可怕的巨獸:「打擾了,這幾件公文比較急,需要您先批准過才能送審,再麻煩經理播空處理。」見葉士享沒有抬頭搭理她的意思,唐葳趕緊放下文件,轉身就要離開,此時葉士享出聲叫住了她。

  「等等,右邊那幾份沒有問題了,幫我交給會計部的核帳。」指了指右手邊幾份裝訂好的紙本,葉士享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唐葳,交代事情後又低下頭忙活。 

  「好、好的。」

  葉士享是公司裡出了名的難相處,他脾氣不錯,對待下屬也還算和氣,辦事效率極高,決策也一向下得又快又準,然而,他是一個非常無趣的人,不是開不起玩笑,而是不能開玩笑,興許是太過認真了。

  大多數人總是拿這類型的人沒轍,自然也不想多加親近。

  

  唐葳剛進公司時已有所耳聞,她原本性子就怯懦,伸手去勾文件時特別慌張,一不小心便打翻了葉士享放在邊上的涼茶。

  「對不起、對不起!」

  所幸文件並未受到波及,但葉士享就沒這麼好運了,茶水連同杯子整個扣上他半邊胳臂,襯衫溽濕一片,麻紗質材和著茶水重量附著在肌膚上,黏膩地令人感到不適。

  唐葳幾乎是下意抽過紙巾就往他身上擦去,剛觸碰上對方,葉士享卻大吼了一聲:「別過來!」

 

  唐葳嚇得手一抖,捧著的文件散落一地,她感到挫折又委屈,忍不住鼻頭一酸,直想掉淚。

  「我沒事,妳、妳可以出去了,我能自己處理。」葉士享發覺自己似乎反應大了些,趕緊出聲圓場,說這話時卻始終低著頭不肯看向唐葳,只有露出髮劑的耳根泛著隱隱薄紅。

   唐葳雖然怯懦,但為人善良,見葉士享行為古怪,一時間擔憂情緒大過害怕,上前搭上葉士享肩膀,就想詢問對方是否哪裡不舒服,卻被經理明顯一顫地身體和襯衫上汗濕大片的濕涼感驚得就要出去找人幫忙。

 

   「別…別、我真的沒事,妳、請妳別碰我,妳出去就好了。」查覺到她的意圖,未免情況變得不好收拾,葉士享抬起頭來對唐葳笑了笑狀似安撫,整張臉卻紅的簡直要滴出血來,被對方觸碰的身體依然微微顫抖著。

 

   唐葳沒辦法,她只得在對方再三保證下半信半疑地退出辦公室,並在闔上門前擔心的請葉士享真不舒服一定要外出就醫,得到對方含頷首回應後才離去。

 

  門內葉士享鬆了口氣,頓時渾身力道都被抽光似的,軟下身子像離水的魚,趴在桌上大口大口拼命呼吸,臉上紅潮未退,連帶蔓延脖頸處跟著泛起紅色,待感覺呼吸順暢了些,他才屈起手,將臉蛋埋入雙臂之間,背部微微起伏,就著這樣的姿勢嘀嘀咕咕不知說了什麼,聲音悶悶地聽不太清楚,最後他才抬起紅潮已經退去的臉,低聲咒罵了句:「該死的女性恐懼症。」

 

 

  直到葉修不再繼續動作,導演才想起這幕已經結束:「卡!」,隨著話語落下,片場響起了大片掌聲。

  「精彩精彩,你小子不錯啊,一條過關,老子都忘了這幕結束了還在等著你下一步動作呢哈哈哈,簡直看不過癮!」這部劇的導演是個爽朗的北方漢子,說話從不拐彎抹角,罵人罵得狠,相對地,讚賞方面也毫不吝嗇。

  

  「呵呵,導演喜歡那多給加些戲份唄。」葉俢掏出褲袋裡的菸盒,抽了一支點上,又遞給導演:「抽不?」

  「成啊,這才能可不能浪費了,藉著這部劇上頭,讓你拿個最佳男配,倒時可得好好謝謝我。」導演挺有信心的,接過菸吸了一大口,樂呵呵搭上葉俢的肩,講得彷彿得獎這事木已成舟,勝券在握。

