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四)

這集老韓依然沒上線>_<(頂鍋蓋逃)

取而代之刷了一下喻葉和黃葉。

寫了一堆卻沒什麼重點,

沒啥梗又不萌,

自己都累感不愛了...OTZ....



四、

 

  黃少天是第一個知道葉修息影後去向何處的人。

  那次劇本中的場景需要到H市中心拍攝,身為片中第一男主角,黃少天自然是跟著劇組去了,到達目的地後才發現地點在嘉世附近,他幾乎是下意識憶起前陣子宣布離開的那傢伙,也不知發生什麼事,得到消息時,黃少天第一時間給最親近葉修的蘇沐橙去了電話,卻得到對方明顯哭過,甕聲甕氣的回答,話裡沒有重要訊息,卻教人不忍心再問下去。

  事發之後,與葉修交好的眾家演員曾在QQ群裡拋出一個又一個問題和關心,卻使終等不到標著葉秋的頭像亮起,因為葉修沒有手機,根本聯繫不到他,無消無息了好一陣子,直到他在嘉世對面的便利商店碰上正在買菸的那個人。

 

 

  「少天?」還是葉修先出聲認出他的。

  「靠靠靠葉秋葉秋葉秋你怎麼在這走的無聲無息結果你根本沒離開H市,沒手機也不上QQ報平安大家都很擔心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良心呢良心呢良心呢?不對不對我才沒有擔心....捂什麼耳朵不許遮不許遮不許遮!!」

  原本是喜大於驚的黃少天見到葉修那張掛著嘲諷的嘴臉時還感到無比懷念,卻在下一刻被對方以小指塞住耳朵的動作氣得只想跟他來場真人PK。

  「好吵,還有以後哥叫葉修,記好了。」壓根沒理會炸毛的他,葉修掏了根菸,迅速點燃蒂頭就在超商門前大口大口吸起來,「來H市拍戲?」問的自然是黃少天。

  「是啊是啊欸欸欸葉修這名字怎麼回事那葉秋又是誰你跟嘉世間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說息影就息影你真的是老葉嗎快回答回答回答回答回答!」 

  葉修當然沒打算回應,他只是側過頭吐出一片菸霧,模糊了黃少天眼前視線,矇矓中一切似乎變得不真實了,自己遇見葉修這件事,就像過度思念下才出現的幻影,愈來愈不清晰,黃少天想著。

  「............還有多久結束,到我那裡坐坐?」

  直到葉修再出聲才拉回他的思緒,「好。」

 

  至於之後黃少天根本是被葉修拉去給新人做免費技術指導和教學的事,被他狠狠地選擇性遺忘了。



 

  今天葉修起的很早,打從收到藍雨劇本後日子又過了幾天,旗下演而優則導的御用製作人喻文州終於親自登門拜訪,與之同行的還有著名演員黃少天。

  「前輩,好久不見。」

上前拉過對方細白纖長的手,喻文州帶著溫暖笑意,重重握了一下,抽手離開時四指併攏輕撫過帶著薄繭地掌心,沒有錯過瞬間葉修細細挑起的眉,他加深了唇邊笑意。

  「嘖嘖,文州大大耍得一手好把戲啊,果然製片就是不一樣,心更髒了。」
  「這也是要看對象的。」
    「什麼什麼隊長你做了什麼嗎?」一旁的黃少天還糊裡糊塗的,陳果已經帶著他們到會客室就座了。

  黃少天對喻文州的稱謂,來自於兩人首部合作的星際科幻電影,那時喻文州扮演的是星鑑戰隊隊長,黃少天則是他的部署,朝夕相處下來隊長這稱謂叫的挺順口的,事後也沒改就這麼叫到現在。

  

  

  「前輩看過劇本了吧,如果可以,誠摯希望你能出演裡頭酒保的角色。」咂了口茶水,喻文州也不迂迴直接表明來意。

葉修吐出一個煙圈,伸手拿過喻文州遞上前的角色資料。

  「是個不錯的本,怎麼會想找我?哥息影時可是答應過嘉世兩年內不能出現在螢光幕前,這你是知道的吧。」

  「是的,但前提得是前輩還是葉秋。」

  「呵,果然是文州,都替哥找好理由了?」葉修放鬆身子,軟軟地向沙發倒去,他稍稍睜開平日總是無精打采的眼,看向喻文州的目光多了一些玩味,  

  「以新人的價格請到哥這等角色,簡直便宜你們了。」對於稱讚自己葉修從來不遺餘力。

  「我們有自信這部片絕對賣座,相信這對前輩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葉修自然清楚藍雨本事,對方親自拋來的機會對於興欣方面的發展無非是一大助益,他本就沒打算拒絕,只是見到熟悉友人,實在忍不住要噴上幾句垃圾話。

