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灣

全職高手中毒

ALL葉/韓葉一生推

雖然我很少出沒,還是請大家可以到噗浪找我聊聊天~沒有韓葉同好好寂寞啊Q_Q

[韓葉]雙角(三)

終於想到要好好更完這篇,離上次一集已經半年了XD

因為太希望全榮耀一起蘇葉神,

接下來的章節多少會刷一點ALL葉,

但主線依然是韓葉一生推!!

內容一樣OOC又長又不萌,請慎入TT

 



  葉修清醒時韓文清已經離開了,估計是整晚沒睡搭一早的車回去,對韓文清的不告而別不甚在意,他舒展身子揉了揉因姿勢不良而痠痛的腰,正打算先抽根菸再起身盥洗,眼角瞥見原本除了衣服什麼都沒有的桌上多了張紙條,伸手撈過紙條,上頭沒有署名,只用黑筆寫了方方正正的五個字。

 

  「呵,哥什麼角色?不會讓你等太久。」

  掃過一眼後葉修笑了,他打開桌子下層的抽屜把紙條扔了進去。

  興欣嚴格說起來真不能算是間好的經紀公司,裡面大部分是經驗不多的新人,就算有搭上幾部收視率好的大劇,多半也都是些舉無輕重地配角,不是死得快,就是十幾集才出現那麼些個鏡頭,以至興欣一直都默默無名,賺不了什麼錢。

  針對這些問題,葉修倒是向陳果提了幾個方案,其中最優先的便是打響知名度。

  儘管對於葉修總說自己是葉秋這件事持保留態度,陳果大多時後對於葉修還是信服的,畢竟對方純熟精湛的演技絕不是輕易模仿得來,需要多年的光華淬鍊以及經驗累積。

  期間見過好幾次葉修教導新人時的親身演出,陳果屢屢覺得這樣的人才不該埋沒在這裡,且葉修替公司新人挑的本和角色,多半能讓他們發揮出加倍實力,包子甚至爭取到了藍雨影業旗下電視劇裡一個義賊的角色,戲份大概是僅次於要角群之下,名氣漸大,已是有幾次走在路上能稍稍被人認出側目的程度。


  這幾天葉修要陳果網羅各大影業招募素人演員的資訊,從中選了幾個比較有把握的,打算陪著旗下藝人去打探打探,首當其衝的,便是極有辨識度地美女唐柔。

  與名字和柔美外表不符的唐柔,是名勝負慾強勁,十分有原則的妹子,最大的優點是勇於嘗試、決不退縮,期間葉修給她看了幾個試鏡角色後,她一眼便相中輪迴影業近期招募地角色要求。

  第三者,大多數劇裡都是個不太討喜的反派角色,然而這種反派特別要求演技,要是演得出采,一夕成名者大有人在,陳果也是深諳這層面,原本下意識的反對聲浪生生憋回了肚子裡。

  葉修倒是挺贊成她的選擇,原因無他,注目度高嘛,到時觀眾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剝、剁碎餵狗,那你就成功了,壞到極致,紅得更快,葉修前一晚同唐柔提了幾句,對方也笑著點了點頭。


  第二天到達試鏡會場時,發現來的人比預想中多了不少,門外圍了一圈又一圈的人潮,尤以年輕妹子佔大多數。

  不知哪來的風聲走漏,輪迴影業旗下聲勢如日中天,強力問鼎今年影帝寶座的周澤楷可能會抽空過來探探,大樓門口一早便聚集了大批死忠粉絲,打算守上整日只求見偶像一面。

  輪迴也挺有先見之明,為了杜絕混亂,此次試鏡是採預先申請審核制,扣除許多申請表上填寫的『舔舔周澤楷大大!』、『周帥我要替你生一支棒球隊!!』、『已被澤楷大大帥死,有事燒紙。』、『我想成為小周的內褲。』,這些意圖明顯的理由後,人數大約控制在幾十來個,然而外頭陣仗之大,還是讓葉修嘖嘖幾聲:「不愧是小周啊。」

  唐柔號碼比較靠後,葉修才陪著坐了下,便耐不住菸癮了。

  「看這勢頭,要輪到妳還有段時間呢,我離開一會。」

  本打算尋個戶外空地快活去,然而兜兜轉轉好一會,還是沒找著能吸菸的地方,正準備開口向人詢問,那邊帶著識別證地工作人員已經上下打量了他幾眼:「來試鏡的?跟我來。」

   

  來不及回應,葉修就被工作人員半推半拉著到了另一個房間門口,門口候著的人看到了也只是催促他趕緊進去,別耽擱太久。

  滿肚子疑問的葉修,甫進門看見正對面幾個低頭書寫的評審時便瞬間清楚,看來自己是誤闖另一場試鏡了,他也沒想解釋,只是這麼站著。

  「先來個自我介紹吧。」

  「我是葉修。」簡短有力的四個字,沒了。

  等不到下文,從葉修進門到現在,還沒抬頭正眼瞧過他的評審們才紛紛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在紙上塗塗寫寫。

  「可以開始了。」有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題目是啥啊?稍微說一下吧。」

  「…先生,你來亂的?」

  看這傢伙滿臉搞不清狀況,一上午面試下來評審耐性也磨得差不多了,幾個講話比較狠的,乾脆請葉修別浪費時間,出口後邊左轉,慢走不送。

  

  這時中間一直空著位置的主人回來了,葉修瞥了一眼,才發現那熟悉的身影正是目前堪稱演藝圈第一人的周澤楷。

  原來小周真的到會場來啦,只是不在唐柔要面試的那場,葉修想著。

  待對方坐定後也發現了葉修的存在,視線對上時葉修笑了笑,眨眨右眼要他別多喧騰,見狀,周澤楷立馬挺直身子,眼裡也亮了起來。

  不怪乎這些新進評委認不出葉修,從未正面接受任何採訪,也不曾親自領過獎項,更別說這些年來的電影和電視劇裡他幾乎是以半邊覆面或塗抹成花花綠綠的臉示人,除了那些個有年紀輩份的導演、相熟的造型師以及各影業的著名演員外,真沒幾個人知道葉修究竟生得什麼模樣。