  「我開開玩笑呢,要也得拿影帝是不?」

  嘴上依然笑著,葉俢心裡卻想:「劇才剛拍呢,已經想著得獎了好意思?男配不是哥也得是興欣的人,霸圖還差的遠啊,這導演跟老魏挺像,誇口起來簡直臉皮厚的。」要是熟人這番話葉俢早就說出來氣死人了,偏偏這導演他剛接觸不多,講話自然收斂些許,何況現在在霸圖地盤呢,饒是葉俢簡直是不做死就不會死這句話的最佳代言人,他還是很懂挑對象的。

  

  「野心這麼大,臭屁的很啊!但老子喜歡,小子你前途光明呢。」

  「是啊是啊,光明到你們霸圖韓文清都是哥手下敗將…」

  「少說廢話。」

  話還沒說完,身後響起的低沉嗓音讓葉俢輕笑出聲,他轉過身抬起手打了個招呼:「唷,手下敗將。」

  韓文清臉色瞬間沉了幾分,一旁身經百戰的導演和葉修都不由得捂緊了褲袋,但葉修守得是菸,不是錢包。

  「拍完了?吃飯去,把菸掐了。」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韓文清手比聲音更快,已經一把奪去葉修嘴裡半截菸捻熄,丟進垃圾袋裡。

  「臥槽…老韓你多大仇啊,哥才抽半根啊半根,我不餓,你自個去吃。」葉修推開韓文清堵在面前的身影,語氣冷了一半,菸癮上來又被人強制遏止的感覺真沒那麼好受,他沒生氣,就是想耍耍賴。

  「耍性子?」韓文清挑起眉,倒是覺得有趣了,憑他對這人的了解,他不認為這點小事會激怒葉修,但對方語氣裡夾雜的絲絲埋怨他可沒聽漏,突然覺得這樣的葉修陌生卻又新鮮迷人。

  葉修性子淡漠,總是對什麼都不太在意,除去演戲時呈現的各種喜怒哀樂,私下的葉修其實很好相處,但這遠不是韓文清想要的,比起總是端著一張笑臉開開嘲諷、笑得雲淡風輕的葉修,他更覺得,演戲時真情流露的、會哭會叫、會發怒會羞窘的,無比認真的葉修,更像慢性毒藥般引人上癮。

  演戲這行業絕不能只靠表面上的搬演就讓自己達到顛峰,那些檯面上看到的,其實才是葉修最真實的情感,韓文清被深深吸引的,正是做為十年對手,能對他嶄露一切鋒芒的對方,好的壞的,愛的恨的,都不過如此。

 

  「呵,哥什麼等級,跟你計較這個。」葉修一副老韓你智商還好吧的表情瞥了韓文清一眼,才發現對方不但沒表露出半點不悅,總是強硬的臉部線條還軟化了不少,心情不錯的樣子。

  「你心情很好?」葉修狐疑地問道。

  「是不錯。」韓文清沒否認:「這附近有家館子挺道地的,走吧。」扯過葉修手腕,拉著人就要走,不管不顧背後葉修的大聲嚷嚷。

  「強搶良家民男啊,哥說了不去的老韓你真霸道。」

  「囉嗦。」

  葉修也沒真心反抗,意思意思掙動幾下,最後乾脆賴在韓文清身側,搭著肩把大半重量都壓在對方身上讓人拖著走。

  「重死了。」

  「哥很瘦的,你可別含血噴人。」

   韓文清一隻手撐著葉修,另一隻手下滑到他腰側軟肉抹了一把:「嗯?」

  「呵呵。」

 

  之後霸圖工作人員紛紛表示,那天大家都瞎了眼,只見白光一閃,就什麼都看不到了,他們絕對沒有見到自家最受敬重的演員韓文清笑起來簡直要逼哭人的驚悚畫風,也絕對沒有見到韓文清與新人間彷彿情侶般膩死人的打情罵俏。


  他們真的,什麼也沒看到。

 


评论(6)
热度(41)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