 

 

 

  「葉修葉修G市到H市來回時間這麼長你勢必要在我們那裡待上一段時間吧,但比起宿舍我家更舒適不如這段期間就跟我住吧對戲也方便我們可是有好幾場對手戲啊。」

  黃少天無愧於機會主義者的稱號,搶先爭取與葉修--大被同眠--同居的可能。

  「包水包電包房租包吃包喝嗎?少天大大~」葉修大大吐了激動下幾乎要貼到自己面前的黃少天滿臉菸,笑得十分嘲諷。

  「呸呸呸你妹你妹你妹葉修你還要不要臉啊!...不包吃不包喝其他都包可以了吧!交到本少這個朋友根本是你上輩子燒好香啊。」

  「哥這叫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連少天大大都拜倒在哥的褲子下」

  「...總之你除了換洗衣物外啥都別帶了,我那裡都有。」黃少天趕緊結束話題,別過頭時耳根處微微泛紅,一旁不作聲的喻文州自然沒看漏好友反應,他只是默默移開視線。

  葉修也沒什麼特別反應,之後幾個人就角色和劇情部份一番討論,確定了葉修可以報到的時間後,兩人連飯也顧不上便倉促離去,直接搭機回到了G市,先為明天幾個要上的宣傳通告做準備。

 


  包子在藍雨拍攝的電視劇是ON檔戲,也就是當天晚上播的劇情是二、三天前才錄製好的,力求話題性。

  在藍雨住了一至陣子,最近終於殺青,前腳才剛回興欣沒幾天,後腳就換葉修過去了,臨走前葉修提點陳果幾個適合包子的角色,要陳果打鐵趁熱帶人一個一個去試,中了能增加包子螢幕曝光率,沒中也多少在影業間打響一點興欣的知名度,陳果連連點頭稱是。

  興欣旗下來來去去的新人不少,走的多半是覺得待在小經濟公司沒啥發展性,好高騖遠妄想一步登天的傢伙,只有唐柔和包子打進來後就待到了現在,興欣也終於在幾個月前葉修到來後,變得有模有樣了起來,看著現況,緊管沒有說出口,陳果心裡卻是很感謝葉修的。

 

 

  唐柔先葉修一步離開興欣,已經到輪迴定完裝並準備開拍了,聽前晚和唐柔通過電話的陳果說,這部電視劇的男主角杜明非常欣賞唐柔對角色的詮釋方式,幾乎是力排眾議保她參演,除此之外,導演看過試鏡片段後也給予了唐柔極高評價,他從來沒有看過如此不卑不亢,優雅與堅毅並存的反派角色,唐柔本身的氣質特別迷人,期許她能全力演出一個新穎的、不落窠臼的第三者。

 

 

  葉修是搭夜車上去的,到達G市時已經將近中午,列車上的臥鋪還算乾淨,估計睡了有十二小時的葉修整個人看起來精神挺好的,定裝在下午,還有足夠時間讓他吃個飯吹吹冷氣,因為葉修沒有手機,黃少天老早已經在QQ上約好了過來接人,一出車站大廳,就看到那人整張臉捂得嚴實,帶著大大的墨鏡以及壓得極低的帽沿。

  簡直欲蓋彌彰嘛,看到對方身後圍了一群人正在偷拍時,葉修這麼想著。

  

  「葉修葉修!!」

  黃少天在人群中看到熟悉身影,眼睛一亮,朝這裡大動作地揮了揮手,這一用力下,卻不小心蹭掉了頭上的帽子,那頭標誌性金髮在太陽下格外耀眼迷人,葉修瞬間咬碎了含在嘴裡的棒棒糖,下一刻就看見那傢伙淹沒在大片尖叫著少天、洶湧而上的妹子海裡。

  葉修提起腳邊行李,悠哉悠哉地經過那人身邊,以不大不小的音量丟了句話便先行離開了,嘈雜聲中黃少天自然聽不清葉修說了什麼,等他好不容易抽身離開後,已經完全失去了葉修蹤影。

  黃少天趕緊撥了通電話回藍雨確認對方安危,發現人壓根沒去,下意識就要出去找,隨即想起自己是開車過來的,又轉頭回地下停車場取車,打算沿路找找看看。

  黃少天理智上清楚明白那傢伙不是要人擔心的主,情感上卻無法放心,這種沒由來地焦躁情緒,連他自己也無從解釋。

 