  葉修也沒動怒,逕自看過試鏡題目後,他抽出含在嘴裡晃啊晃的、因為室內不許抽菸而沒有點燃的菸頭放進口袋裡,笑著開口:「都來了,總得讓我試一試吧?」

  評審還想說些什麼,倒是沉默不語的周澤楷搶在之前說了聲請。


  題目挺俗套的,是個情境劇,約略是與父親大吵後,多年沒回家的兒子突然接聞父親病亡惡耗,回家見父親時的反應,現場道具也僅有一具倒臥在地權當屍體的假偶。

  評審們本以為這年輕人多半跟前面幾個相去不遠,不是抱著父親屍體哭得呼天搶地、一味責怪自己,就是震驚的無法言語。

  第一位出演時還能覺得有趣,但接連下來差不多的詮釋方式已讓評審們興致缺缺,對於眼前這位連題目都不清楚,明顯沒有準備的參賽者,自然十分不看好,就不知為何周澤楷會特別關注。


然而對方走向屍體並在他身旁躺下的行為,讓大家集中了視線。


  葉修仰面躺在父親身旁,執起對方的手緊緊握住,沉默了一會,嘴唇蠕動著似乎正在思考怎麼開口,想了想,悶悶地聲音流瀉而出。

  「...臭老頭,好久沒這樣跟你說話了,這陣子我常想起,小時後被人欺負狠了,一個人窩在被裡哭鼻子時,你總會用那雙大手握著我,也沒叨唸我什麼男孩子不許掉眼淚的話,只說男人就是用拳頭交朋友的,今天被欺負慘了,明天就加倍還回去,之後我跟那夥人還真是不打不相識了,就是後來被母親訓得挺慘的...現在回頭想想,哪個父親會唆使兒子去打架的?真不知你當時是玩笑話還是認真的,呵。」

  「還有啊,有一次...」自說自話了一陣,葉修發現對方沒有反應,不禁低聲埋怨幾句:「老頭,你有沒有在聽啊,年紀大了這麼好入睡啊?也好,這麼久沒回來看你,你先好好睡吧,長大了,換我在這裡陪你...」

  停頓了一會,葉修終於側過臉面向父親,帶著滿臉鼻涕淚水,鼻子哭得通紅,神色全是不甘與懊悔,他無法控制嘴角的抽蓄,將臉埋進父親頸間,蜷起身子,一瞬間變得脆弱異常,幾乎要十分克制,才能抽噎著繼續說:「爸…如果有…有下輩子...請讓我.....」葉修哭得太過傷心,聽不清含糊間究竟說了些什麼,他只是用盡全力要把身子埋進父親僵硬的懷裡,斷斷續續掉著眼淚,爾後興許是哭累了,維持弓著身的姿勢,輕輕閉上眼再沒有其他動靜。

  此時,評審席上沒有人出聲,似乎還沉浸在對方渲染出來的悲傷氛圍裡,只有周澤楷迅速起身,一個箭步來到已經坐起身子準備擦去淚水的葉修面前,兩手一伸就把敬愛的前輩擁進懷裡。

  「前輩…別哭…」環住葉修背部的手一下一下慢慢拍著,溫暖而有力。

  葉修輕輕的笑了,只是眼淚還掛在眼眶中,有點滑稽。

  「呵呵,小周,這是演戲呢。」

  「前輩,厲害。」

  「應該的。」接過青年遞上的紙巾,葉修趕緊擦去因哭的太慘差點流出來的鼻水。

  「這是澤楷的朋友?」

  周澤楷顯然還想說些什麼,回過神來的主審已經來到葉修跟前,伸手示意,「你叫葉修是吧?很精彩的演出,恭喜你獲得優勝,還請你留下聯絡方式,方便輪迴方面進一步的聯繫。」

  「啊,我只是陪人來試鏡的,誤打誤撞被人領進門,看著有趣才玩了一會,這機會還是給別人吧,出口後邊左轉是唄?我慢慢走啊不用送了。」

  「先生!我說澤楷,這人你認識吧,不如幫忙勸勸?留個資料也行啊。」

  稍稍愣了會,主審趕緊轉頭問起一旁靜默的周澤楷,不料卻換來對方一口回絕,語帶堅毅,「這人,不行。」

  「呵,小周啊,一陣子沒見了,改天有經過H市,再到興欣讓哥招待啊。」葉修背對著他擺擺手,頭也沒回的走出場內。

  「前輩...會去的。」

  聞言,掩不住歡喜的周澤楷輕輕笑了。

 

  葉修回來時,唐柔剛好結束試鏡,波瀾不驚的美麗面孔看不出結果好壞。

  「如何?」傭懶地倚著身旁柱子,葉修隨口問了句。

  只見唐柔搖搖頭,「三天後才會通知,不過評審說我眼神太倔,看起來殺傷力十足,我想這大概不是稱讚。」

  「這可難說。」葉修不打算繼續說下去,唐柔也沒問,兩人匆匆打了回H市的票,當晚就抵達興欣,給陳果帶消息時對方難掩失望的表情讓他忍不住補了句“看著吧。”,陳果不懂其中意思,卻是平靜了下來。


  三天後,興欣果然收到了來自輪迴的錄取通知書,以及一份意料之外,寄件者為藍雨影業,指名要給葉修的劇本。


评论(6)
热度(43)

© 灣灣 | Powered by LOFTER