  停車場的照明設備有些老舊了,昏黃色澤的光線照耀下,其實並不容易一眼分辨出停車格前也是同色系數字的停車序號,黃少天只得憑著大概印象一輛一輛找,直到搜尋目光對上一雙帶笑的眼,“少天大大你可真慢啊,哥不是說了到車旁等你嗎?”葉修蹲在地上,碾熄了手中菸屁股後緩緩起身伸了個懶腰,露出腰部一小片長年不經曬顯得特別白晰的肌膚。

 

  此刻的黃少天或許還不夠明白,然而很久以後,久到韓文清都已經與葉修公開關係了,他偶爾會想起這時,葉修那嘴角彎彎,帶著滿眼笑意的臉。韶光年華,萬種風情,那些往後旅途,為人稱道的繾綣與美好,皆不及當年他對葉修懷抱著那樣滿溢而出的,無與倫比的悸動與情意。

 

 

 

 

  「警察先生,知道什麼是等價交換嗎?」儘管被沉重地槍管抵住腦門,紅牌酒保仍是沒有停下手上進行的工作,鋼杯順著他手腕施力方向上下搖動,內側的肌膚細膩白皙,在吧裡昏暗燈光照耀下閃爍著瑩潤光芒。

  隱身黑暗中的人沒有回應,他似乎不帶惡意,下一秒便放下槍支,接過對方轉身遞來的上等佳釀,淺淺抿了一口。

  酒保輕輕笑著,傾身向前,那距離極近,幾乎就要觸上對方唇瓣,警察沒有動,酒保也停了下來,深出右手探過他肩膀,拿過對方身後廚櫃裡的高腳酒杯,就著這愛眛姿勢動了動嘴唇,儘管無聲,對熟悉唇語的警察而言自然不成問題。

  只是那條橫過頰邊的手臂柔軟細緻且冰涼,對方吐出的氣息卻熱的像要灼傷他嘴邊皮膚,他稍稍分了神,便錯過了其中一條線索,然而對方已經迅速抽身回到了工作檯前。

  「夜。」警察喚了他一聲,語帶不滿。

  「呵呵,你知道我的規矩,就算是克里斯,也不能破例喔。」

  夜眨了眨眼,眼瞼下方綴著細碎粉鑽,隨著睫毛撲扇忽明忽滅,他本就生得清秀白淨,此時這動作更讓他顯得稚氣不少,平添幾分可愛。

  克里斯卻只想扯過對方狠狠揍他一拳。

  夜的來歷不明,氣質神秘,突然空降紅燈區最熱鬧酒店裡,短短幾個月時間已成為區內的頭牌酒保,他有一雙極其賞心悅目的手,調酒時的優雅姿態仿若最上乘醇厚的百年好酒,層次豐富,愈陳愈香,交織出極致視覺和味蕾饗宴,人人趨之若鶩皆為求得他一展身手,換得一杯玉液瓊漿,然而夜只為自己看上的人調酒。 

  那些與他有所牽連的酒客,大多是有頭有臉的地方人物以及達官權貴,夜的真實身份正是坊間神出鬼沒,從不在同一地方停留太久、黑白兩道通吃的情報販子,還是最頂尖的那種,然而他性格極其古怪,捉摸不定,那張總是笑盈盈的臉看不出情緒起伏,說實在地,克里斯並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握的飄忽感,若非有所求,他也是千百個不願與這只會尋人開心的貨有所交流…

 

  「卡!!」

  導演透過大聲公傳來的聲音中氣十足。

  「黃少啊,說過多少次了,這裡你應該要呈現的是想痛揍對方一頓的表情,不是讓你紅著臉和耳根發呆啊!」

  「不好意思導演,下次不會了!我們再來一次。」黃少天趕緊低頭道歉。

  「少天啊,哥累了,你悠著點唄,哥的戲份就差這一點了不帶這樣耍人的,訂了晚上的車回興欣呢。」

  「悠你妹!混帳葉修這次一定成功你小看本少!!導演快點開始開始開始!」

  男人果然激不得,這次鏡頭一條就過,導演終於滿意的拍手鼓掌,結束了下午的拍攝行程,葉修至此戲份全數殺青,上車前還被劇組簇擁著到大排檔狠吃了一頓。

  因為晚上還得開鏡,葉修趕走了原本執意跟著要來送別的喻文州和黃少天,一人上了返回興欣的火車。

  

 

  一年後這部電影上映時,果然創下了藍雨影業票房的又一巔峰,葉修詮釋的角色更是被討論的風風火火,那時的興欣已經在眾多經濟公司裡嶄露鋒芒和野望,正以穩健的步伐邁向榮耀頂峰的事,就以後再提了。


评论(6)
热度(42)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